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大體老師的生命教育課

圖片來源 / 圖片來源:牽猴子整合行銷公司
瀏覽數29,917
2017/03/23 · 作者 / 呂嘉薰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大體老師是生命的勇者、捨身的菩薩,他們用超越肉身的存在,教出好醫生。其實,家屬獲得的更多,從怨懟到接受、從不捨到解脫,留下無盡的愛。

活著,是為了什麼?努力充實自己?貢獻社會?有一群人,死後才開始發揮影響力,他們是無語良師──大體老師。

關於大體老師,各類文本從醫病關係的角度有不少討論,甫上映的紀錄片《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回歸探討生命的狀態,專注於大體老師家屬的感情與領悟,透過凝視死亡,觀察活著的人、留下的人,也期望帶著觀眾對死亡有不同的思考。生命的終點代表什麼?親屬怎麼做決定?如何消化「動遺體不尊重死者」、「入土為安」、「輪迴」等傳統觀念?

大體老師教導生者面對生命

「遺體捐贈者,發揮生命最後的使用權,化無用的死後身軀,奉獻醫學教育培育良醫,他們不僅是生命的勇者、捨身的菩薩......。」慈濟這樣簡介大體老師。

可是,大體老師沒那麼好當,除了不能過胖、過瘦、不能有新鮮傷口、不能是自殺身亡等生理條件,更「卡關」的其實是國人的生死觀。

華人普遍有保存全屍的觀念,藉由走完喪禮所有程序,完成慎終追遠,家屬受傷的心靈也彷彿找到浮木,伴隨時間慢慢回復。儘管理性支持遺體捐贈是件無私奉獻的美事,多數人因不甚理解遺體捐贈後的處理方式、對死後的一切仍有困惑,難免有所遲疑。

或許你會說,這跟信仰有關,但宗教的道理常是形而上的智慧,懂的很多,實踐卻是另一回事。當死亡擺在生命盡頭和生者面前,如何超越死亡、讓生死領悟成為生活態度,是每個人的生命課題。

這也是大體老師的重要性,牽涉的不只是醫病關係的深化、華人對後事的辯證與矛盾,更多的是教導生者如何思考死亡、面對這輩子。

拍攝大體老師紀錄片,導演想傳達「愛和決定」

可以拍的紀錄片那麼多,怎麼會選這個悲傷的題材?《那個靜默的陽光午後》導演陳志漢說,正因大家認為死亡是悲傷的,讓他感到矛盾,生老病死明明是人生必經,有沒有不那麼悲傷的死亡狀況?

他以前也覺得死亡讓人感傷。他回憶,小時候跟媽媽爬山,媽媽在前面領著,陳志漢總跟不上;這幾年,發現媽媽爬山會喘、要人扶,才驚覺媽媽真的老了,「總有一天媽媽還是會離開我......。」難掩想哭的衝動,他自問,明知這是遲早,為什麼領悟這件事還是難過?

陳志漢想透過這部影片幫自己找答案,也傳達「愛與決定」。看多身邊家庭失和、跟家人相對無言,卻在親人往生後崩潰、後悔的人,他想藉記錄大體老師與家屬的故事告訴大眾,你有辦法讓自己的生命更沒有遺憾,也永遠都來得及修復家庭關係,因為愛一直都在。

在任何時刻做決定如要跟誰結婚、要做什麼工作等,他說,務必跟家人溝通,他們反對或贊成,不是最重要,重要的是去理解家人的意見是出自愛、關心,這點卻往往被情緒的反彈淹沒。如果被反對,就去了解原因,也想辦法讓他們知道你多想做這件事。

例如片中大體老師林太太(徐玉娥)的先生林惠宗,因為愛妻,成全她捐贈大體的願望;女兒林映汝心疼媽媽泡在福馬林一年多,一度怨懟,也是愛;輔仁大學生物醫學暨藥學研究所所長蔡怡汝身為解剖學教授,於公鼓吹大體捐贈,於私卻不太能接受爸爸被解剖,又何嘗不是因為太愛了?

讓往生者成為生者的力量

劇組自2014年起,花一年貼身跟著林惠宗,捕捉他失親後的日常,也如實呈現大體老師進入醫學殿堂被解剖、課程結束後的告別式等,同時關注家屬每個情緒起伏。

問陳志漢拍攝過程最難熬的是什麼,他說是看到林太太第一次上解剖台時。

「我跟著林先生那麼久,他都會跟我說太太的事,我已經跟林太太『很熟了』,」當他拿著鏡頭在林太太背部之上,看醫學生第一刀劃下去,他立刻心頭一震、紅了眼眶,退到後方遠遠地冷靜,「看認識的人被解剖,很難熬。」他至今講起來,還是哽咽。

對死亡的思考有因此轉變嗎?陳志漢說:「以前常聽到生者說『這人永遠活在我心中』,覺得是屁話,但拍攝後真的這樣認為。」他直率地表示,死亡最難過的是不能再跟一個人互動,日子被硬生生抽走一大部分、缺了難補的一塊。可是,從這些家屬身上,他確信,那個親愛的人、形象,只要想念,他都在,「死亡現在對我來說只是形體的消失,」他為自己解脫了對死亡的難捨與憂傷。

以往,陳志漢沒想過如何讓生命深刻,拍完片有了答案,他想透過不懈地拍片去體會別人的人生,進而反思、呈現自己,為走的每一步留下漂亮的軌跡。

子曰:「不知生,焉知死。」強調生命的意義,但在大體老師身上,則體現「不知死,焉知生。」透過死亡,彰顯生命的價值。

大體老師是一個老師、一個人,而不只是軀殼或教具,他們用超越肉身的存在方式,教醫學生和家屬何謂生命的延續。或許生死從來不是對立的概念,反而是力量的融合,讓死被禮讚恭敬,不再是觸眉頭的事,讓生不枉這一回。

「死不是生的對立,而是它的一部分。」──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

妻死後的這些年,我都跟別人說:「她去當老師了。」

無語良師的最後一課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治療歷程與心得
54歲女主播走過乳癌、不孕 領養兩個女兒展開熟年新生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