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領婚姻暴力」,常是不能說的祕密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瀏覽數12,127
2017/02/08 · 作者 / 康健網站編輯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立法委員童仲彥的家暴新聞持續延燒,週刊爆出過去他對前妻和女友也有暴力行為。許多協助處理婚姻暴力的專家發現,不管是什麼背景的人都有可能發生暴力行為,人前溫文有禮,人後卻對親人動粗的所在多有。當親密關係蒙上暴力的陰影,該怎麼辦?有哪些蛛絲馬跡在交往時就可注意?

律州聯合法律事務所律師賴芳玉協助過一位女士,她先生是教授,總要把她打到見血才罷手,甚至拿美工刀割她。精神科醫師王浩威遇過一個個案,她先生是醫生,每次沒有升上主任,回家就拿妻兒當出氣筒。此外,演藝圈名人王靜瑩與陳威陶、洪曉蕾與王世均,前立委王雪峰與丈夫王作良也都傳出例子。

然而這類「白領婚姻暴力」卻常是不能說的祕密。

「最大的包袱是面子,」賴芳玉說,發生白領婚暴的夫妻在別人面前常是鶼鰈情深的模範夫妻,被恭維得愈久,包袱愈重,受害者愈容易採取隱忍、否認的態度,沒有勇氣戳破假象,向外求助。她有個當事人前晚才被打,但隔天仍面帶微笑地陪先生出席他公司的活動,繼續扮演恩愛夫妻。

為避免因識人不清,選擇到有暴力傾向的配偶,我們為您整理潛在家暴警訊,與對外求援方式,保護自己不受家庭暴力威脅。

男女交往期:罵人是警訊,被打快求助

兩人在剛交往的時候,甜言蜜語、濃情蜜意說不完,但若碰到佔有慾較強的另一半,往往會開始疑神疑鬼。賴芳玉說,並不是肢體暴力才算暴力,情緒虐待(言語辱罵、貶抑、威脅等)、控制行為(不准跟親友見面、要求交代行蹤、控訴不忠等)、強迫發生親密接觸或性關係,這些都是暴力,不能輕忽。

要「預防」婚姻暴力,在婚前就要擦亮眼睛,留意蛛絲馬跡。諮商心理師王瑞琪建議可從四個方面觀察對方:

1.有沒有性別平等的觀念:他是否三不五時說出「女人什麼都不懂,應該聽男人的」、「女人需要被教育」之類的話。

2.情緒管理:比如去餐廳吃飯時,遲遲沒有上菜,他是找服務生來好好溝通,還是破口大罵、拍桌走人?

3.有沒有「I’m OK, you’re not OK(我很好,你很糟)」的人格特質:有優越感、強勢,認為別人都該接受他的支配。

4.家族史:他是不是曾經提起「爸爸會打媽媽」?有機會去對方家裡時,也可觀察家人互動,是不是講話大小聲、甚至動手?在暴力家庭長大的孩子,極有可能學會用暴力解決問題,將來對伴侶施暴的機率也升高。

如果交往後常出現語言,甚至肢體暴力行為的話,就該審慎評估是否對方適合自己,並思考是否應該分手,以免受到更大傷害。

婚姻緊張期:不要迴避,勇敢面對問題

若兩人已結婚,開始因生活習慣不同而努力磨合,偶而出現的家暴行為,必須被認真看待。勇敢面對問題是第一步。當你承認自己是受害者,才能看清楚發生在你身上的事,比較有機會拒絕對方的暴力。

賴芳玉建議愈早處理暴力愈好。「在緊張期還可以處理你們的關係,等進入暴力期,就是泥菩薩過江,只能先求自保了,」她解釋,處理暴力並不代表馬上要走法律途徑。比如在緊張期、另一半辱罵你時,可以試著在他冷靜的時候,跟他聊聊最近是不是工作壓力比較大,還是有其他原因造成他說話口不擇言。

如果努力不見效,可找熟識的親友幫忙跟另一半聊聊,或者接受婚姻諮商,看看婚姻面臨什麼樣的問題、如何改善。

不過賴芳玉提醒,不管選擇哪種方式,都要思考「結果是不是我能承擔的?」比如受害人選擇容忍暴力、不處理,但如果伴侶的暴力愈演愈烈,甚至威脅生命,這時怎麼辦?孩子也要在這樣的環境長大嗎?或者,你已經盡一切努力改善關係,但萬一對方的暴力沒有終止,你的下一步是什麼?

長期被家暴後:做好安全計劃,脫離魔掌

頭陀心理諮商所所長、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督導施如珍提醒,必須注意暴力的「前奏」。比如有些男性平時人很好,但一喝酒就變了樣。她有個個案注意到這一點,因為公婆住得近,每當她發現先生今天喝了酒,就叫他去公婆家睡,避免發生衝突。

賴芳玉建議處理家暴的流程是:

1.打110報警:若以後要打離婚官司,報警的通聯紀錄可作為證據;同時,警察來到現場會看到屋內凌亂、加害人的態度及受害人的傷勢,將來警察可以當證人。陳俐蓉提醒,113反家暴諮詢專線適合平日諮詢用,如果暴力正在或已經發生,還是應該打110報警。

2.去醫院驗傷,拿驗傷單

3.去警察局報案,警察會製作家暴事件調查報告表,並協助聲請保護令。如果該縣市社工人力充足,他們會協助找庇護所、申請生活補助款及法律扶助等。

如果肢體暴力已威脅到生命安全(比如對方拿刀出來),務必先求自保,最好離開現場。很多人堅持「離開就表示輸了」、「要留下來把話講清楚」,卻不知這會讓自己置身於危險中。「每個人要

對自己的人身安全負責。先求安全,再想怎麼解決問題,」施如珍提醒。

賴芳玉提醒,聲請家暴保護令只是安全計劃的一部份,整體的預防措施做得愈完善,後面衍生的問題才可能減少。比如有些加害人收到保護令後非常生氣,威脅受害者如果不撤銷保護令,以後就別想看孩子,甚至揚言要帶著孩子自殺,所以被害人必須先想好怎麼把孩子也帶出來,甚至必要時轉學。

陳俐蓉說,有些受害者選擇暫時返家或不聲請保護令,但社工還是會跟他們討論安全計劃,比如先收好行李、帶提款卡、找好可以協助的親友,甚至規劃好詳細的避難路線,以便在暴力再度發生時盡快離開,而且不被加害人抓回去。

以下這些資訊,應該能夠幫助家暴受害者,找到解決婚姻暴力的問題。

◎反家暴專線:平時諮詢直撥113,緊急狀況直撥110報警。

◎援助團體:

.善牧基金會:(02)2381-5402

.現代婦女基金會:(02)2391-7133

◎法律服務:

.婦女新知基金會民法諮詢熱線:(02)2502-8934

.法律扶助基金會:(02)2322-5151

◎心理諮商:

.張老師(直撥1980)

.生命線(直撥1995)

.內政部男性關懷專線:0800-013-999

延伸閱讀:

男友動手打人,該不該原諒他?

為什麼離不開施暴「爛男人」?

別把你的犧牲當做愛情的籌碼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險
夫妻感情可以你儂我儂,但保險規畫也你儂我儂,適合嗎?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