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樂詮釋躁鬱症患者:「外來的目光,有時比病更嚴重」

圖片來源 / 圖片來源:甲上娛樂
瀏覽數14,051
2017/03/27 · 作者 / 呂嘉薰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只有用心才看得清楚,真正重要的東西,用眼睛是看不清楚的。」──《小王子》

由曾志偉、余文樂、金燕玲領銜主演的新片《一念無明》將於4月7日上映,談精神疾病,也談家庭關係、長期照顧,但說到底,只是在表達我們再熟悉不過的事:接受自己的不完美,用對的方法去愛人。

「一念」,指念頭,一念生萬念,一個念頭將成為堆疊的思想;「無明」,指不明白、沒有智慧。「一念無明」所揭露的正是人不能看清實相,出於自身的無知與執著,在生命中不斷互相傷害,同時折磨自己。

精神病患註定被社會排擠?

故事主角黃世東(余文樂飾演)為躁鬱症患者,扛著母親意外死亡的陰霾投入父親的生活中,疏離的兩個大男人在3坪不到的劏房(香港分租雅房的一種,需與人共享廚房、廁所)日夜相對,各自舔舐傷口和虧欠,拙劣地愛著對方。

黃世東出院後處處碰壁,回不去原本的交友圈,更別說是職場,甚至被迫搬家,「我為什麼要遭受這種待遇?」、「我跟你們有什麼不同?」這些問題在他心上不斷盤旋,不想被同情、不想被當異類......,種種難言、壓抑的酸楚,疾病終究反撲,再次病發。

這不禁讓人思考,為什麼精神疾病總被貼上負面標籤?這也是年僅28歲的編劇陳楚珩和導演黃進的尖銳提問。

選擇用精神病患的角度切入,陳楚珩說:「因為多數人對精神疾病的了解很少、害怕很大。」 她舉2月香港地鐵縱火事件為例,沒多久就以 「妄想症病患縱火」結案!一個簡單的解讀,卻是對精神疾病最殘酷的宣判,是壓迫,是污名。

(《一念無明》編劇陳楚珩)

(《一念無明》導演黃進)

人會那麼容易受環境影響,黃進認為是華人社會不求做對,只圖安全、沒有爭議、不會錯的事,因為錯等於恥辱、失格、丟臉,「我們沒有去想什麼是對或好,有時做正確的事,對某些人反而很奇怪。」誠如片中黃世東在朋友婚禮上叫賓客不要只討論鑽石多大、筵席一桌多少錢,應把目光放在新人身上,一句「是啊!我有病,但我懂得尊重,現在是誰比較不正常?」諷刺地讓人啞口無言。

選對愛的方式,回歸面對面互動

但更令人心碎的,無非是家屬的不諒解。

一開始,黃世東的爸爸(曾志偉飾演)也會逼他吃藥、要他在家休息,甚至在自己的枕頭下偷藏了一把鐵鎚提防兒子。慢慢地,他接受、欣賞兒子的不同,即使旁人勸他把黃世東送回精神病院省卻麻煩,他還是想試著一起生活。

 《一念無明》給了一個開放式的結局,不想否認現實生活一定有困難,但就算過程會如片中的父子有不堪的拉扯、疲憊的煎熬,只要決定去面對,就是轉機。「不管什麼問題、關係,即使已經潰壞、逃避許久,只要意識到並試圖找方法,你擁有的選擇和修補的機會常比想像的多,」黃進表示。

此時最重要的便是:我們該怎麼愛他?用對陪伴方式,於任何關係中都是個課題。

愛很容易,好好愛很難;多少人因愛而分開,又因愛而互相折磨。「戲裡面很多傷害,但沒有人是壞人,只是不懂相處;這個戲很重要的部分是想講,我們愛對方之外,還要學怎麼去愛。你傷害的常是你愛的人,也只有你愛的人能傷害你,」黃進說,片中的母子、父子、情侶都是,明明需要對方、為對方好,卻弄巧成拙,只因不了解對方所需、適合什麼,一味用自以為對的方式處理。

(余文樂在新片《一念無明》中飾演躁鬱症患者,從角色心情出發,認為患者的最大困境來自外來眼光。)

余文樂從詮釋躁鬱症患者的心情出發,直言精神官能症非常需要社會諒解和家屬支持,「外來的目光有時比病本身更嚴重,你若摀著嘴走開,別人(指病患)會很難受,這是情緒病最大的困境,絕對需要溝通、交流、支持。」這種支持是一種輕盈的陪伴姿態,不著痕跡、不帶壓力。

因此,我們都有功課。

陳楚珩叮嚀,我們該在自己的位置上多做一點。她提到近年香港推動精神病患回歸社區,她認為應該思考的是,社區有沒有足夠支援來提供病患好的康復環境?若沒有,家屬將面臨諸多困難,包括鄰居對精神病患的恐懼,恐怕又雪上加霜,那壓力是我們所無法想像;因此,她提醒大家,「起碼不要歧視、不要加深患者與家屬的壓力。」像孩子般不存目的、不帶心眼地交朋友,發揮同理心。余文樂則認為,我們應回歸面對面的交流方式,因為「手機沒有表情,只有輻射。」

接受自己的「不正常」和失敗

其實,正常、不正常不過是外人的主觀定義,你需要的只有接受自己、面對現況,才有能力去愛人、讓得到的愛回流。

香港著名作詞人林夕患焦慮症、歌手盧凱彤有躁鬱症,陳楚珩引述他們說過的話:「疾病是我的一部分,是性格特徵。」對於自己性格的不同面,她溫柔說道不用勉強,去好奇它、面對它、擁抱它又何妨。

很多人覺得自己花好大力氣逃避這些社會殘破面,為什麼黃進和陳楚珩非要赤裸裸逼人直視?但換個角度思考,為什麼不能直視?「如果我們想要更好的未來,就要面對不好的狀態。不願接受不好的自己,是很不健康的;黑暗的那面,總有一天還是會走出來。」他們強調,唯有直視傷口,才能找到新的方向。

「每天都可以成就一個新的自己,」陳楚珩想告訴精神病患、情緒困擾或自我懷疑的人,我們沒有一定要成為一樣的人,這才是人類有趣之處;她說,無論任何年紀、性別、階級,都會感到恐懼、軟弱,都曾努力了還是一敗塗地,儘量接受這些不同和失敗經驗,重點是痛定思痛後的覺醒與改變,才終能救贖。

這不是病患與其家屬的單一事件,而與你我切身相關。希望能真正激發你決定去做些改變,不管是愛人,抑或好好愛自己。

★留言分享就抽《一念無明》電影票↓

延伸閱讀:

精神醫療3大破洞怎麼補?

「怒怒」有兩種!亂發飆未必是「躁症」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療歷程與心得
54歲女主播走過乳癌、不孕 領養兩個女兒展開熟年新生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