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愛上我的另一半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66,060
2016/07/12 · 作者 / 珍妮絲‧卡普蘭 · 出處 / 平安文化有限公司
放大字體
感激去積極追求婚姻的光明面,使我們的「快樂腦」同步運作;感謝學會對我善良又英俊的丈夫說謝謝、非常感激多年的婚姻越來越好…入選時代雜誌、邁阿密前鋒報今夏必讀書單《感恩日記》書摘試閱:
開始策劃過感恩生活後,我決定有必要正視的第一件事是我的婚姻。

理論上,我知道我可以在家找到許多感激的理由。我的丈夫聰明又英俊瀟灑,還會幫忙做家事。我們有兩個很棒的兒子柴克與麥特,以及康州郊區一棟漂亮的房子。我們的身體都很健康,彼此相親相愛。我們一起談天說笑、登山健行、欣賞海邊的夕陽。這樣的生活足以成為Hallmark頻道的模範家庭。

但我同時也有繁瑣的日常生活,這些瑣事使我很難保持客觀。心理學家稱之為慣性。我們會習慣於某個東西──丈夫也好,房子、或閃亮的新車也好──一段時日後就忘了它最初的特殊感。腦部掃描影像顯示,我們對一個看了十次的東西,與第一次看它時的反應有極大的差異。

法國小說家普魯斯特有一句名言,說真正的發現之旅「不在於找到新的風景,而是要有發現新風景的眼光」。我明白,以新的眼光重新看這個和我睡同一張床、一同說笑、一起查帳的男人的時候到了。

我的第一個想法是,未來幾天在日記上書寫我的婚姻,每天晚上至少寫一件感激丈夫的理由。
但假如希望能實際影響我們的關係,我必須除了寫日記之外,還要在口頭上表達我的感激。我曾做過一項調查,並在《Today》電視節目上討論這項調查結果:在接受調查的已婚男性中,有極高比例(百分之七十七)宣稱,假如他們的妻子能對他們表達愛與情意,他們會非常感激。這點足以擊敗其他的表現,包括做飯、策劃度假,或整理家務。我的烤雞技術就勝過我對丈夫表達感激。但不是只有我這樣,受訪的婦女中常對丈夫說「謝謝」的比例不到一半。

道謝是一般禮貌,但對於我們最親愛的人,它卻不那麼普及。在這項調查中,還有許多人做了有趣的回覆。大約百分之九十七回收的問卷表示,他們會對高級餐廳的服務生道謝;有百分之五十八受訪者表示,他們會對機場安檢人員說謝謝。但是提到配偶,比例就急速下降了。我還記得,對按理說是她們最親密的那個人表達感激之情的婦女,還不及一半(只有百分之四十八)。

這種現象聽起來似乎有點反常,但我明白它的道理。假如一名服務生送上麵包籃,而且清楚記住誰點培根加量的起司堡,我們通常會感到滿意並且願意道謝。但我們對另一半的期待很高,送上培根只是一個起點,我們還期待我們的配偶是我們推心置腹的摯友、激情的戀人、週末的玩伴、分工合作的家長、愉快的晚餐約會對象、慢跑的夥伴、不斷為我們打氣的人、專業顧問,以及旅行的同伴。對了,我有提到心靈伴侶嗎?我們不能漏掉心靈伴侶。


因此,當你的另一半做了什麼而你感激他時,你的心中其實是在為他「沒有」做什麼而犯嘀咕。也許他仍然是你推心置腹的摯友,但激情的戀人早已不知去向,你難免有點……氣憤。或者,他是個盡責的家長,但你忍不住會計較同一條街上的其他家長,似乎收入都比他高。

著名的性與婚姻諮商專家,《圍城內的歡愛》(Mating Captivity)作者艾絲特‧佩雷爾(Esther Perel)提出一個尖銳的問題:「我們可以希求我們已擁有的東西嗎?這是個價值百萬的問題。」她為我們對配偶提出許多矛盾的要求而憂心忡忡──我們一手要安全與舒適,另一手要冒險與刺激。我們期待一個人去完成全村人合力才能完成的事。她認為我們都常說:「給我舒適,給我刺激;給我新鮮感,給我熟悉感;給我期待,給我驚喜。」

但最關鍵的還是那一句「給我」。婚姻賦予我們資格,一旦結婚,我們似乎就不應該不快樂或孤單,或為基本的生存危機而飽受煎熬。當我們(免不了)覺得我們沒有站在世界的最高點時,這顯然(顯然!)是我們另一半的錯。

當你期待擁有一切時,你就很難對任何事心存感激,因此我決定從現在起拋開不可能的期待,不再去幻想假如有個布萊德‧彼特(William Bradley Pitt)與比爾‧蓋茲(Bill Gates)的綜合體的丈夫該有多好,改而感激我的丈夫總是不忘在門外就脫下他沾滿泥巴的靴子。


良好的心念很容易隨風飄逝,因此我寫下我的計畫。這一整個月,我至少要每天兩次,每次找出一個理由感激我嫁的這個男人。我不能虛偽或假裝,要切切實實拋開任何牢騷──以及一天到晚為他的健康而提出的許多聰明建言──去欣賞他真實的一面。我不要讓丈夫的許多美德成為我們的人生背景,我要看看我把它們放在舞台中央後會有什麼情況發生。

第二天一早六點,我醒來後張開一隻眼睛,發現我的丈夫在臥室另一邊,正在更衣準備上班。他是個醫生,有看不完的門診。假如是另一天早晨,我也許會不悅地問他為什麼要這麼早出門,或索性閉上眼睛再多睡個幾分鐘。但相反的,我看著他穿上瘦長的灰色西裝褲、燙得筆挺的白襯衫,打上藍色的絲質領帶。

「你今天好帥,」我說,聲音沙啞,「一醒來就看見屋裡有個帥哥真好。」

他詫異地回頭望著我,然後含笑過來親我。「妳還沒戴隱形眼鏡呢,什麼也看不見。」他取笑說。

「模模糊糊看覺得更帥。」我說,伸出雙手摟著他。

整場對話不超過三十秒,榮恩出門時恐怕早已忘了,但它卻給了我一天好精神。付出感激和得到感激的效果一樣好。

每對夫妻都有各自分擔的工作,第二天,我沒有特別針對任何事,但開始感謝榮恩平常所做的事──平衡開支、修理會漏的水龍頭,以及參加深夜派對後將我們安全送回家。

「謝謝你在雪地裡開車。」車子開進車庫後我說。

「一直都是我開車。」他詫異地說。

「所以我才感激你,尤其是天那麼黑,我們都很累了。我知道我很幸運,有你幫我開車。」

我們沒有繼續談下去,但榮恩似乎領會到我們之間的關係正在改變。第二天晚上,他謝謝我做晚飯──做飯通常是我的工作。我聳聳肩表示沒什麼(用冷凍義大利方餃煮出一餐飯有什麼好邀功的?),但他這句話還是讓我感到愉快。無論我們做什麼,能被認可都是一件快樂的事。

展開感恩計畫的頭幾天,我有意識地減少批評、多感激我的丈夫。一個星期過去後又一個星期,那種美好的感覺源源不絕湧現,感謝我的丈夫使我對一般情況也產生更正面的感覺。這是怎麼回事?我打電話給布蘭特‧艾特金森博士(Dr. Brent Atkinson),他是北伊利諾大學的榮譽教授,婚姻暨家庭治療專家。他也是伊利諾州日內瓦的夫妻門診暨研究中心(Couples Clinic and Research Institute)院長。他認為有顛撲不破的腦神經學證據顯示,大腦的神經迴路會為建立更強烈的連結感而做準備。他發明一種新方法,讓尋求協助的夫妻重組自動反應,結果真的改變大腦結構。我問他,我的感恩行為是否也能影響我的神經迴路?他斬釘截鐵地回答「是」。
 
你是否總覺得諸事不順,全世界都與你為敵?其實心隨念轉,只要用感恩的眼光看待每一天,你會發現,原來自己離快樂真的很近!
 
本文節錄自《感恩日記》,由平安叢書出版。
什麼是聲音沙啞?

聲帶發炎腫脹或出現腫塊,就會阻礙聲帶靠在一起,使聲音聽起來低沉、粗糙。聲音沙啞有可能是因為發聲不當造成,也可能有重大疾病的徵兆,不容輕忽。

看更多
3原則挑對超商好食材 增肌減脂事半功倍 早期大腸癌的症狀就是「沒有症狀」! 健身網紅:告別泡芙身材 體脂率從30%降到17%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癢、異味,輕微陰道炎黴菌感染可自理 7招自我照護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