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旁能設精神康復之家嗎?慢性精神病友和你我無異

圖片來源 / 林后駿
瀏覽數3,659
2016/08/02 · 作者 / 李宜芸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大安區龍門國中旁的精神康復之家最近無端遭受居民反彈。要補起社會安全網的漏洞,民眾的刻板印象或許是第一步。

大安區龍門里里長黃娟家向台北市市長柯文哲陳情,龍門國中校門口旁設3家精神康復之家,里民不斷質疑,在隨機殺人事件頻頻發生下,這些病友將會危及學童安全。她指出,此處環境太過繁榮,不適合精神病友休養。

事實上,多數人擔心的犯罪,鮮少是精神疾病患者所為。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賴德仁強調,只要規律治療,慢性精神病友犯罪率不會比一般人高,甚至更低

前台灣精神醫學會理事長、高雄市立凱旋醫院顧問醫師周煌智在「精神障礙暴力犯罪之現況」文中提到,大部分病患經過穩定治療後,已經無攻擊性,他文中提到瑞典曾追蹤思覺失調症患者14年,發現男性患者犯罪率與一般人口一樣、女性患者則是兩倍;不過遠不如藥酒癮濫用、嚴重人格違常的犯罪率來得嚴重。

在隨機殺人事件後,許多民眾將責任歸咎於醫院,但解答並非把病人關到醫院、或是將病人趕到深山休養。黃敏偉說,要讓精神病患勇敢走出社會,成為社會一份子,社會需要提供一個友善的環境。

賴德仁說,穩定治療的精神疾病病友其實跟你我無異如龍門里的「康復之家」是社區精神復健的一環,在其中復健的病友,多半是在精神醫療體系治療穩定後再轉到康復之家,讓病友白天出去工作、上課,晚上可回到康復之家與同儕互動,也有專業人員協助。病友慢慢回歸社會,與民眾互動,不只對社會有幫助,也能夠維持病友的身心功能。

《康健》實際到社區復健機構接觸病友也發現,許多我們身旁常常使用的金紙、琉璃吊飾、紙袋等,都是由病友專注且細膩的手工所生產。嘉義縣精神康扶之友協會總幹事陳素綢說,看起來索然無味的工作成為精障朋友的復健訓練,「目的都是希望他們有一天可以回到社區甚至職場。」

甚至,台中榮民總醫院嘉義分院還成立了「嘉義Q聯盟足夢隊」,一支由嘉義地區精障朋友組成的足球隊,隊員組成是精神病友與醫師、治療師等,連續3年,他們代表台灣參加香港舉辦的兩岸三地精障足球賽「中華復康盃」,今年更一舉踢進決賽,拿下亞軍。

社區精神復健資源極度不足

不過,要讓精障病友返家,重返社會,離開醫院後的社區支援體系相當重要。

歐美各國在1970年代開始反省以往將精神病患關起來的做法,並提倡讓精神障礙患者離開機構、回歸家庭與社區,稱作「去機構化」。然而「去機構化」需要很多配套措施,包括精神疾病去污名化,如近年精神分裂症被正名為思覺失調症,另外社區的治療與復健變得很重要,」台北市立聯合醫院松德院區社區精神科主任邱智強指出。

不過,台灣的社區資源極度不足。以嘉義縣市為例,目前列管的精神障礙患者約5000人,病況屬於中重度、功能較差的病友。

而在嘉義縣、嘉義市,社區復健中心只有一家社區復健中心,共28個服務案量。除了健保給付方式、額外的評鑑讓醫院不願意設立社區復健中心外,還要另找非醫院的場地,找尋地點時可能碰上居民抗議。

而在社政資源,嘉義縣市由嘉義縣康扶之友協會提供資源,在各處設置日間型機構、復健資源等,然而每處服務量相加,21個工作人員、總計一天服務也才100人左右。

社區還有哪些資源?帶你一同認識:



讓你我都成為社會安全網的一部分


建構社會安全網,是每個人的責任。西方國家已漸形成意識,如美國開始提倡除了學會CPR外,也要推動eCPR(emotional CPR,情緒急救),澳洲也在推動MHFA(Mental Health First Aid) ,幫助面臨情緒激動、不穩定的民眾度過難關。步驟如下:

C=Connecting:好的互動關係,從眼神、態度、語調上和緩,讓一個人覺得溫暖。

P=Empowering:塑造一個同理情境讓他知道自己被關心,也許當下情緒上只是有些不安全感,讓他卸下心防。

R=Revitalizing:給予適當建議,詢問有無需要幫忙,或者說「我希望找誰跟你談、我一起帶你去哪裡好不好?」

陽明大學科技與社會研究所助理教授陳嘉新曾為文表示,單靠國家是補不起社會安全網的漏洞。不管是大安區龍門里居民,或者是一般的民眾,在面對身心障礙朋友,又或是世界上各式各樣的人們,甚至是自己,我們都應該用更同理、包容的心來互相扶持,讓每個可能被漏接的人們,都可以被溫暖地支撐。

看更多
快速配鏡取件,眼鏡行沒說的祕密是…… 在外趴趴走如何喝到健康咖啡? 女星零贅肉 教練揭關鍵是健身前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食物
香菜是重金屬解毒劑 譚敦慈:打成汁要小心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