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沒想到啤酒也會上癮⋯⋯

圖片來源 / 林后駿攝
瀏覽數4,125
2016/09/01 · 作者 / 曾慧雯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14期
放大字體
週六晚上7點半,中山北路人車鼎沸,我拐入僻靜巷弄,走進台北市某里民活動中心。這兒是台灣戒酒無名會(Alcoholics Anonymous)固定的聚會點之一。

會議室裡,椅子朝中間圍成一圈,我揀了個空位坐下來。陸陸續續有人加入,沒過多久已有10來個人,男女都有,年齡從30歲到60歲不等,大家自動自發領取讀本,而這天帶領大家的是周。

他自我介紹:「我是周,我是酒鬼。」

這是戒酒無名會成員固定的開場白。這個自發的戒酒互助團體不與任何機構、宗派、政黨掛勾,永遠都要保持成員的匿名性,因此參與者僅以姓氏或綽號介紹自己。

周帶領大家讀《十二個步驟與十二個傳統》,每次選定一個章節,大家輪流誦讀。這天讀的是第一步驟:「我們承認我們無能為力對付酒精,而我們的生活已變得不可收拾。」

前半個小時朗誦讀本,後半個小時則是分享時間。就像經常在電影或歐美影集裡看到的那樣,大家先是沉默了一會兒,接著參與者一個接一個地說出自己的故事。

「20幾歲開始工作以後,就跟朋友去酒店喝酒,因為小姐坐檯費很貴,我改買洋酒回家自己喝;喝到後來沒錢了,酒的種類也愈買愈便宜……以前我是不喝米酒的,嫌它難喝,但有一次跟太太回鄉下娘家住,附近沒有便利商店可以買酒,我在家裡一直找、一直找,終於在廚房發現一箱煮菜調味用的米酒,每晚趁半夜跑去偷喝,直到第三天醉倒在廚房裡,家人才發現我已經喝掉半箱米酒。」

「一段時間沒喝酒,身體就開始不舒服,手一直抖,所以我都會在辦公室抽屜裡藏酒,不時偷偷灌一口,不然沒辦法繼續工作……一瓶酒不多,我大概三、四口就喝完了。」

「為了戒酒,我搬過好幾次家,想說遠離酒友應該就沒事了,可是我太太說我們酒鬼的鼻子很靈,再遠都聞得到酒味,不管搬到哪裡,還是能找到一群人湊在一起喝酒。記得剛到戒酒無名會時,有人鼓勵我說我一定行的,但我心想,部落裡大家都在喝酒啊!我怎麼可能戒得了?」

「一開始是心情煩悶,自己一個人在家又無聊,就去買啤酒來喝,卻喝到停不下來……我真的沒想到喝啤酒也會得酒癮……」

「因為家裡是做工程的,我才17歲就跟我爸出去應酬喝酒,我酒量好,愈喝愈多,後來喝到出現幻覺、很想自殺,才去掛精神科住院……」

「我到中國工作以後開始喝酒,結果喝到肝硬化、醉到不省人事,住院治療好幾個月……目前已經戒酒3個月了,肝功能沒有繼續惡化,我希望自己能維持下去。」

不分年齡、性別、階級,在戒酒無名會裡,大家的代號都只是「酒鬼」。有的人剛開始戒酒,有的人偶爾還是會喝,也有的人已經滴酒不沾;他們擁有同樣的目標,於是在這裡互相打氣、彼此幫助。

晚上8點半聚會結束時,潘先生的家人提了一個大蛋糕走進來,原來這天是他戒酒滿22年的紀念日。無名會的成員紛紛向他道恭喜,大家都知道這有多不容易,而他則靦腆地被眾人拱上前。對他來說,如果沒戒酒,可能早在22年前就死了;今天能站在這裡聽大家為他唱生日快樂歌,他知道,這是慶祝他戒酒之後的重生。

散會前,大家起身上前,手牽手圍成一圈,高聲朗誦《安寧經》,給自己也給別人力量。

「上蒼,請賜我安寧的心情,接受我不能改變的事實;請賜我勇氣,改變我能改變的;並賜我智慧,識別其中的差異。按照您的意思去做。再來再來再來!有志者事竟成!」

什麼是肝硬化?

肝硬化從字面上解釋,就是肝臟變硬不再像往日般光滑柔軟,其變硬的主要原因就是肝臟受損出現許多纖維組織,肝臟雖然是人體再生力極強的內臟,當經年累月長期的受損下,肝細胞會無法正常恢復而人體改以纖維組織取代,...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玉米家族都是寶 抗氧化、助排便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