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過瞬間「這裡!現在!」把神聖的你找回來

圖片來源 / 狄英攝
瀏覽數788
2017/01/01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18期
放大字體

這個世界、宇宙,其實是從我們的內心延伸、投射出來的,假如沒有透過五官的意識,加上念頭所創立出來的邏輯,也不會有這個世界、宇宙。所以不能小看自己,把自己當成小小的「我」,去面對這個大大世界、無垠宇宙。

其實我們本來就是神聖的,還有一個永恆的部分,只是自己還沒有發現,才會造成「我」與世界的隔離。

宇宙就是我,我就是宇宙。我在宇宙的每一個角落,每一個角落也在我的身心,只要我把身心合一,自然,宇宙就在我心裡,帶著我走。所以面對生命,不是去向外面尋求任何物質帶來的財權名利,那些不能帶來永久的快樂,反而要回到內心,才能找到真正的快樂。

本來身體要帶給我們的,就是希望我們快樂、滿足,一切都是完美,但是我們卻造出那麼多不必要的悲傷與痛心。

「為什麼大家都不快樂?要取得快樂,應該怎麼做?有沒有一個全面的解決方法?」作為醫師、科學家,我自己也想走出一條路。因此我整合了自己的心得和體驗,與各宗教的大聖人留下來的智慧做參考比照,發現跟個人的理解不但沒有衝突,而且相當一致。在《神聖的你》、《全部的你》一共約31萬字裡,我希望帶大家一起來面對這個人生最難,同時也是最簡單的問題。

「神聖(sacredness)」這個詞,一般是代表很珍稀、很美,不屬於人間或世界所見的特質。它本身帶著一種永恆的觀念。

生命本身是神聖的。而你,本身也只可能是神聖的。只是我們通常被世界、被人間帶走,而錯過了這個簡單的道理,把我們的生命落入了局限的人間。

有時回頭看,危機所帶來的安排, 其實對我們最有利

切入瞬間,最好的方法就是接受、容納、臣服。透過這種態度,來看每個瞬間。接受每一個瞬間,其實已經為念頭的流動自然地踩了剎車,讓我們退回到輕鬆的「覺」。每一個瞬間都可以接受,這種心態已經帶來寧靜,而透過寧靜,我們自然落入「覺」。這樣的話,每個瞬間自然會拉長,讓我們透過它,達到永恆。

一個人醒覺,也只是活在當下。反過來,一個人隨時活在當下,也自然體會到醒覺的狀態。走到最後,兩邊是相輔相成的,會讓我們自然找到全部的生命。

即使醒覺以後,一個人在人間要隨時跟一體意識接軌,還是要透過「這裡!現在!」。只要不注意,還是會被這個人間掩蓋住一體意識。

就像騎腳踏車或跑步,雖然只要做過一次就會記得怎麼做,永遠不會失去,倘若沒有常常騎,還是可能騎得不順甚或跌倒。同樣的,一個人醒過來後,他也要隨時選擇清醒地投入這個瞬間,才可以跟一體意識隨時結合。

我們找不到神聖,是因為每個人都陷入了念頭的世界,不光被念頭帶走,甚至隨時都被念頭附身。我們把人生全部交給念頭,生命變得只剩下念頭。念頭和我們生命的關係變得模糊不清,也就更看不清念頭和我們生命的交會點了。

念頭所帶來的種種形相,也就是念相。念相不斷地鞏固「我」,強化「我」。無形當中,讓我們創出兩個「體」,除了身體之外,還有一個思考體,而這個思考體隨時都會讓我們以為比身體更重要。透過自我形象,我們不斷地強化「我」,供養「我」。

瞬間,是「我」最大的敵人。

活在瞬間,「我」自然消失。活在瞬間、當下,把生命簡化到「這裡!現在!」。不需要再加另外一個念頭。不用再分析、不用再加標籤、不用再解釋、不用再抵抗。沒有念頭,也沒有「我」。

所以,你在「這裡!現在!」的練習中,要不斷地注意-「我」會堅持地抵抗、反彈,會用各式各樣的方法,說服你相信這個瞬間的「不重要性」,甚至生出種種質疑。

即使面對這些質疑和反彈,如果我們都可以容納它、可以放過,這些反彈也就自然會消失,只留下一種喜樂跟平安。

有時候,假如反彈太激烈,沒辦法包容,也不用擔心。最多我們也只是回到原來的情況,回到對立、有限、局限的意識。最多再落回人間,再次體會種種煩惱和痛苦,其實也沒有損失。從宇宙和整體生命的角度來看,根本沒有什麼損傷,沒有什麼後果。只要回到瞬間,也就把全部的生命找回來了。

另外,我們也必須了解。人還是要透過種種的危機,才會想要從人間找到一條出路。危機愈大,轉變的動能愈大,帶來的力道也愈大。

假如沒辦法回到瞬間,我們也暫時接受這個現象。總有一天,遇到大的危機時,還是能有轉變的機會。到了那個時候,宇宙還是在等著你。

只要對瞬間友好,不再提出抗議,可以全部接受,它自然幫助我們讓人生比較好過,樣樣都順起來。就算沒有順起來,還是接受,它也就自然好轉。

臣服於事實, 而不是虛的念頭所衍生的世界

換一個角度來談,我們對生命的理解其實相當有限。生命自有它的安排,並不是我們認為的「順」,就是真正的順。

相對地,假如虧待這個瞬間,這個瞬間也會回頭虧待、甚至虐待我們,帶出更多的煩惱。任何對抗或反彈,離不開腦海生出來的判斷跟扭曲。它本身也就是強化「我」的境界,把我們自己局限在一個小角落。

你可以自己試試看,做個實驗,把對瞬間的任何抗議暫時放到一邊,看看人生是不是更好過。假如在短期內沒有效果,或是只有反效果,要記得,我們對人生有限的理解,並不等於全面。

生命所帶來的考驗或危機,站在永恆或更長遠的角度來看,常常是來幫助我們的。只是,我們當時不知道。有時回頭看,當時人生的變化或危機所帶來的安排,長遠來說,對我們其實是最有利的。

比如說,兩個人分手。站到個人的角度來看不是好事,甚至帶來很大的傷痛。但是,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它本身就帶來生命更大的機會,讓我們把注意力擺到更深的層面。

又比如說,某一個人來到辦公桌前,他音量很大,要我給他回應。

套用這樣的架構,也就容納「這個人講話音量大」這個事實。

容納了,答覆了,事情也處理了。

而不是再加上一連串的想法和解釋-「他這麼大聲,肯定是對我不滿」、「是不是哪一次得罪他了?」、「他為什麼只對我這麼大吼大叫?」、「唉,以後別人怎麼看我?是不是也會瞧不起我,說我不好?」⋯⋯

只要不再把這些想法往自己身上聯繫,這麼一來,會發現臣服變得特別簡單,也是最合理的解決方案。

因為臣服的只是「事實」,而不是屈服於一個「虛的念頭所衍生的世界」,不是屈服於沒有發0生的事-「我活該」、「沒有人喜歡我」這些念相所帶來的標籤。對這些想法帶來的標籤和判斷投降,並不是真正的臣服。

或者-臣服於事實,自然找回生命的空檔,透過寧靜,看著每個瞬間。

熟練了這個過程,每個瞬間,都可以用寧靜把它包起來。

臣服到這個瞬間, 過去很多不愉快的念頭就可以消失

2017年,祝福每一個人都充滿信心、希望,能夠不費力、不花時間,也不用任何工具,就帶來一個大的轉變。只是把很多念頭放下來,把自己臣服到這個瞬間,自然發現,過去很多不愉快的念頭就可以消失。

期待大家都可以回到內心,從內心找到一條路,不但對個人有直接幫助,對社會、兩岸,甚至對世界、地球都會有所幫助。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楊定一:呼吸,把自己找回來 楊定一:痛,是生命的禮物 楊定一博士 生命答客問《一》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情緒紓解
鄧惠文:別怕,你不需要變成「美魔女」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