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萬c.c.的血液   救了我老婆,也救了我和三個孩子!

圖片來源 / 蔡誌哲提供
瀏覽數75,367
2017/03/06 · 作者 / 楊心怡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2月3日,新春開工的第二天。老婆文婷生完老三,還在月子中心,老大、老二由媽媽幫忙帶;下午4點多,蔡誌哲下班後,沒有直接回家,反而來到新莊號捐血車前排隊捐血。距離他上次捐血已經是7年前的事了。但這次,他是來還願的!

(2/3下午4點多,誌哲排了一個多小時,終於輪到他捐血。因為距離上次捐血太久,體重也未達能捐500cc的標準,這次只捐了250cc。照片/蔡誌哲提供)

時間倒回到1月13日。那天,就在18個小時之間,蔡誌哲從天堂到地獄門口走了一圈。在記者面前,誌哲娓娓道出那天他記得的所有細節。再次重溫那段歷程,誌哲的語氣雖然平靜,但敘事有些顛來倒去,可以感受到他的內心是激動的。

早上7點,蔡家的猴妹妹誕生了!雖然老婆生到第三胎,但前幾次因為工作、買便當等狀況,讓誌哲錯失陪老婆進產房的機會;因此,這次在待產房等待時,他就跟老婆文婷說,他絕對不會再踏出待產房一步,一定要陪在她身邊直到女兒誕生!

終於,寶寶順利出生,安心躺在文婷胸懷,誌哲開心地拍下「母女均安」的照片,傳送給親朋好友報喜。

(蔡家的猴妹妹誕生了!寶寶笑得好可愛,但於此同時,媽媽仍在受苦。照片/蔡誌哲提供)

但上一秒還沉浸在生女的喜悅,下一秒,產房內的氣氛出現了微妙的變化。誌哲拍照的同時,醫師還在處理文婷的胎盤,卻發現胎盤一直下不來,開始出血;因為誌哲是第一次進產房,以為這樣出血是正常,不以為意,但發現醫師表情有變,不斷按壓、做很多處理仍無法止血,「像沒關緊的水龍頭般血流不止」,最後決定緊急轉診台大處理。

在救護車上,誌哲緊握著老婆冰冷又纖弱的手。那時,文婷的血壓已經掉到60~70毫米汞柱(mmHg)、心跳120~130,仍舊不斷失血,誌哲在一旁不斷跟她說話,要她保持清醒,不能閉眼,「我那時心裡浮現出電影畫面,想說老婆如果閉上眼,我可能就會失去她了」。

一到台大急診室,因為失血過多,用一般靜脈加壓輸血根本緩不濟急,急診醫生就先在文婷的頸部放中央靜脈導管,迅速輸了1000cc的血穩定血壓,然後用Bakri水球暫時壓住子宮的出血,爭取了一點時間,並找來台大婦產科醫師施景中協助,同時聯絡血管攝影室做血管栓塞止血。

第一次處理完後,狀況一度穩定,但後來又再出血。急診醫師發現,只要不輸血,文婷的血壓就掉,覺得不太對勁,懷疑血流太強,栓塞劑被沖走,又請放射科做了第二次血管栓塞。

歷經兩次栓塞,文婷回到加護病房休息,當時施景中還安慰她說:「妳會平安的,請放心。」

沒想到到了晚上,出血量再度變多,引流管一小時仍有100c.c.以上的出血量,原本打算做第三次栓塞時,放射科建議做個電腦斷層。

斷層掃描一照發現,原來是子宮破裂了,同時有大量腹腔內出血。文婷虛弱地說:「施醫師,我還有三個小孩,你一定要救救我。」誌哲與其他家人則是紅著眼,說不出話。

施景中決定做剖腹探查,找出確切的出血點。最後移除水球,縫合了破裂的子宮,總算把血止住;但因為子宮還是不收縮,在誌哲的同意下,摘除了子宮。

#1萬cc血債血還

一直到14日的凌晨1、2點,文婷才從手術中甦醒,送回加護病房。

在這18個小時中,文婷陸續輸了1萬cc的血。

想來很驚人!一個成人體內大約4公升的血,孕婦可能再多個1000c.c.,1萬c.c.等於換了兩輪血。

文婷還是O型血,也就是說,她只能接受O型血,而且因為大量失血,除了輸全血,還得同時輸血小板及血漿。誌哲回憶,那時在急診室看著一袋袋血,紅的、黃的,從各處不停送到文婷身上;他聽著現場負責輸血調派的醫師及工作人員,不停地聯絡、確認各處血液的進度;當中偶爾還夾雜著「哪邊某某血液沒有庫存了,要從其他地方問」等等,讓他緊張到眼淚一滴一滴地無聲落下,那時他真希望自己的血型跟文婷一樣,可以直接輸血給她。

「那時真的很無助,什麼都不能做,只能相信醫生,然後不斷祈禱,希望觀世音菩薩、天上聖母、謝府王公祖、謝府元帥、關聖帝君等各方神佛保佑......」誌哲說,他當時心裡已做了最壞的打算,但如天使般的醫護人員,親手將他親愛的老婆從鬼門關帶回來。

不過,還有一群人他更加感恩。雖然不知道名字,但他們的血液在文婷身上流動著。1萬c.c.相當於40單位(250c.c.為一單位)的血,捐血人一次500c.c.、250c.c.的血,「積少成多,才拯救了一條生命,以及一個家庭」。

(蔡誌哲感性表示,要感謝好多人,讓他跟三個孩子能繼續擁抱文婷!照片/蔡誌哲提供)

隔天,誌哲就在臉書上發願要「1萬c.c.血債血還」。他決定自己挽起袖子,還這永遠還不完的血債;他也希望他的「熱」血能幫助下一個需要的人。

誌哲笑說,以前捐血的理由很單純,就是家裡長輩想要捐血車的獎品,像是米啊什麼的,他們年輕人就去捐。但同時,他也對「捐獻」很有感。因為小時候爸爸車禍過世後,他們一家四口就是靠親友的善款度過最艱困的3年;當年,他是受惠的一方,長大後,他成為助人的一方,持續響應「捐『1元』,開啟『1善』窗」,幫助急難的家庭。而捐血也有同樣的精神。

他算了算,以全血來看,一年大約捐4~6次,全年1500c.c.,1萬c.c.血債血還大概要花上7年左右的時間。不過他也不怎麼在乎時間,只要身體健康,他打算就一直捐下去。他甚至鼓勵哥哥,保養身體,一起加入助人的行列。

事隔7年後,再看到「捐血一袋,救人一命」的標語,誌哲的體悟更深了。

(後記:許多人轉分享誌哲#一萬cc血債血還的臉書貼文,連不認識的臉友都受到感召,在誌哲發願的隔天,就率先跑去捐血,貼文到臉書,號召大家挽袖共同解救當時的血荒。)

看更多
「捐血一袋」多少關卡才能到輸血者的手裡? 腦神經、腦血管健檢,你該做嗎? 不用太白粉,6種天然食材勾芡法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運動項目
啟動肌肉、雕塑下半身│ 名模林可彤的3招瑜伽伸展運動 | 康健陪你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