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是我的寶貝女兒

瀏覽數2,771
2017/01/25 · 作者 / 張靜慧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年初二回娘家,母親總是備滿菜餚迎女兒,可是當有一天母親失智了、不再像十項全能的超人,該是換我們呵護她的時候了!

「媽,藥怎麼剩這麼多?」

「一定是醫生開錯了,我都有吃。」

10年前,彰化基督教醫院血管醫學中心主任蔡玲貞近80歲的母親常忘記吃降血壓藥,藥愈積愈多;買東西會重複,一次買了10多條保鮮膜;替茹素的家人煮素菜時放錯食材,加蒜、加蔥等「凸槌」行為不斷上演。向來好脾氣的她有時會沒來由地生氣、哭泣......。種種線索顯示媽媽有點不對勁,後來確診罹患了血管性失智。拉拔6個兒女長大的能幹媽媽,認知功能漸漸衰退,不再能夠完全自理生活,蔡玲貞從此多了一個「女兒」需要呵護。

家有失智長輩,最能深刻體會孝順的「順」有多重要,不能講道理,只能順著他

失智長輩有時會失去對地點的概念,不知道自己在哪裡,明明在家,卻一直說「我要回家」,時空錯置。蔡玲貞的母親也會這樣,此時家人趕快說「我們先吃飯或先洗香香,再回家」,轉移她的注意力,過一會兒她就忘了,不再堅持要回家,而不是糾正她「你已經在家了,還要去哪」。如果家屬堅持失智者的行為錯誤、不斷糾正他,很容易夾纏不清,變成無謂的衝突,不但無法安撫失智者的情緒,也無益病情,形成惡性循環。

媽媽看連續劇十分「入戲」,有點分不清劇情與現實,以為自己是劇中人,說「我昨天去哪家餐廳吃飯」,家人就順著問「菜好吃嗎?」陪她一起入戲。「她是全家人的開心果,因為無厘頭的編劇實在讓人捧腹大笑,」蔡玲貞笑說。

蔡玲貞和手足以身作則,順著母親,他們的兒女也會學,見到阿嬤都是笑瞇瞇,處處順著她。蔡玲貞的爸爸對媽媽也一直很有耐心、愛心,是照顧媽媽的靈魂人物。

「哄」的功力也十分重要。媽媽每天去日間照顧中心,家人告訴她這樣可以賺錢,老人家便很開心地去「上班」。

蔡玲貞負責周末時幫媽媽洗澡,失智者常常抗拒洗澡,她慢慢跟媽媽磨,哄她:「洗完澡會香香的喔!」好像過去帶小孩。

長輩雖然失智了,但依舊有感覺、有情緒,需要家人善待。如果鑰匙、手錶不見了,蔡玲貞和家人會笑著告訴媽媽「我知道您幫我收好放在口袋」;偶爾小號失禁,家人也會說「您不小心讓褲子弄濕了,我們去換,不然會著涼」(而非「你又尿濕了」)。

與其擔心未來,不如把握現在

照顧失智患者最怕孤軍奮鬥,照顧者很快就身心俱疲。蔡家人分工合作,盡心盡力照顧母親。平常主要由蔡玲貞的小妹照顧父母,每周一、三、五下班後,是蔡玲貞與媽媽的「親子時間」,她回家陪媽媽吃飯,飯後一起散步,帶著她認廣告招牌上的字、算算數、復習兒孫的名字。到了周末,哥哥會帶父母去郊外踏青、曬太陽,一方面讓媽媽接觸不同的人,得到不同刺激,另一方面讓小妹休息。「我們把她當寶貝,讓她感受到家人的愛,」蔡玲貞說。

家人請了一位阿嫂來煮飯,蔡玲貞是營養師,教阿嫂煮菜時不要太油膩、太鹹,並且運用地中海飲食的原則:

.多用橄欖油(也用苦茶油、玄米油、葡萄籽油)。

.常吃魚、海鮮、家禽(去皮)、豆製品,紅肉一周只吃1~2次。

.堅果含好的油脂,但老人家咬不動,跟飯一起用電鍋蒸或煮湯,老人就容易入口。

小妹每天也會切4~5樣水果(每人約1碗半)給爸媽吃。

幸運的是,母親10年來一直維持在輕度失智,吃飯、走路、上廁所、穿脫衣服都沒問題,也會協助擦桌子、處理青菜、洗碗等。

蔡玲貞認為,讓媽媽維持社會活動、與人接觸,對延緩病情退化很有幫助。包括上彰化社區老人課程日語班、彰化基督教醫院瑞智學堂,到目前的日間照護中心,都是居功厥偉的力量。

她說,一開始得知母親失智,心裡很害怕,因為腦海直接跳到病程的後端:生活不能自理、臥床等等,後來是媽媽的醫師、彰化基督教醫院神經醫學部主任王文甫安慰她:「失智症是慢慢退化,並不會一下子就完全失能,家人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她。」

「偶爾還是會擔心媽媽惡化,但是也提醒自己,把握相處的時間,盡力照顧她。我們是被她呵護大的,現在換我們呵護她,」她說。

只要曾經把握美好的時光,不管將來病情如何變化,都已經無憾。

什麼是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種疾病現象而不是正常的老化,很多人以為人是正常老化的現象,而往往容易發現延遲治療的情況。 失智症(Dementia)是一群症狀的組合(症候群),它的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進而影響到其他各種認知...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失智
軟硬體整合 照顧最多失智症病人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