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受瞬間,是一個最理性的決定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2,124
2016/12/01 · 作者 / 楊定一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17期
放大字體
相信我們都看過這樣的情況,或許自己正是如此─長時間、高強度的工作,加上全天待命的通信軟體,到了上床睡覺之際,身體還是緊繃的,心裡也還充滿了窩囊、煩惱甚至自責。

每個「我」,都想在這世界留下足跡。現代社會的步調愈來愈快,愈認真的人,愈急於突破現況。對成就的集體追求,廣度和強度都是人類歷史前所未見的,是「我」最大化的結果,也同樣落入「我」的局限。

社會整體步調遽變前所未見

這些年來,社會整體步調的變化已經到了讓個人與群體難以永續運作的地步,更不要談快樂。所以,我只要有機會就帶領一些簡易呼吸練習。希望透過與身心最息息相關的一呼一吸,至少片刻,回復自律神經的平衡、呼吸與身心頻率的諧振,跳出不斷的「動」帶來的交感神經緊張。

同時,要徹底體會到生命更深的層面,體會到全部的生命,甚至讓全部生命透過我們真正活起來,帶來內心的寧靜與快樂,我們要對自己有一個徹底的反思,才可能超越「我」的局限,而打開人生的新局面。

超越「我」或「無我」,不是要放棄自己,也不是要人失去理智。恰好相反,超越「我」是最純粹的理性,甚至是人類理性可以迎接的最大挑戰。

一個人只要客觀地觀察自己怎麼思考、念頭怎麼產生、「我」怎麼存在、自己又怎麼強化「我」─自然會發現,念頭完全是架構在時─空的產物。所有的念頭,要不貼附著過去,要不發射到未來,再透過情緒放大成身心的衝動,驅策著我們根據過去的悔恨或未來的期望而立即行動;並以這些行動和投入的心力再回頭鞏固時空的架構,肯定過去和未來真的存在。

也就是說,念頭造出一個封閉系統。它生出分別,在時─空的虛擬架構下又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念頭,透過念頭和形體的「動」,它的作用愈來愈逼真。甚至讓我們認為這就是人生的全部,而忘了它本來只是一個不知何時飄進腦海的念頭。不跟著它轉,它也就消失,再度回復虛無。直到虛無中再度生出一個念頭,而我們也只有一個決定─要不要跟著這個念頭走?

人生是念頭造出來的一場夢

嚴格來說,我們的人生就是一場由念頭圍繞著「我」透過時─空所造出來的一場夢。只是這場夢透過念頭和情緒,加上文化和社會價值的制約,讓我們的身心覺得更逼真,而很難醒過來。

所以才說,超越「我」是人類最大的挑戰。然而,這麼說還是順著「我」形成的邏輯,它才成為挑戰。要拆解「我」,其實很簡單─離開對過去、未來的投注,回到「這裡!現在!」。

更簡單的是,我們甚至不必強行將自己從過去或未來拉開,只是接受眼前這個瞬間所帶來的一切─不和眼前這個瞬間對立,也就自然不會將自己投入過去和未來在腦海演出的劇情。時─空的作用也就降低,不再是那麼擬真的架構。

接受瞬間帶來的一切,雖然生活忙碌依舊,我們反而可以全心投入,而不是靠著過去的教訓與未來的威脅要求自己認真。我們可以享受新鮮的事物,而不是透過無謂的資訊追求讓自己忙不過來。我們可以在一天結束時感謝身體自然的疲憊感,體會無常有生有滅的自然規律,而不是在憂鬱和焦慮中對著想像的過去與未來宣戰。

即使憂鬱、焦慮、難受,一樣接受,不再用各種方式抵抗。好的情緒稍縱即逝,難受的情緒一樣會走,同樣符合無常的道理。

回到這個瞬間,活在當下

活在當下,接受瞬間帶來的一切,不是一個要求,而是一個最理性的決定。它優美而從根本破解了「時─空─『我』」系統的複雜迴圈,而且簡單的不可思議。然而,也正因它正中紅心,「我」一定會透過念頭,透過一連串的「可是」,動用所有過去和未來的想像來阻擋。

念頭停不下來,「我」也不會輕易消停,因此,這個最理性的決定也只能隨時重複再重複。在每一個瞬間,一再地選擇─選擇什麼?也就是回到這個瞬間,活在當下,接受這個瞬間的一切,自然不被「我」用念頭透過時─空一再架構出來的幻想帶走。

其實只要體會接受瞬間所帶來的效果,「我」帶來的種種顧慮也就自然消失一大半。這一點,希望你能親自嘗試。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