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明鉅:健保最大的問題是,以為一切問題都可用錢解決

圖片來源 / Shutterstock
瀏覽數1,568
2016/09/30 · 作者 / 王明鉅(台大醫院竹東分院前院長、台大醫學院教授)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為了落實分級醫療,明年起,民眾若是未經轉診,直接到區域醫院、醫學中心就醫,將會調整部分負擔。
許多醫學中心以外的醫院,一直在呼籲調漲部份負擔。認為藉著漲價可以讓民眾減少直接到醫學中心就醫,讓更多就醫民眾能到地區醫院或區域醫院看病,達到病人分流以及醫療分級的目的。

檢視任何新推動的政策,我們該問2個問題:

一、為什麼要推動這個部份負擔漲價的政策,要達成什麼樣的目的與目標?
二、用什麼數據或指標來評估「門診就醫部份負擔調漲」政策是成功達成了目的,達到了目標?例如:希望這個政策實施之後,比起實施之前,什麼數據或指標改變了?

因為政策中包括了未經轉診直接到醫學中心就醫漲價,以及由區域醫院轉診到醫學中心降價這兩個部份。因此要評估漲價政策是否成功地達到政策目標,應該以下列兩個指標的變化

指標A:病人未經轉診直接到大醫院就醫的比例有沒有下降?
指標B:從區域醫院轉診到醫學中心的比例有沒有上升?

如果以上的指標合理,在健保署要推動這個政策之前,先公佈現在A、B兩項指標的數字,然後逐年公佈一次A、B兩項指標的變化。就很容易看清楚這個政策有沒有達到當初推動時的目的。

部份負擔的調漲,多收的錢其實是增加了全民健保的收入,是充實健保財務,和醫院的財務收入並不直接相關。甚至說的白一些,這是一個讓常去醫學中心與直接去醫學中心的民眾,為全民健保多付一些保費的政策。


這個政策能不能達到病人分流與醫療分級的目的,我的看法是很難甚至是不可能。

全民健保最大的問題是,以為一切的問題都可以用錢來解決。殊不知全民健保這個從國外引進的的制度,並沒有考慮到台灣社會與醫療環境。要達到病人分流與醫療分級的目的,只是用調漲部份負擔是達不到這些目的的。因為醫療分級在台灣,有西方醫學開始的150年來,根本沒有真正建立過。不信,現在大病小病都是先找同一個家庭醫師諮詢、看病的朋友,請舉手!

當民眾生病之後,要考慮的第一件事是要快一點把病治好。而他自己會根據自己對於病情嚴重性的判斷,來決定該到哪一家醫院去解決這個問題。只要他判斷這不是附近的診所可以解決的常見小病,民眾會想的是如何趕快把問題解決。這個時候會影響他的就醫行為的因素,不只是價格,還有就醫的便利性,以及到底哪家醫院才能解決問題。在價格、便利以及解決問題三項因素中,價格是這個時機點上最不重要的。為什麼民眾明知比較貴,卻仍然選擇直接到醫學中心就醫? 因為這和他的病情比起來完全不重要。

門診就醫部份負擔是應該調漲,門診藥費部份負擔也該調漲,檢驗部份負擔要漲,可能連醫師也會有意見。但是只靠這些調漲是達不到病人分流與醫療分級的目的的。這些部份部份調漲措施,只是全盤解決健保問題中的一項而已。別說全民健保的問題絕不可能只靠這項政策就奏效,即使是醫療分級的目標也無法達成。


要解決全民健保的問題,沒有快速的解決方法。只有從觀念、思維、制度、誘因設計全面翻轉,才能真的解決問題。只是這一切都需要時間與改革的勇氣。而在目前的氛圍中,這兩者都是有權力的政治人物最缺少的。面對未來高齡社會的健康醫療大危機,我們只有也只能努力保持健康自求多福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重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