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宮頸癌疫苗知多少/台灣會推動全面免費施打疫苗嗎?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29,036
2016/12/08 · 作者 / 李佳欣、楊心怡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HPV疫苗能預防HPV病毒感染,降低子宮頸癌發生率,但為何還有人反對施打?台灣何時可以全面免費補助青少女施打?

HPV疫苗(俗稱「子宮頸癌疫苗」)是目前「唯二」能降低癌症發生率的疫苗,2006年上市至今,包括美國、加拿大、澳洲等國家,都建議應針對青少女推動全面施打。其中,美國維吉尼亞州、澳洲甚至規定將它列入強制施打的名單中,學生必須施打疫苗才能就學。

台灣目前的做法則是,不強制施打,但國健署以公費補助中、低收入戶與山區、離島的國中青少女。至於各縣市政府,則自行依經費狀況決定是否以公費全面補助。

但不論是自費、公費補助或強制接種,各國政府推動疫苗時,都引發不少爭議。

爭議一》疫苗有安全疑慮,為什麼政府還是推動?

HPV疫苗上市後,陸續在各國都傳出零星的不良反應事件,尤其今年日本傳出疑似集體不良反應後,為避免爭議,政府改採「暫停推動、但不禁止」的態度。國內、外始終也有意見認為,疫苗推出還不夠久,應「寧可先信其有」,採取保留或拒絕施打的態度。

台北榮總婦女醫學部科主任莊其穆提到,目前研究證據的確顯示,發生嚴重副作用的機率極微小,但並非沒有,而且「目前研究只支持,疫苗能降低HPV病毒感染率及癌前病變發生率,但在台灣,因施打疫苗時間不夠久,接種對象也不夠多,對子宮頸癌發生率是否有助益仍沒有確切答案,還有待大規模研究」。

再加上子宮頸癌是慢性發展的癌症,他認為,灌輸孩童正確性觀念,教導他們在性行為發生後,仍要定期接受婦科專業醫師的檢查,包括抹片檢查、病毒篩檢等,是否會比推廣疫苗接種來得更務實?

不過,要政府禁止推動疫苗,不太可能。
因國、內外至今的各種研究皆無法證明不良反應是HPV導致。依據世界衛生組織(WHO)聲明報告也支持疫苗安全性,建議繼續接種計畫。GATVS(全球疫苗安全諮詢委員會)也指出,若政策決定者是依微弱證據做出改變疫苗接種決定,讓安全有效疫苗無法被使用,最後可能導致真正的傷害。

從科學角度來看,HPV疫苗上市前後都通過標準的試驗、審查,且若與更早期的疫苗像是卡介苗的發展歷程相比,研發過程確實更為嚴謹。但長期研究疫苗政策的政大社會系教授陳宗文則表示,嚴謹不表示絕對安全,只能說是在標準試驗與審查範圍內的安全考量是有效的。

爭議二》既然疫苗可預防罹癌,為何不花錢讓所有人都免費施打?

比較有爭議的是在政府應花多少資源推動疫苗。

目前全球約有50多個國家以公費全面補助青少女接種疫苗,近年國內不少醫師、民代也呼籲縣市與中央順應趨勢。但也有人持反對態度。

支持者:公費施打有助癌症防治
鄭文芳就認為,HPV疫苗已經證實可以降低病毒感染,預期能降低子宮頸癌的發生,站在預防疾病的立場,接種疫苗的效益是被肯定的。

也有民代主張,子宮頸癌在台灣是女性十大癌症之一,一旦罹癌,要花費更高的治療成本。既然HPV疫苗能提高多一層保護,加上目前子宮頸癌抹片篩檢的成效很低,政府補助施打,有助提升癌症防治成效。

反對者:國家經費有限,應考慮成本效益

「如果資源很充足,政府要免費補助所有人當然很好,但政府資源是有限的,」陳宗文指出,大家都認為自己在意的問題最重要,但公共政策的優先順序應取決於「必要性」。

陳宗文認為,HPV疫苗無法百分之百預防子宮頸癌,青少女有性行為後,還是得定期做抹片檢查。因此,在有其他替代選擇的情況下,政府應把經費投注在更需要的地方。

陳宗文贊成維持現狀,將決定權交給各縣市政府。若地方有足夠的經費來源,再採取公費補助。但預算的編列必須注意,不能排擠到既有疾病的預防工作,包括透過疫苗和非疫苗的手段。

台大流行病學與預防醫學研究所教授方啟泰則指出,過去曾分析使用HPV疫苗的經濟效益,發現每增加台灣女性一年健康餘命,需要花費約21,878美元。 

依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建議的成本效益評估標準,是「具成本效益」,但未達「高度成本效益」。也就是說,這個費用並不算太便宜。因此,目前由政府根據財務狀況決定是否公費補助,是較適當的做法。

「但成本效益取決於疫苗價格、疫苗對在地病毒株的涵蓋率、以及國民經濟狀況,」方啟泰補充,未來若藥廠調降疫苗價格、新式9價疫苗對國人盛行病毒型的涵蓋範圍增加,或國民GDP提升,就需重新評估成本效益。若達到「高度成本效益」,就可能重新討論是否全面補助。

爭議三》既然疫苗可以降低HPV病毒感染,為何不乾脆規定所有人都打呢?

國內也有些人認為,為何不比照美國德州、澳洲政府對HPV疫苗採取強制施打的策略(打了疫苗才能就學)。

方啟泰認為,就公共衛生倫理來看,只有在不打疫苗會對他人造成風險時,政府才能基於公共衛生利益強制接種。舉例來說,結核病或德國麻疹等高度傳染病,需高接種率才能產生群體免疫效果。若有人拒絕施打,就會增加他人被傳染的風險。

但HPV病毒的感染途徑主要來自性行為,並不像上述傳染病多經由呼吸道或日常接觸就等會傳染。對將來一生只有單一伴侶的少女,接種HPV疫苗只能保護自己不受伴侶感染,並不會間接對伴侶外的其他人提供保護。因此,並無任何正當理由強制這些少女接種疫苗。

也有人認為,B肝疫苗不是飛沫傳染也是全面施打。方啟泰表示,B肝傳染性很強,捐血傳染屢見不鮮,早期每年都發生醫師照顧病人時被針扎感染B肝之例,兩者不能相提並論。

而以美國為例,目前絕大多數州政府都允許家長可拒絕替孩童接種疫苗。

化解疑慮  政府應主動公開資訊

不過,對於質疑疫苗聲浪,不少醫師無奈表示,現有研究證據多認定HPV疫苗是安全的,且其佐劑、製程幾乎也跟其他兒科疫苗類似,不解為何只有HPV疫苗遭受「特殊待遇」。

方啟泰指出,這可能與社會信任不足有關。像是疫苗在美、加等國推動過程中,藥廠積極向醫師、政府部門、民代遊說,遭懷疑商業利益大於公衛考量,以及2006~2008年間發生健康少女注射HPV疫苗後,出現靜脈血栓的個案通報事件等,都加深民眾對藥廠說法的不信任,連帶引發對此疫苗的安全疑慮。

陳宗文則認為,其實爭議是必然,畢竟每個人對風險的接受度不同,過去也有疫苗如卡介苗或藥物等,在過了數十年後才被發現有未預期的副作用,不需要將民眾的疑慮都視為敵意或過度的恐慌。

「疫苗不應是商品或選舉籌碼,是攸關醫療健康的工具,」陳宗文建議,地方政府推動接種,除了宣揚政績,也該強調子宮頸癌的感染成因、疫苗的侷限以及施打風險,並主動針對各國傳出的不良反應事件做澄清。

《康健》採訪推動公費施打縣市的國中教師與家長也發現,並不是所有教師都能獲得足夠的資訊因應家長可能提出的疑問。而學生、家長也不見得都知道疫苗可能出現副作用、未來仍要做抹片等。(請見:該不該打疫苗?他們這樣說.......

陳宗文表示,不可否認,主動談論不良反應或副作用,有時可能衝擊民眾對醫療的信任,甚至造成過度恐慌,但資訊爆炸的時代,若避而不談,反而更容易加深猜忌。社會有更多的對話,才能走出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僵局。

台灣可望推動全面施打?國健署回應:經費是關鍵

面對各方對疫苗政策的看法,國健署癌症防治組組長吳建遠表示,因目前WHO與其他國家幾乎都建議將HPV疫苗列為建議常規施打的名單,台灣也會將這個建議納入政策的考慮。

但要花多少經費,還是影響決策的主要關鍵之一。

吳建遠表示,國健署還未與疫苗廠商正式議價,尚無法確切掌握可談定的價格。但假設以大量採購能以原價的一半(約1500元)買進、共打兩劑,並以全國國中女生約12萬人推估,至少也要花約3億六千萬元。

「乍聽好像不多,但不要忘了每年還有子宮頸抹片的支出,」吳建遠說,目前子宮頸抹片篩檢,一年約要花25億,篩檢對象約500萬人次。何時會全面補助,就得看未來子宮頸癌的防治經費是否還有增加的空間。

至於有些人批評國健署推動子宮頸抹片成效不佳,吳建遠叫屈表示,國健署自民國84年推動子抹篩檢至今已降低近六成子宮頸癌發生率,死亡率更降低七成,功勞不小。「從數據來看,篩檢率不到六成,其實很多民眾自費篩檢不易統計到,但近年電話訪調的篩檢率已達7~7成5,跟先進國家6~8成相比,並不算差,」吳建遠表示。

延伸閱讀:
子宮頸癌疫苗知多少/什麼是HPV疫苗?該怎麼選?
子宮頸癌疫苗知多少/超過26歲的輕熟女,打疫苗還有效嗎?
子宮頸癌疫苗知多少/全面開打,家長最焦慮的「不良報告」

什麼是子宮頸癌?

子宮頸癌為一種發生於子宮頸的惡性腫瘤,最大的成因是人類乳突病毒(HPV)的感染,子宮頸癌主要為鱗狀細胞癌,少部分為腺癌及其他類型,而因為子宮頸抹片檢查的普及,大部分已開發國家往往是發病率高但死亡率低。 &n...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性福生活
美玉醫師,為什麼男友射精時,「噴」不出東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