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年來,我都跟別人說:「太太去當老師了」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2,125
2017/04/01 · 作者 / 呂嘉薰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21期
放大字體
我的媽媽是位平凡的女性,她像所有的母親一樣賦予子女生命,帶我到這個世界來,而最終又以自己的生命教導我死亡的課題。我的媽媽如此不平凡,雖然她的生命已結束,但她留下了軀體,以自己的肉身作為教材,如同一本充滿智慧與知識的書,靜默著,帶領同學們認識人體的奧祕。她的生命已經結束,但她留下了無盡的愛。

學期末,大體老師的告別式上,林映汝念著悼文,父親林惠宗坐在會場最後一排安靜地拭淚。她的母親、林惠宗的愛妻——徐玉娥——是解剖台上醫學生們的無語良師。

一│來勢洶洶的癌症

時間倒轉回2002年,徐玉娥發現胸部有硬塊,但她排斥就醫,透過民俗療法想讓腫瘤消失。日子如常過了幾年,腫瘤從一顆變成好多顆,徐玉娥開始體力不支,檢查確診癌症,開啟一連串就醫、化療、開刀⋯⋯。

林映汝回憶某天接到電話,那頭的媽媽哭訴化療痛苦,更無奈都承受折磨了,癌細胞卻照樣擴散,灰心說要放棄化療,母女哭成一團。

林家人對彼此的決定總是尊重,尊重到有些放任。對於媽媽不做化療,一家人沒有異議,只希望她心情好一些。

不過半年,徐玉娥開始昏睡、眼球無法對焦、嘔吐、胡言亂語,林惠宗認為得送醫,臥床的徐玉娥卻回答:「我很好,我們要去參加映汝的婚禮。」林映汝看到媽媽這樣,再也無法壓抑情緒、崩潰大哭。送醫檢查,才知道癌細胞已經擴散到腦,影響眼睛和認知。徐玉娥每況愈下,不到2週,與世長辭,遺體直接送往輔仁大學醫學院,開啟擔任大體老師之路。

二│你主動簽署大體捐贈同意書

華人普遍認為入土為安,讓人好奇究竟林家人如何做決定?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文章,成為訂戶看全文!
  • 免費閱讀20 年 康健文章全文
  • 收藏喜愛的文章
  • 購買單篇文章 PDF
立即成為雜誌訂戶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