自從你去當大體老師後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385
2017/04/01 · 作者 / 呂嘉薰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21期
放大字體
大體老師是生命的勇者、捨身的菩薩,他們用超越肉身的存在,教出好醫生。其實,家屬獲得的更多,從怨懟到接受、從不捨到解脫,留下無盡的愛。

活著,是為了什麼?努力充實自己?貢獻社會?有一群人,死後才開始發揮影響力,他們是無語良師──大體老師。

關於大體老師,各類文本從醫病關係的角度有不少討論。甫上映的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回歸探討生命的狀態,專注於大體老師家屬的感情與領悟,透過凝視死亡,觀察活著的人、留下的人,也期望帶著觀眾對死亡有不同的思考。生命的終點代表什麼?親屬怎麼做決定?如何消化「動遺體不尊重死者」、「入土為安」、「輪迴」等傳統觀念?

大體老師教導生者面對生命

「遺體捐贈者,發揮生命最後的使用權,化無用的死後身軀,奉獻醫學教育培育良醫,他們不僅是生命的勇者、捨身的菩薩⋯⋯,」慈濟這樣簡介大體老師。

可是,大體老師沒那麼好當,除了不能過胖、過瘦、不能有新鮮傷口、不能是自殺身亡等生理條件,更「卡關」的其實是國人的生死觀。

華人普遍有保存全屍的觀念,藉由走完喪禮所有程序,完成慎終追遠,家屬受傷的心靈也彷彿找到浮木,伴隨時間慢慢回復。儘管理性支持遺體捐贈是件無私奉獻的美事,多數人因不甚理解遺體捐贈後的處理方式、對死後的一切仍有困惑,難免有所遲疑。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文章,成為訂戶看全文!
  • 免費閱讀20 年 康健文章全文
  • 收藏喜愛的文章
  • 購買單篇文章 PDF
立即成為雜誌訂戶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