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羅斯武術中練習情緒平和,我不再畏懼衝突

圖片來源 / 林后駿
瀏覽數13,926
2017/01/01 · 作者 / 呂嘉薰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18期
放大字體
多數人從靜態活動獲得平靜,黃健瑋卻從武術找到內在力量與更平和的生命經驗。怎麼會這樣?俄國人的武術不是應該兇狠嗎?

或許你看過他的作品《白米炸彈客》、《麻醉風暴》等,但少見他有私生活新聞。他不是狗仔樂於追逐的對象,顯得神祕,卻也單調,他是黃健瑋。

如果你因此覺得他是個無聊的演員,那就錯了。每當黃健瑋一開口,聽者總會甘於傾聽,感受他話語間溢出的溫度,和重點畫不完的豐富思想內容。

這次不談演戲,而是聊聊凌駕於表演之上、對他生命和工作帶來巨大改變的俄羅斯武術-西斯特瑪(英:Systema;俄:Система)。

不喜歡衝突,卻在充滿衝突的環境下長大

談到武術,黃健瑋像按下播放鍵的有聲書,自童年娓娓道來,那時的他,想從武術獲得和平。

很難想像,現在177公分高、緊實精壯的黃健瑋,幼時是個弱不禁風的男孩,上大學時只有59公斤,瘦到能穿女生的牛仔褲。「我以前常被打,身體不好,」父母養兒含辛茹苦,沒時間關心孩子的學習狀況或心情,在校跟男同學起肢體衝突又是家常便飯,黃健瑋從小就處於衝突多、情緒沒有被好好處理的環境。

偏偏他是個討厭衝突的人,「我想搞清楚怎麼跟人接觸才不會起衝突?好像要會打架?」那時還小,他懵懂地認為學會打架是保護自己、終結衝突的方式之一,往武術找答案,學了覺得不是這樣,「與人相處、身體接觸明明是開心的,人跟人就是在玩嘛!」他笑說。

陸續學過合氣道、柔道、京劇武功等,前幾年更學了詠春拳,從孱弱到健壯,身體的確變好,但黃健瑋還是畏懼衝突,還是沒能從武術找到情緒的平和點,面對碰撞依舊不夠冷靜、俐落,他對自己很不滿意。

在女兒身上,看到自己深藏的童年陰影

2010年,黃健瑋接觸西斯特瑪,讓他看到內心的深層恐懼,這次,總算找到答案。

他在網路上看到西斯特瑪創辦人里亞布科(Mikhail Ryabko)的練習影片,眼看這門武術生於剽悍的戰鬥民族,動作卻輕柔、優美而不著痕跡,這違和感深深吸引他,在台灣還沒有西斯特瑪指導員的狀況下,他找到一位來自東歐、特種部隊軍官退伍的外國老師,開始學習俄羅斯軍用格鬥術。

訓練一陣子後,黃健瑋說他少再跟人直接衝突,原因很幽默,「我怕把人打傷啊!」說穿了,還是因為恐懼,只不過這回怕的是失誤。

從他的自述中慢慢可還原他的恐懼脈絡,做錯事怕被打、表現差怕被罵⋯⋯,成長環境的動輒得咎,讓他變成一個沒自信、害怕衝突與犯錯、要求表現的人,只是,在30歲前,他從沒體會這些。追求完美伴隨的焦慮、害怕,就這樣跟著他到結婚生子。直到2012年,西斯特瑪台北道場成立,黃健瑋興致勃勃進入,自認上手快,卻有不明所以的瓶頸,更常因跟不上動作或做不好而耳根發燙、發紅,甚至深感羞愧。

幫助他找到這一切解答的,是他的女兒。

本來,他會用筆輕輕打手處罰女兒,時日久了,黃健瑋手伸過去想輕撫,女兒竟反射性躲開。這反應讓他很受傷,那瞬間似乎看到小時候的自己:做錯事第一個反應是看媽媽在哪裡,躲為上策。

「我自己有什麼,就會帶給女兒什麼,」他終於明白,恐懼不完美的情結在作祟,女兒3歲時,跟她承諾再也不會體罰,做錯事罰站就好。自此,女兒不再閃躲,黃健瑋知道女兒已經消除恐懼,神奇的是,他那說不上來的恐懼感也沒了,再也不會練到一半面紅耳赤,更醍醐灌頂般明瞭西斯特瑪動作中很重要的「控制」是怎麼一回事了,做不好的動作獲得精進。

學習控制緊張、放鬆、丟掉成見

聽來玄妙,黃健瑋將「控制」定義為「不與力接」,也就是不用蠻力對抗攻擊。

西斯特瑪是身心的鍛鍊,「先控制自己的身體和恐懼發生點,才能控制別人。」他解釋,要有意識地排除身上的緊張、觀察對方的力量流動,當他人給予攻擊力道,不硬碰硬,讓身體像個通道,對方攻擊時找不到著力點,無從下手。這也是跟太極、白鶴拳、格鬥等武術不同之處,西斯特瑪尤重意念、感受,最佳的練習狀態是精神與肉體都沒有緊張(no tension)。

放諸待人處世亦然,黃健瑋說,接受西斯特瑪訓練後,當與太太不愉快,他不再豎起情緒高牆,也不激烈反駁,僅認真聆聽、回應,「不跟情緒掛勾,那個情緒就會化解。」若彼此都很用力、很兇,鬥力就開始了,一旦不與之對抗,對方失去情緒的落點,講白一點,就吵不起來,久而久之,兩方就建立起處理問題的默契。

黃健瑋漸漸學會冷靜和放鬆,益發能掌握緊張、憤怒等負面情緒的來由,再試著用較高的角度去關照情緒,進一步看待日常事物。

你可以說這叫轉念,但他說,西斯特瑪在幫助他卸下成見、慣性,也能更超然面對逆境,不再執著別人喜不喜歡自己、會不會發財等。

「變成更自然的人,更像原來的自己,」他笑說,若你有改變的決心,不管想改變什麼,練西斯特瑪會很有趣且有效。只是,改變常是不舒服的,你得先了解自己想移除、創新什麼,「要改變的東西通常很尷尬、不堪,但不面對就永遠改不了,」黃健瑋說,有些朋友練不下去,就是因為改變對他們來說還是太可怕。

一番話說得溫吞,卻充滿力量,這也是西斯特瑪的終極目標-變成更好的人。「透過控制,當更好的人,好的事情就會來找你。」這可不是什麼法師在開示,黃健瑋由衷體悟不當好人練不成西斯特瑪,因為一旦有扳倒對方、攻擊的慾望,就只會淪為肢體的角力。

黃健瑋跌宕分明、沉穩厚實的聲音中,透露對改變的強烈渴望,也是對未知的坦蕩開放。對他來說,西斯特瑪像玩不完的遊戲,也是一趟永恆的生命追尋,不斷拆解自我,再拼成更好的樣子,對表演和生活,已經牽一髮動全身。西斯特瑪帶給他的不只是強壯的身體,更多的是柔軟、穩定的內心與生命態度,正如鬆緊得宜的吉他弦,能彈出最好聽的旋律,渲染給周遭的人,循環、再循環⋯⋯。

黃健瑋│1981年生,於表演領域耕耘多年,代表作品如電影《白米炸彈客》、《一路順風》,更以電視劇《麻醉風暴》廣獲人知。即將推出新作:電影《健忘村》、電視劇《麻醉風暴2》。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