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厝爭議事件系列報導/第三現場:台大風險中心 從人性看,一般人容易高估自己的運氣

圖片來源 / 台大風險中心提供
瀏覽數2,651
2016/09/06 · 作者 / 陳俊辰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許厝分校學童尿液檢驗結果公布,空污專家主張,基於「預防性原則」,強烈建議先將小朋友移到離工廠較遠的其他國小。究竟數據顯示許厝現場可能有哪些風險?

第一現場:公聽會 「遷校不是問題,遷鄉才是大問題」
第二現場:開元宮 不是不擔心致癌風險 ,而是更擔心我們被遺忘

許厝事件正延燒,8月24日晚間台大風險社會與政策研究中心火速舉辦「煙囪下的童年-高污染工業區鄰近國小的健康權與受教權」對談,風險中心主任周桂田、台大公共衛生學院副院長詹長權、彰化縣台西村反污染自救會成員許立儀已坐定,等待環保署官員的那張椅子卻始終是空的。

周圍大半是年輕的熱切面孔,快手快腳架起攝影鏡頭,分享上網。幾個參加者趁空熱絡打起招呼,原來都是長期關心污染問題的公民團體成員,走南跑北間,彼此的腳跡早已交錯。


(現場照片由台大風險中心提供)

但室內的熱烈氣氛,眨眼間被低氣壓徹底碾碎。

周桂田開場,詹長權接力,從爬梳六輕選址歷史開始,到在麥寮地區研究的困境,以及解讀現有數據,聲音愈來愈低、透出一股彷彿深入骨髓的疲憊。各方的抨擊與懷疑讓他感嘆:「究竟還要多少證據,政府才願意動起來?」健康權和受教權的激烈拉扯,現場陷入沉默,由頭到尾,始終是,濃烈深沉的默然。


(現場照片由台大風險中心提供)

許厝分校學生尿液驗出高濃度硫代二乙酸(TdGA),專家們力促中央下達遷校命令,原因在小朋友體內TdGA很可能是由第一級致癌物氯乙烯代謝產生。

第一級致癌物意指「有充分證據顯示會造成人體癌症」。但是不是碰上這類致癌物就一定會發生病變?直觀來想,暴露量愈多、暴露時間愈長,當然出事的機率愈高。但什麼叫「多」、「長」、「出事機率」?這就牽涉到風險的概念。

專家看風險,和一般人很不一樣。到詹長權研究室採訪時,他直言,台灣法律對空氣污染的規定落後歐美30年以上,其中最大漏洞是許多毒性物質容許上限都驚人的寬鬆,反映的關鍵問題是政府長期輕忽風險管理。

詹長權長年投入空污研究,也因為這敏感議題,經年累月與體制、企業衝撞。他表示,「公衛就是要守住民眾健康,」他再三強調:「民眾才是主角。」

風險,是可以用合理方式「管理」,盡可能降低身體傷害。不過從人性角度來看,大眾對風險通常只停留在模糊的概念,對熟悉、習慣性,或短期看不到損害的事容易高估自己的能力和運氣。以各種會混入空氣或食物中,動輒影響十萬、百萬人的毒性物質來說,訂定明確的容許上限更是防制關鍵。

以癌症來說,國際普遍可接受的「終身致癌風險」是100萬分之一,也就是法令限制必須通盤考量該物質本身的毒性強弱、排放時間長短和排出量多寡,使這種物質若符合「臨界值」規定,在100萬人中只會造成1個人罹癌。而臨界值該訂在多少,可以透過結合動物實驗及長期監測等得到的數據來合理推算。

但是當對象換成小朋友呢?孩子能承受的劑量比成人更低,又不懂得改變生活型態或用其他方式保護自己,是不是要用更高標準來檢視?這就牽涉到「預防性原則」。

質疑者指出,沒有其他地區學童檢測數字作為「背景值」,無法證明許厝學生TdGA濃度異常;最關鍵的是,不是只有氯乙烯會代謝生成TdGA,B型肝炎、服用維他命B、二手菸、汽機車廢氣都會產生TdGA,且雲林縣環保局監測車歷年測得六輕周圍氯乙烯濃度皆低於國家法規,這些數據尚不足以認定六輕是主要污染源。

「這些都是合理的懷疑,」詹長權說,他選擇剝除情緒性的言詞,直接到現場找證據。

根據監測結果,許厝分校、豐安、橋頭、麥寮、崙豐等5座小學,分別距六輕0.9~8公里,離得愈近,尿液TdGA濃度呈現升高趨勢。另外,許厝分校學生暑假期間尿中TdGA濃度只有學期中的不到四分之一,顯示學校可能位處危險地區。

國家衛生研究院研究人員也抽驗全台20縣市268名小學生,發現許厝學童TdGA約是其他各地小朋友的10倍。上述的5校及全台抽驗結果,皆已排除維他命B等數項干擾因子。

同時,國衛院也在8月下旬公開表示,雖然雲林環保局測出的氯乙烯濃度合格,相較於美國石化工廠周界濃度仍高出10倍,推算終身致癌風險,是「百萬分之一」通則的10倍乃至百倍之多,仍屬有相當的健康疑慮。

針對企業質疑,詹長權反問:干擾因素既已盡可能排除,代表TdGA最可能的來源是氯乙烯。氯乙烯是不存在於自然界的工業產物,不但汽機車廢氣裡沒有、未受污染的主食食材和飲用水也不會有,而麥寮當地單一、最大的氯乙烯排放源就是六輕廠區。尿液檢測也顯示,TdGA濃度和距廠區遠近有關。這些觀點促使他建言暫時遷校遠離工廠。

會引發細胞病變的毒性物質常在多年後才顯露後果,往往造成不可逆的終身病痛、高額醫藥費,甚至死亡。詹長權指出,因此談這類物質的風險,經常要一併討論「預防」,在真正造成傷害前,預先移除污染源,或將人遷離原址。

這其中包含道德的嚴肅底線:人命關天,不能等到生病再補救。詹長權表示,站在科學家的立場,保護幼小生命是最優先事項;而遷校只是暫時度過危機的第一步,長程目標是釐清污染源並謀求改善,守住整個麥寮鄉和附近地區如彰化大城鄉居民的健康。

放眼接下來的進程,既然「臨界值」由科學證據而來,隨著偵測技術進步、毒性試驗新發現、長期健康追蹤結果不斷出爐,臨界值可能收窄或放寬,法規當然也要跟著靈活修正。詹長權指出,企業常強調設廠時「一切符合環評規定」,一般民眾也相信「通過環評」就代表有「專家把關」,可以放心,殊不知因多年來大氣採檢技術的進步,再加上空污和疾病關聯性的新證據大量出現,現在的環評比起當年更加嚴格,用昨日當今天的擋箭牌,根本站不住腳。再者,「台灣法規對空氣污染還是太寬鬆,嚇阻力太小。」詹長權話鋒一轉,再次指回核心,因常跑田野而被曬黑的臉孔神色一沉。


(現場照片由台大風險中心提供)

回到社會層面,台大風險中心主任周桂田強調,遷校事件的著眼點並不是反六輕、反企業,而是希望以此為契機,促使政府和企業本身直視轉型和升級問題。企業若不斷提升技術水準以達到環保要求,也能樹立標竿,未來擁有更強的全球競爭力。而政府更大的目標,應是將台灣由「褐色經濟」轉變成「綠色經濟」,這是全球經貿大勢,台灣不能自外。

詹長權直言,過去近10年的時間,「公權力沒有動起來」。本次遷校,他認為從體制面來說是一個好的開始,代表政府開始正視這類問題。不過,「更重要的是下一步要再多做些什麼,」他說。

[許厝爭議事件系列報導 ]  
 第一現場:公聽會 「遷校不是問題,遷鄉才是大問題」
。 第二現場:開元宮 不是不擔心致癌風險 ,而是更擔心我們被遺忘
。 精選6問,一次看懂許厝遷校爭議
 

什麼是B型肝炎?

B型肝炎是由於肝臟受到B型肝炎病毒感染所造成的疾病,在過去台灣約5~6人就有一人是B型肝炎帶原者,全台B型肝炎帶原者已從過去300萬,逐步下滑到今日已不到200萬。B型肝炎的傳染途徑分為水平(接觸)傳染以及垂直(母...

看更多
歐美各國接連崩倒 韓國疫情憑什麼能夠迅速收斂? 布口罩、口罩套有用嗎?專家3點提醒 【瑜伽就一招】蜥蜴式 調整骨盆不歪斜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喝乳清蛋白有助增肌?咖啡有助燃脂?「運動營養補充品」這樣吃才正確!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