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手與放手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23,786
2017/03/31 · 作者 / 醫師許戈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國中生涯最後一個學期,轉眼已經走到了黃河邊,講白了就是死到臨頭,還沒有絲毫覺悟跡象的長子,晚自習回家後反常地直接走進房裡寫英文作業。

上個禮拜,他遞出了第一次外宿的申請,日期就是明天。我當然知道,孩子大了,總是要放手,但是還是忍不住問:「你們有幾男幾女?」這件事情很重要,萬一在九個月後收到「陌生女子的來信」,至少要知道有幾個人可以分攤帳單。

「怎麼可能有女生?我們是八個男的。」長子連頭都懶得轉過來,那不耐煩語氣,好像我問了一個天底下最愚蠢的問題。

失望地搖搖頭,我嘆了一口氣,心裡嘟嚷著:「都十五歲了,還是一群大男生關在房間裡面玩手遊、看A片,這樣能有什麼出息?想當年恁爸……」

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沒兩下,就整個人趴在床上看這個月的NBA籃球雜誌。我瞄了一眼攤在書桌的英文測驗卷,有個vocabulary的題目是空著的,忍不住開口批評指教一番:「遇到困難題目要思考,不要直接空白放棄。」

長子從床上坐起身子,仰起頭瞪著我說:「這題課本沒有,我怎麼知道答案是什麼。不然,你是會嗎?」

事關父親的尊嚴,我轉身走回書桌,拿下老花眼鏡靠近一看:「Many people believe that the true love will not l_t forever」,禁不住火冒三丈,怒從中來,舉起右手從長子頭上巴下去。「這什麼難? L A S T,所有談過戀愛、結過婚的都知道這個答案:『真愛不能持久』。」

長子再看我一眼,他的眼神中,沒有我期待對爸爸的崇拜或是佩服,反而有點失望。四目交接,我突然有了個頓悟:「我錯了!」在成長過程中,他遇到學習上有如高牆般的障礙,每每被我一根手指輕易推倒。面對孩子,不是個適當的炫耀聰明才智時機。因為我和我的同事們,都太習慣了濫用知識的力量去羞辱霸凌身旁的人,這是個不可取的行為。

下一次,我應該要裝傻裝笨(雖然對我而言這很吃力),引導孩子自己去找出答案,而不是用這樣輕蔑的態度。

早上六點坐在客廳發呆,順手拿起一本雜誌,翻了幾個小專欄。其中有一篇,正職是名校的教授,更廣為人知的是翻轉教育的專家,寫的一篇給自己孩子的短文。大意是,身為父親,我不在乎你讀什麼名校、考什麼成績,我只希望在長大後,你還能保持一顆求知的好奇心、快樂的靈魂等等。不要像爸爸我,從十三歲開始,就禁錮在僵化的教育中。

蓋上雜誌,想到我高中朋友的媽媽,有一次在診間跟我抱怨:「他的哥哥以前學校成績普通,所以只好去唸師專。現在是個國中校長,房子買了好幾間,明年就要退休了。他唸什麼建中、醫學院,到現在快50歲了,還是孤家寡人。」然後,上個禮拜,這個朋友和我聊到高中母校:「我畢業後曾經回到學校一次,因為我哥哥的小孩唸建中,家長日要簽名,所以我去代勞。」

人生真的很弔詭。書讀不好的父母,一心要子女成為有學問的人;功成名就的,卻只要孩子擁有自由。所以,我們一生都在追尋自己沒有的東西,輕賤自己所擁有的。為什麼,我們要當隻永遠在追逐自己尾巴的老鼠,一輩子都在原地繞圈圈,至死方休。

這牽手與放手之間的取捨,是人生的大哉問啊!

什麼是老花?

顧名思義,老花就是老眼昏花,也就是眼睛老了,所以看東西霧霧花花的看不清楚。事實上,我們眼球結構在自然的狀態下,是用來看遠物,也就是看遠的地方相對較不需要使力;但看近的地方時,因為水晶體要聚焦,眼球就必...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