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樣的跑者/馬拉松的路上,還有他們在

圖片來源 / 陳德信攝
瀏覽數4,191
2016/12/21 · 作者 / 楊心怡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很多人都說,跑步時是在跟自己的心靈對話。但有這麼一群人,他們在跑步的路上不僅要幫別人加油,還得指引對方;跑步對他們而言,不是個人戰,而是一場團體戰。

他們有點像跑馬拉松時路邊的加油團,只不過他們可以跟在跑者旁邊,邊打氣、邊帶著跑者往前跑。他們也像交通導引員,告訴跑者這邊人多,該閃左邊、該往右邊跑。

而且你有時會聽到他們喊著:「視障跑者,請借過!」他們就是帶領視障跑者跑步的「陪跑員」。

陪跑真的不簡單。中華視障路跑運動協會信義跑團團長秦豫芬說,陪跑員的訓練過程中,有一關是「盲跑」。你得把眼睛矇住,假裝自己是視障跑者,實際感受看不見路時,被人牽著跑是什麼感覺。豫芬姊說,很多人都很難踏出那一步。記者也實際體驗了一下,第一次矇著眼睛被人牽著跑,其實心裡很忐忑,不曉得前方路平是不平,有沒有凸起,是寬是窄,有沒有轉彎;旁邊任何人的聊天講話聲、風聲似乎都被放大,覺得離自己好近,就會更覺恐懼。這讓我更加佩服視障跑者與陪跑員之間的默契與信任。

資深視障跑者坤芳便提到,如果是熟悉的陪跑員,兩人已建立一定默契,跑起來就很輕鬆;但有時練跑會搭配新的陪跑員,他也會先放慢點速度,慢慢與陪跑員建立跑步的節奏。「最常發生的狀況就像現在你陪我跑一樣,身體很緊繃,手一直舉起,我得一直拉繩子要你『放輕鬆跑』,」坤芳說。

記者第一次體驗陪跑員角色,人不自覺緊繃,牽繩的手一直無法自然垂下,跑步似乎也無法跑直線;名義上,我是陪跑員,但其實反而是坤芳在帶我,不斷幫我打氣。

我也第一次體會到,當你一個人時,想跑多快就跑多快,速度、節奏由自己決定,跑不動時可以跑慢一點、停下來休息一下;但陪跑員需要配合視障跑者的腳步與節奏,靠著一根陪跑繩,他們充當視障者的眼睛,讓他們能放心往前跑。

「這有點像兩人三腳的概念,」秦豫芬形容。小時候的運動會上常常有兩人三腳的比賽,參賽者需在比賽前協調左右左右的跨步大小、跑步節奏,對陪跑員與視障跑者來說也是這樣:雙方先協調好用哪隻手牽繩?步伐大小、跑步速度如何互相配合?靠左靠右時如何引導?其實,不只是陪跑員配合跑者,而是兩人得彼此協調、調整成一致的步伐,才不致在跑步時跌倒。



「陪跑員」不只是跑步的夥伴

上週四晚上,剛好寒流來襲,但仍有20位視障跑者與陪跑員出席信義跑團固定的練跑時間。豫芬姊說,跑團像個大家庭,重點是透過「跑步」的活動,讓視障者走出來,與人接觸、互動。成團3年間,他們看到許多視障者現身,又消失,有些人是花了好長的時間才慢慢走出來。「我們不給壓力,只是讓他們知道,想出來走走、跑個步,都有人可以陪伴,」豫芬姊給「陪跑員」下了個最溫暖的註解。


豫芬姊是在自己人生很低潮時加入陪跑員行列,之前的她被生活壓得喘不過氣,很少笑容,但與這些視障跑者接觸後,她逐漸看淡、看開;或許也因為運動的關係,人也變得開朗。陪跑員與跑者是一組搭檔,沒有誰幫助誰,而是互相學習、互相成長。

前團長淑娟姊也說,過去常參加馬拉松賽事,但一個人跑,跟兩個人跑,感覺就是不一樣,「路旁加油聲比較大聲,」她笑說。而且有些視障跑者還很愛漂亮,會要求陪跑員提醒他攝影機在哪,他要秀出最佳狀態,還會自嘲:「照了幾萬張,自己都看不到一張!」在跑步過程中,兩個人跑,可以互相打氣、鼓勵、陪伴,淑娟姊提到,幫視障跑者完成比賽的那瞬間,比自己完賽還要來得感動,也更有成就感。

延伸閱讀:
馬拉松專題/破解8個跑步迷思
馬拉松專題/跑步的姿勢,決定你受傷的機率!
馬拉松專題/初學者的第一堂課!別忘了「肌力」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頭痛伴隨頸部疼痛的「枕神經疼痛」 當心用眼過度症狀加劇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