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理,是這世界有人的地方,再正常不過的事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3,255
2017/02/24 · 作者 / 蔡璧名 · 出處 / 天下雜誌出版
放大字體
先秦至今,都說人心不古。人間世,日久未必見真情,倒一定會見人心。世界很亂,叫囂四起,真知幽微,道理難明。究竟要怎麼澹看?

贊成或反對。當抱持不同意見的兩端,不是設身處地、體諒異己,逐步靠近、泯去分別,而是聚集同溫、漫罵攻擊。好辯者輕蔑專業、漠視修持,橫眉聖人、冷對經典,唯慾是從或獨奉己見為師,同我者是、異我者非。這是一個上帝滿街走,至聖多如狗的時代,評議是非者彷彿就是道路、就是真理,自居超凡入聖或立地成佛的高度,比手畫腳地指點眾人一切行止、議定天下一切是非。

常常在投下自以為神聖一票的同時,完全無料當時所選,是日後承受不起的世界與人生。這就是,人。在剎時間以為公平正義視野如神。

還有不同單位、不同組織,冠冕堂皇、正當亮麗的背後往往存在著既得利益者的共犯結構,一雙隱身幕後無需現形只手指輕彈即可扭轉乾坤教天地異色、翻轉下層小人物終生命途的,覆雨翻雲手。

月無寧日、鋪天蓋地。我們在不再蔚藍不再乾淨的天地裡,過著渺渺舟身不知如何能不陷溺沉淪的日子。

都說:天下興亡,匹夫有責。或者有誰義憤填膺、膽敢投身其中,吶喊抗爭、不惜犧牲,直到精疲力竭,血淚徒勞,前景無望,才知唯一的收穫竟是看清:到頭有時邪勝了正;還有,真理未必越辯越明!卻仍倔強地奢想著如何參贊天地化育。

〈人間世〉幫助我們即早看清,並籌謀對策

生當亂世,如何處人處群?

總想:讓無理之人接受顯而易見的道理,求不具同理心之人能具同理心,最後仍孤身跌落教人難以接受、難以置信的無理幽谷。無理,是這世界、有人的地方,再正常不過的事。

莊子鼓勵我們熱情擁抱,提議:「治國去之,亂國就之」,要莊子之徒當拯濟天下的大醫。但這艱難的醫國行為,不是汲汲朝外奔走,而是將針砭是非的手指轉向自身,從徹底療癒自我開始。

無論多麼盡力改變外在世界,永遠同步關照著、維護著內在心靈的太平。遊戲的難度一旦提高,怪獸的魔力一旦增加;迎戰者的心靈強度、身體能力,也都非再提升不行。

倘目光依舊朝外,為成材成器而學、為能為世用而活,器用或成、或未成,功名已就、或無所成就,但在爭相競走的忙亂中,心身不免已然兩傷。

我是一個人來到人間世的,來日也將一個人走。你想要過怎樣的一輩子?答案可能有千萬種。可若問想要以什麼樣的心身情況去度過一生,答案可能就單純一致了:都想心身安適。心情輕鬆,身體也別沈重;心莫糾結,身體也能輕鬆靈活。

跟莊子走一回,日常生活中無論自處處世、道理談情、調養心身,都可以美善這麼多、逍遙喜樂這麼多。

感謝這世界的不圓滿,讓心靈有機會歷經琢磨而更臻圓滿。

本文節錄自 《人情 - 正是時候讀莊子二》 ,由天下雜誌出版。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