拓展銀髮市場 不要只看到失能者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4,991
2016/08/01 · 作者 / 李佳欣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13期
放大字體
要讓台灣未來的銀髮族享受時髦、便利的高齡生活,活躍老化,並沒有想像中容易,首先,需要你我一起跳出既有框架。

想像一下,如果10年或20年後,你變老了,生活是否還可以過得跟現在一樣充實、自由自在?視力模糊沒關係,市場裡的產品標示字體早已全面加大;力氣不夠沒關係,只要穿著一件特製的機器外套,就可以輕鬆搬起重物;想出國旅行,有專為長者設計的旅遊團,沿途都有無障礙設計,也不必趕行程;電腦出問題,只要撥電話,就有專人耐心指導,不怕勞煩子女……

其實,近幾年聚焦高齡社會後可能出現的各種新需求,早有不少人投入各種高齡相關產業,上述產品或服務,並非不可能,國、內外也已有人做出了雛形。

不過,讓台灣未來的銀髮族享受時髦、便利的高齡生活,活躍老化,沒有想像中容易。甚至也有投入高齡產業的業者慨嘆:「看得到,吃不到。」

去年底,在《Vision 2025預見高齡.想像未來》康健趨勢論壇中,新光保全集團董事長林伯峰抱來了一隻白色的海豹布偶,吸引全場目光。這是全球第一隻療癒機器寵物,會自動偵測人聲、動作,做出眨眼、撒嬌等逗趣反應。「日本研究發現,老人需寵物陪伴,但真的寵物,又有吃喝拉撒睡的麻煩,」林伯峰認為生活型機器人是未來趨勢,便將它買回台灣研究,並測試國內消費者反應。

不過,住進新光智智慧家體驗館的小海豹機器寵物至今叫好不叫座,原因是「一隻就要20萬的高單價,一般消費者不太會買單」。在新光保全工作將近14年的業務行銷經理黃鴻志說,一來相關技術成本還太高,二來也不確定市場的接受度。

高齡需求多等到生病後才受重視

去年底,新光保全其實也推出一隻迷你機器人試水溫。旅居國外或上班的子女只要用手機,就可遠端操控機器人移動、攝影、雙向對話,掌握長輩在家狀況。未來,機器人甚至還能偵測環境中的一氧化碳濃度,給予警示。

產品推出至今,第一批量產已將近售完,但速度比預期慢了一些。

黃鴻志說,老人家多會認為與其花錢買機器人,不如孩子常回家陪伴。至於原本主力訴求的子女,則覺得爸媽還很健康,沒有看顧需要。產品開賣後發現,反而很多人把它買回家看小孩或寵物。後來行銷團隊便將產品訴求的對象擴大,在原本的廣告中加入與小孩、寵物互動的片段。

「高齡產品的需求不像一般產品容易被看見,使用者或子女通常都等到生病或跌倒了,才會意識到長輩可能有這些需要,」黃鴻志指出,新光保全引進的一些高齡防護產品如床邊的扶手、穿戴式安全設備,希望能拓展不一樣的商機。

找到獲利模式不容易

有些則是看到銀髮族的潛在需求,也知道怎麼生出服務,但不容易找到「獲利模式」。

多扶接送事業創辦人許佐夫7年前,因93歲的外婆突然發生意外,需靠人接送。但因申請使用復康巴士的資格要等待半年,他一氣之下成立台灣第一家專業輪椅接送服務公司,接送行動不便的老人、身障者就醫。

但多扶至今也還背負虧錢的營運壓力。因身障、失能者使用復康巴士有政府補助,民眾花很少的錢、甚至免費就可使用。許佐夫的創業,雖標榜服務比復康巴士還完善、設備更安全,但要把「福利」變成「加值的服務」,還是很挑戰民眾既有觀念。

創業初期,訂價一趟500元,多數人仍覺得貴,寧願排隊等復康巴士。長期下來,獲利根本無法負擔營運成本。「前幾年常常被認為是詐騙集團,」許佐夫說,不少人一開始很有耐心聽多扶人員解說,但一聽到要收費且價格不低,立刻變臉。

員工自己也很難跳脫社會福利的觀念。就有些人到多扶幾個月後,私下向他表明不適應。原來,不少員工過去是社福團體出身,習慣無償服務長輩或身障者。每次接送後要跟長輩或身障者收錢,就覺得很彆扭,最後決定離開。

連台灣第一家專門販售高齡產品的「樂齡網」也是經營了8、9年單店才開始獲利。

9年前,張慶光發現80多歲的父親常找不到地方買東西。不僅百貨公司沒有專櫃,連要找雙糖尿病族群適合穿的鞋子也很難。「大家好像把這個族群當空氣,沒人為他們的需求設想,」當時張慶光剛好念EMBA,便找同學一起創業。

張慶光說,高齡者資訊接受慢、對新產品態度較保守,市場成熟速度一定比年輕人的產品慢。且樂齡網賣的多是讓生活更方便的產品,不是醫療用品,連經常接觸老人的醫護人員,也不知道有這些設計。這幾年透過各種社區活動、演講做宣傳,樂齡網才慢慢累積知名度。

所有產業、服務都應是「高齡產業」

「高齡產業是黎明產業,過去幾年是黑暗期,但之後太陽就會慢慢出來,」對高齡的發展,張慶光感到樂觀。他觀察日本高齡產業趨勢後發現,愈來愈多領域投入高齡產業後,市場就會突然快速成長。

也因此,真正成熟的銀髮產業是社會各領域的產業都能因應高齡者的需求。

但在這之前,投入產業的人勢必得要不斷摸索、嘗試、修正。

1避免與社會福利競爭

其實4年前,多扶逐漸在一些客戶的回饋中找到獲利契機:發展「無障礙旅遊」。因不少客戶看多扶服務貼心,提出接送旅遊的要求,想不到意外受歡迎,甚至開始接到國外觀光客的生意。「同一批客戶,會覺得醫療接送很貴,但無障礙旅遊接送費用萬元起跳,大家就很願意花,」許佐夫分析,「旅遊」不在政府補助範圍,市場上也很少有人願意提供類似服務,民眾反而就願意花錢在上面。

現在多扶醫療接送跟旅遊的服務比例達到6.5:3.5,預計等旅遊服務比重達到一半時,就可穩定獲利。

2不能只從供給端來想服務

「我做老人服務20多年,來找我聊創業的,好像很少聽到誰很成功的。」談到高齡創業,從事老人服務20多年、弘道老人福利基金會執行長林依瑩無奈地搖搖頭說,不少年輕人有資訊技術、有創意,但只有從供給端發想,沒有掌握到長輩真正的需求。

曾有人向林依瑩建議要發展「長輩關心服務」,服務員定期用視訊陪長輩聊天,再把狀況回報給子女。但林依瑩一聽就知道市場接受度不高,「戰後嬰兒潮的老人家很聰明,不像八、九十歲那一代容易向外人傾訴家務事,」一旦無法深談,很難真正給長輩情感的支援。

林依瑩建議,對高齡產業有興趣的人,應該親自參與老人相關服務一段時間,深入了解老人家的需要。「談高齡者的需求必須分析得更細緻,」龍吟華人市場研發論壇中心2013年針對高齡先驅消費者的研究也發現,不同世代的老人特質大不同,例如嬰兒潮後期的世代(現在40~60歲)的老人家自主性就較高,不喜歡倚靠子女,比較期望能自立生活的服務。

3政策要鼓勵在對的地方

林依瑩說,目前政府對高齡產業的補助不夠有彈性。林依瑩發現不少年輕人有創新的活力,希望進入社區提供長輩多元的服務,但政府目前許多社區發展、高齡健康促進的計劃都只能由社福團體承辦,但不可能要所有人為此創辦一個社福團體。「民間不是只有大財團,還有庶民經濟,」政府應透過適當的規範機制防堵壟斷,而非期待既有社福團體、社區組織承擔創新服務的角色。

雲林縣老人保護協會理事長林金立也從公平正義角度提醒,長輩必要的醫療、照顧,不該完全交由市場提供,以免出現道德危機,變成失能愈多產業愈賺錢。但若是能促進老人健康、增能的,就應該由政府訂出清楚的目標、標準後,鼓勵企業加入刺激競爭、創新。

4不要避談老,勇於說出自己的需求

「老人家不要小看自己的意見,」銀享全球創辦人楊寧茵說,好的設計一定要高齡者與年輕人共同合作。她舉例,美國設計公司IDEO先前設計了一副電子老花眼鏡,可自動調整視線焦距。為了體貼老人,許多年輕設計師將外觀設計得時髦,還縮小電池體積,減輕眼鏡重量。結果高齡91歲的設計師芭芭拉一看就問:「老人家手會顫抖,怎麼可能操作這麼精巧的電池?」這樣簡單的一句話,阻止了一場研發災難。

林依瑩也呼籲,銀髮族要勇於表達自己的需求,因為一直屈就自己,年輕人就更難看見老人真正的需要。

5整個社會都應發揮更多想像力

龍吟華人市場研發論壇中心營運總監李竺姮指出,過去對高齡需求的想像多停留在失能、疾病照顧上,但事實上,八成以上老人都是健康的。只看到失能者,市場有限,也有政府補助,對企業來說一定很難獲利。

張慶光也認為,台灣社會還是把老跟「殘、病、窮」聯想在一起,導致老人家也不相信自己其實可以過有品質、活躍的生活。

「若把老了比喻成到海邊玩,最好的方法不是幫每個老人都找一名救生員。因為資源永遠不夠多,應該教老人家學會游泳,並為他們穿上救生衣,讓他們能悠遊徜徉在大海中,享受在陸地上看不到的樂趣,」張慶光說。

「高齡社會給我們最大的挑戰,其實是整體社會跟服務水準的提升,這是社會制度面、設計面全新的挑戰,」众社會企業創辦人林崇偉曾這樣說。

想要活躍老化,需要整個社會都一起跳出既有框架,用更多的想像力促成高齡革命。

什麼是糖尿病?

糖尿病是一種人體內胰島素供應不足或是身體細胞對於胰島素的利用能力降低而產生的一種代謝疾病,糖尿病最重要的特徵即為患者血糖高於正常人,糖尿病可細分為三種類型,一型糖尿病、二型糖尿病以及其他類型糖尿病,其...

什麼是老花?

顧名思義,老花就是老眼昏花,也就是眼睛老了,所以看東西霧霧花花的看不清楚。事實上,我們眼球結構在自然的狀態下,是用來看遠物,也就是看遠的地方相對較不需要使力;但看近的地方時,因為水晶體要聚焦,眼球就必...

看更多
激活新陳代謝的8種好食物 一個人住,幾坪房子最適合?要「住到老年」得考量這些因素 非經期出血(異常出血),連醫生都皺眉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迷思破解
膽固醇越低越好?這個數字更重要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