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振南演長照劇情入圍金鐘 談身後事「從簡」

瀏覽數48,471
2017/03/24 · 作者 / 李佳欣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一個是善於詮釋典型大男人的「台灣多桑」,一個是具有深刻社會改革意識的老憤青,談起生老病死的人生哲學,他們這樣說.......

「如果可以,我覺得我想像老黑狗一樣,在快要死的時候,先離開家,去一個沒有人的地方。」曾以「空笑夢」、「心事誰人知」、「多桑」等經典作品留給閱聽眾深刻印象的「台灣南哥」蔡振南,談起新戲的拍攝心得,幽默地說。

蔡振南今年62歲,八年前出演好友鄭文堂的電影「眼淚」,訴說弱勢者在司法制度下遭受的困窘處境,拿下羅馬亞洲電影展「最佳男主角」。去年他再度與鄭文堂合作,出演民視金鐘劇「媽媽不見了」,碰觸每個家庭都會遇到生死與照顧難題。

看盡照顧悲劇    「無情的,死一個!有情的,死一家」

劇中蔡振南飾演一位典型台灣大男人,有糖尿病、肝病、還裝人工關節,結婚數十年來將太太(楊貴媚飾)的犧牲與照顧視為理所當然。直到有一天太太離家出走,由未婚的女兒(侯怡君)接手照顧,父女之間在一次次的衝突中,逐漸和解,找出相處之道。

其實現實生活中,蔡振南自己沒有太多的照顧經驗,母親在他很小時就過世,16歲時他就隻身離開嘉義老家到台北打天下。但經歷過身邊許多親友的生離死別,死亡與病痛對他而言並不陌生。

「拍這部戲時,時常有個讓我很心疼、感觸很深的地方,」蔡振南回憶,姐夫因糖尿病不接受截肢,最後足部壞死,在加護病房整整住了四個月。她姊姊為了照顧丈夫也在病房的板凳上睡了四個月。病房的醫護人員都為夫妻深厚的感情為之動容,但他最記得姐夫躺在病床時的那句話:「無情的死一個,有情的死一家」。

蔡振南說,生病想被親人照顧是人之常情,但若去除感性的部分來想,也拖累了所愛的人。這幾年,蔡振南幾次生大病、動手術都刻意不讓親朋好友知道,就怕人家為此來探望、送花,增添麻煩。除了太太,有時甚至連兒子、女兒也隱瞞。還有一次,他跌倒撞到腦部,仍執意要到片場拍戲,太太阻止不了最後打給劇組求救,才在眾人的勸說下答應就醫。

身後事,不想急救

若在現實生活中失去自理生活能力,蔡振南也打算請看護,因為花了錢,雙方關係清楚,看護也有專業技巧,也不會傷害到親人間的感情。倘若走到生命末期,就選擇「安樂死(安寧療護),」蔡振南有幾位朋友因癌症辭世,在人生的終點對他說的話,盡是感嘆活得很沒尊嚴。這讓蔡振南感觸甚深,決定不受插管、反覆急救的折磨。「我女兒學醫,我也常跟她說,如果爸爸到時候病得痛苦,就給老爸來一針好了」。

對於身後事,他更主張一切從簡,「將遺體火化後,把骨灰灑在新店溪就好,子女也不用去上墳,乾淨又環保。」蔡振南瀟灑地說。

台灣男人要解放  愈是親近,愈要學會開口示弱

對許多中年子女來說,照顧父親經常比母親要難得多,尤其有病不願就醫,怎麼勸也勸不動。而劇中蔡振南飾演的父親也一樣,固執、愛面子,即使生活無法自理,仍對女兒的關心冷嘲熱諷,更拒絕接受看護的協助。

對此,自己也是「父親」的導演鄭文堂幫男性說出內心話。「台灣男人愛面子的情況比其他國家嚴重,」一旦要被子女照顧,就會感覺自己沒有用、失去了權威,只好對身邊最親近的人逃避、隱瞞自己的脆弱。「但男人也得學會解放,」鄭文堂說,劇中最後安排父女間的和解,某種程度也想藉由戲劇為觀眾帶來一些希望與鼓勵。

(飾演父親的蔡振南與女兒經歷多次爭執,最後逐漸放下身段,表露出脆弱的一面。圖:民視劇組提供)

現實生活中,鄭文堂與蔡振南也盡量不讓自己成為權威、嚴肅的父親。他們跟女兒間的相處,一個超級開放民主,一個無敵熱情感性。

鄭文堂的女兒鄭宜農從小獨立,大學就堅持要搬出去住,後來想休學投入音樂創作,父女倆在一頓晚飯上就達成了共識。去年,鄭宜農與滅火器主唱楊大正離婚,在臉書上宣告自己喜歡女生,鄭文堂也公開支持女兒的決定,被許多網友讚揚是台灣最開明的老爸。有時候,鄭宜農忙於工作太久沒回家,鄭文堂還會故意發個拗脾氣向女兒討拍。

而蔡振南的女兒快40歲了,到現在每天出門、回家都還是會跟他「抱抱」、「親一個」。或許是小時候看著父親對生病的母親疼惜有加,蔡振南也承襲了父親愛家的典範。他與太太結婚至今幾乎未曾吵過架,也堅持要有時間陪伴家人。拍戲從不在外過夜,甚至曾為了不讓太太一人在家,拒絕了到法國拍攝的廣告約,廠商後來為了他就在台灣搭起法國街景。

年紀大了之後,蔡振南每年都固定做健康檢查。尤其拍完新戲,他更加篤定人生要活得有尊嚴,就得把自己照顧好,「這是對愛的人負責任的表現。」一講到這,蔡振南突然大談健康觀念,原來他不喝含糖飲料,會定期游泳、打高爾夫散步,「你們知道癌細胞最喜歡糖分嗎?」、「我跟你說,下樓時膝蓋承受的壓力是上樓的兩倍」、「早上起床要先喝一杯水血液不會那麼濃稠」.....,連一旁的鄭文堂都嚇一跳對著蔡振南說:「原來你平常都在關心這些。」

照顧長輩  是孝順還是犧牲?

談到自身的照顧經驗,每個人都能侃侃而談,有各自的甘苦辛酸。但除去了個人的經驗,蔡振南與鄭文堂也希望藉由戲劇,與觀眾一起重新思索當代的照顧樣貌。

在戲劇中,飾演上司的隆宸翰一直主張要把蔡振南送到安養院,以免影響到女兒的事業。「原本我們認定這個角色是負面的壞人,但愈到後來,我們也認為不該這麼去定義他,他只是更在意現實,選擇了理性。」鄭文堂說,台灣社會因為「孝順」的包袱,子女多半還是會認為照顧是個人的事,但最後照顧往往會變成個人的犧牲,而這些人通常是女兒、媳婦的角色。「現在社會開始談長照,其實也是為台灣女性平反。」鄭文堂說,

(今年58的導演鄭文堂首次嘗試電視劇,希望用幽默、平易的方式與觀眾一起思索照顧議題。攝影:陳德信)

鄭文堂認為,要怎麼在保有自己的生活跟孝順之間取得平衡,是這一代的中年子女都會面臨到的難題。

其實,就連鄭文堂自己可能也還沒有十足的把握。鄭文堂高齡86歲的母親目前一個人獨居住在家,子女曾徵詢母親,若有天真需要人看顧,是否願意接受看護。不過,母親表示不太習慣陌生人進到家中,可能還是會由手足間輪流照顧。「現在還沒到排班,但真的到了那個時候,還是要來面對,」鄭文堂說。

「跟老一輩的人談『死』也不容易,」鄭文堂說,母親偶而會跟他們提到,如果有天離開,就一切從簡,不要讓大家辛苦。但除此之外,還難再跟長輩談到更細節的事。他覺得子女能做的或許不是一直討論,而是安排。現在,他會去想怎麼讓母親過快樂的生活,會鼓勵她多交朋友,多參加活動。

蔡振南與鄭文堂相差四歲,八年後再度合作,兩人默契愈來愈好。蔡振南對戲要求高,覺得氣氛對了、現場情緒醞釀夠了、才會開拍,而鄭文堂不但能包容,也很享受彼此的激盪。「我是導演既愛又恨的人,」蔡振南說。

談起戲劇,兩個人眼睛發出亮光。鄭文堂說,自己常覺得80歲是退休的好年紀,但喝了咖啡繼續創作,又感覺退休離他很遙遠。「我們這種行業,很難說休息了就不拍,」蔡振南在旁附和。

在戲劇與人生之路找到相互陪伴的朋友,或許是蔡振南與鄭文堂為變老所做的最好的準備。

照顧兩個失智長輩 唐從聖:該回報爹娘

什麼是糖尿病?

糖尿病是一種人體內胰島素供應不足或是身體細胞對於胰島素的利用能力降低而產生的一種代謝疾病,糖尿病最重要的特徵即為患者血糖高於正常人,糖尿病可細分為三種類型,一型糖尿病、二型糖尿病以及其他類型糖尿病,其...

看更多
我如何學習陪伴照顧爸爸-如實面對死亡 憂鬱症解方/從現在起,練習開心過每一天 網路流言真相:柿子可不可以配香蕉、優酪乳?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健康新知
健檢這紅字代表胰臟過勞 小心變糖尿病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