蚊子博士連日清 90歲仍在每天研究蚊子

圖片來源 / 陳德信攝
瀏覽數9,884
2016/10/01 · 作者 / 謝懿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15期
放大字體
沒有他,台灣有29種蚊子至今都不會有自己的名字,也無緣被世人所認識。國際昆蟲分類專家連日清笑著說:「這是和蚊子的孽緣,分不開啦!」

蚊人、蚊子博士、抗瘧大師⋯⋯學術界、媒體這麼稱呼他。今年高齡90歲的連日清,專攻冷門熱帶醫學昆蟲,研究蚊子超過半世紀,陪著台灣與邦交國打過無數場防疫大戰。今年7月更被美國Discovery頻道《台灣無比精采:醫療精英》節目選為代表之一。

沒有他,台灣不會被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列為第一個瘧疾根除地,甚至將台灣的公衛疾病防治經驗帶向南美玻利維亞、西非聖多美普林西比;沒有他,台灣29種蚊子至今不會有自己的名字,也無緣被世人認識。

談起蚊子,連日清笑著說:「這是和蚊子的孽緣,分不開啦!」邁入90歲,他不曾在昆蟲研究上停下腳步,持續研究、做標本,閱讀國內外學術期刊。只要天氣好,就拿著自製捕蚊網到住家附近的保安宮捕蚊子。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的蚊子,為什麼讓他如此著迷?這動力為何能持續超過一甲子?

一早7點,與連日清約好在他家碰面。想到自己平常容易被蚊子叮咬,那種對搔癢感的害怕,讓我和同事不約而同穿好長褲、帶上外套,彷彿是要前往蚊子紛飛的實驗室般,但一到他的住家,不禁嘎然大笑。

一盒盒精巧標本收錄人生的漫漫歲月

連日清的家在台北市重慶北路的小公寓,迎接我們的是連日清本人。挺直的腰桿、輕巧的步伐,讓人難以想像他的年紀。他的住家雖小,卻十分乾淨,也沒有到處飛來叮咬人的蚊子;而最吸引眼球的,是超過兩百多個成堆的小木盒,幾乎佔滿客廳的三分之一。

連日清說,最近忙著整理畢生標本心血,要全數捐給中興大學昆蟲學系,希望透過推廣,讓更多人踏入昆蟲學殿堂。一盒盒蚊子標本,都是他走過的漫漫歲月。

見到我們,連日清就像分享寶貝一樣,興奮地抽出一個個小木盒。一打開,我差點沒有叫出聲,這大概是此生一次見過最多蚊子的時刻!數百隻米粒大的蚊子,被連日清的巧手做成一個個精巧的標本,陳列在標本盒中,一隻腳、一片翅膀,沒少一丁點。

連日清3年前因為白內障而動過手術裝上人工水晶體,現在即使90歲,還有好眼力,頭戴放大鏡,現場手不抖、氣不喘地為我們示範,用毫針跟軟木製作標本架,動作細膩又俐落。

「你看這種蚊子體型最大,但不會吸人血,都是吃花蜜喔!而且牠還會產卵在水中,把有害的孓孑都吃掉⋯⋯,」談起蚊子,連日清臉上都是笑意,全然他所自敘的,自己「連蚊子在想什麼都知道」。

初遇漂亮幼蟲 決心成為國際昆蟲分類專家

出生於1927年的連日清,是土生土長的台北大稻埕人,自小成績優異,高等科畢業後,至台北帝國大學熱帶醫學研究所(現台灣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工讀,成為當時昆蟲研究室主任、專研究瘧疾的日本學者大森南三郎的英文打字員。

耳濡目染下,他開始對瘧疾、蚊蟲產生興趣。一次偶然機緣,有了鑑定蚊子幼蟲標本的機會,沒想到測試一、兩次,全數鑑定正確,大森南三郎驚訝不已,17歲的連日清初試啼聲,開啟了他研究蚊蟲的路途。

他對蚊子的熱愛,是浪漫的顏色。

連日清說,當時的學者僅對瘧蚊有興趣,其他種蚊子則不受重視。有一次,他在野外捕獲一隻不尋常的漂亮幼蟲,身上透著淡淡的紅色,拿回去研究室,大森南三郎也不知道品種,要他自己找圖鑑,就把他打發走了。

翻著厚重圖鑑,在密密麻麻的圖示中,他終於獲得解答,也意識到蚊子的領域如此廣大,從此立志不限縮在瘧蚊研究,「而是要成為國際昆蟲分類專家!」

往後,台灣近140種蚊子中,有29種由他發現並命名,佔台灣總蚊子種類的21%,至今耳熟的埃及斑蚊、白線斑蚊就是來自連日清。而當時深深吸引他的淡紅色蚊子,他將其命名為「呂宋妙蚊(Mimomyia luzonensis)」。

公衛戰役不遺餘力更獲友邦在聯合國表揚

完成學業後,連日清加入國民政府的防疫單位,協助控制瘧疾,讓台灣成為世界衛生組織認定第一個根除地區。

他也多次率團協助南部登革熱病情,並把台灣的防疫經驗帶到南美的玻利維亞、西非的聖多美普林西比等,都因為有他,才能成功控制傳染病。

連日清曾於1988年採用「屋內殘效噴灑法」,把有殘留效果的殺蟲劑噴灑在屋內壁面,很快降低當時高雄的登革熱疫情;並於2003年採此法在西非聖多美普林西比成功控制瘧疾,還讓該國總統於2006年在聯合國大會公開表達對台灣的感謝。

畢生奉獻在蚊子研究,深厚的經驗讓他能一眼看出防疫的問題所在。

提起2015年在台南爆發的登革熱疫情,他直指,是因錯誤的噴藥方式抑制疫情,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當時噴藥採用「室外熱噴法」,用柴油高溫加壓殺蟲劑,汽化後打入水溝中及住家周圍,但因為當時的蚊媒埃及斑蚊多待在室內,加上白天上升氣流強,打出去的煙霧很快飛上天空而無法有效清除。

他指出,面對埃及斑蚊,在登革熱疫情輕微時,需採用「屋內冷噴法」,以殺蟲劑泡水,透過高壓化成小水珠冷噴在室內,讓水珠可以附著在蚊子身上而有效殺除;疫情嚴重時,則用「屋內殘留噴灑法」,維持1年有效。

所幸政府單位後來大力清除孳生源,才讓台灣目前沒有再陷入登革熱陰影中。

關心國際趨勢的他,至今仍閱讀國外學術期刊,一疊疊最新的文章擺在桌上,不因退休而減少。面對氣候變遷,連日清憂心,溫度變得異常,太冷或太熱都會影響傳染病流行。

責任感與知識的驚喜讓他研究蚊子不曾間斷

從投入志業談到防疫經歷,問連日清,是什麼讓他對這件事的熱忱從不減少?

他想了想,「應該是因為愈做愈覺得責任重大吧,」年輕時也曾放棄過高薪的英文翻譯官,轉到瘧疾研究所擔任主任,薪水僅剩三分之一。但因為他的研究天分與豐厚的昆蟲知識,成為學術界與民眾信賴的對象,不管任何問題,甚至有人被叮咬,都送來給他急救。

房門上掛的日曆,到現在仍密密麻麻寫著行程:這天要跟中興大學教授見面,另一天要跟台北醫學大學代表碰面……都只為了請連日清協助建立台灣醫學昆蟲資料庫,除了他,至今未有分量相當的學者能勝任。

使命感之外,未知的昆蟲世界也讓他愈研究愈著迷。連日清拿出10年前自製的捕蚊網、捕蚊盒,疼惜的樣子像是勇士抱著愈磨愈亮的寶劍,至今還用它們到處捕蚊蟲。住家腳程30分鐘外的台北保安宮,是他現在捕蚊子的地方。

他興奮地指著桌上的昆蟲照片,「這是我最近捕到的昆蟲,圖鑑上居然都找不著!」讓他急著與其他學者請教,翻遍大小圖鑑,研究昆蟲近70年,大自然帶來的驚喜從未令他失望。

人生,就是把自己該做的事情做好

退休後的他持續研究、做標本、與學者交流,美好的一仗已經打過,「人生,就是把自己該做的事情都做好,盡力後就沒有心理上的負擔,」他說。

但比起年輕時,連日清退休後更懂得享受生活。

公園日文歌的歌唱團是他現在生活的重心之一。每天抓完蚊子後,就跟著一群銀髮長輩,開心合唱。一群人圍著他「教授、教授」地叫著,有日文問題就請教連日清,活像回到大學課堂。

說到這裡,連日清從堆滿標本盒旁的電視櫃下,摸出一本厚厚的日文歌本。問他最愛什麼歌,他說「是軍歌!」年輕時有聽過不忘的本領,一首首激勵人心的軍歌,輕快的節奏感、正向的歌詞,至今無法忘懷。

不害羞的他,找了幾首日文歌,現場就為我們唱了起來。手揮著節拍、笑咪咪的雙眼,每每唱歌,都彷彿讓他回到與蚊子初遇那段年輕時光。

---------------

連日清

出生:1927年

學歷:台灣省立師範學院(今師範大學)英文系學士、長崎大學醫學博士

經歷:台灣省瘧疾研究所主任、美國海軍第二醫學研究所研究員、國防醫學院預防醫學研究所顧問、玻利維亞昆蟲醫技團團長、聖多美普林西比瘧疾根除計劃主持人、台灣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兼任教授

榮譽:曾獲衛生署(現為衛生福利部)一、二等衛生獎章、特殊醫療貢獻獎、三等景星勳章

著作:《醫學昆蟲學》、《臺灣蚊種檢索》

什麼是白內障?

眼睛內原本透明的水晶體變濁時,就稱為白內障,拉丁字源cataract,意思是「瀑布」。想像隔著瀑布、起霧或結霜的玻璃看東西,白內障患者看東西就是這種模模糊糊的感覺。不論是閱讀、開車、還是看他人臉上的表情,都會...

看更多
蚊子越來越不怕冷!地球升溫的下場,登革熱、茲卡病毒進攻溫帶區 豪大雨淹水後,6招遠離傳染病 年輕人也會長老人斑?怎樣才能去除斑點?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瘦身減重
比生酮更有效?為何「吃飽」更瘦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