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教大體解剖課,可是當家人想當大體老師⋯⋯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4,048
2017/04/01 · 作者 / 呂嘉薰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21期
放大字體
很多人問我,每天都在面對死亡,應該對生死看很開了。怎麼可能?當自己遇到,誰能真正看開。」

在輔仁大學醫學院教解剖邁入第13年的蔡怡汝,是學生的好老師、好媽媽,也是每位大體老師的好朋友。她親切喚大體「老師」,「這位老師是神父,92歲喔!是我們年紀第二大的老師,身體很好,很懂養生。」她帶我走過老師們身邊,聊著他們的狀況,像在介紹舊識。

她是這樣慈悲溫柔,把每位大體老師和家屬視若己出;熱中解剖,解剖所碩一時成績好到直升博士班,現在則大力宣導大體捐贈。但問她願不願意讓家人捐贈大體,她臉色尷尬,嘆了口氣,連說3次:「我不要」。

這該有多矛盾,卻也是多數人的寫照——理性上認同大體老師的意義,也支持大體捐贈,卻在自己感情上這關跨不過去。

於公鼓吹,於私卻有難解的結

談到這個,蔡怡汝不復活力,眼淚彷彿隨時可以奪眶而出,原來,她心底有個難以釋懷的痛。

在蔡怡汝進輔大教書第一年,父親問她當解剖老師快不快樂,她爽朗表示快樂,「那爸爸以後當你的大體老師,讓你解剖好不好?」她愣住了,慌張、想哭,「您在開玩笑嗎?我不要!」連忙結束對話。

偏偏上天就是高段,讓你想恨又不得不折服,也沒時間去想:這一切到底是誰安排好的、是誰想捉弄誰?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文章, 訂戶登入看全文
  • 免費閱讀 歷年 康健文章全文
  • 收藏喜愛的文章
  • 購買單篇文章 PDF
立即成為雜誌訂戶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財經
股市大跌 我要怎麼知道下一次經濟大衰退什麼時候會來?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