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塵爆專題/翁立窈:用愛支撐,疤痕才會變成榮耀的痕跡

圖片來源 / 馬景平
瀏覽數1,249
2016/07/01 · 作者 / 李佳欣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12期
放大字體
那一晚,陽光基金會物理治療師督導翁立窈在看到八仙新聞的剎那,心想:「完蛋了。」翁立窈曾在台北馬偕紀念醫院燙傷中心服務6年多,就像自動導航程式般,翁立窈腦中不斷跑出許多疑問:那麼多人要送多少家醫院?每家教學醫院病房也有限,該怎麼收這麼大量的病人?

她深知傷友復健路的辛苦,除了忍受傷口帶來無比的痛,為避免疤痕孿縮導致的身體活動受限,出院後需持續復建約1~3年,即便如此努力,最終還是有些傷勢嚴重者留下無可避免的身體變形;此外,疤痕的印記也會跟著一輩子,這些都可能影響後續回歸學校及職場。她心裡曾冒出:「是不是不要救好了?」甚至認為過世也是一種解脫,因為「活下來太辛苦了,」翁立窈沉重地說出多數人當下不願說的話。

但她同時也知道燒燙傷患者急性期的復健相當重要,比如急性期的擺位、關節活動,早期介入能事半功倍,若沒有接受復建活動,病患出院後的復健路會更加艱辛,「在急性期,治療師不趕快進去,會太晚。」雖然早已離開第一線現場,但她仍心急地在個人網誌記錄過去治療燒傷病人的注意事項,「我知道醫護人員看不到,但家屬可能看得到。」當時一位學長正巧要辦講座談治療師對燒燙傷知能的增進,她趕緊整理過去7年的經驗與現場治療師分享。

最初在病房,就要與整形外科醫師、加護病房合作,做一些簡單的擺位,降低水腫。比如讓傷友腳掌往上勾,未來才不致變成垂足;要把雙手、雙腳擺成大字型;也要開始做一些關節的活動等。甚至在患者醒來後與他對話,讓他不要怕。

她坦言,最怕就是在急性期,醫護人員忙著急救,因忽略而耽誤了這群孩子的復健。

後來,因為陽光基金會需要立刻擴充能量,成立許多復健中心,基金會邀請翁立窈擔任督導,她馬上答應。「我將經驗傳給5個人,如果每位治療師有10位傷友,一次就能幫助50位傷友。」

為傷友復健的過程,她發現這群年輕人很不一樣,不只有活力,也會互相打氣。「他們碰到災難,如果大家用愛心去扶持,他們看待生命也會有不一樣的眼光,災難就變成他們生命中珍貴的禮物。」

「這些孩子身上有一些疤痕,有些人會有異樣的眼光,也有些酸民會說:他們活該。但如果傷友獲得了正向的力量,他們就會更有自信走出,或許未來大眾對於身上有顏損的眼光,不再是歧視,我覺得這是榮耀的痕跡,如果我們能夠支撐這些年輕人,那以後台灣社會會被他們托住。」

從八仙塵爆學到的事

舒靜嫻:成立燒傷專責醫院,落實急性期復健

1. 在八仙塵爆後,衛福部健保署推動燒傷的急性後期照護計劃(Burned Post-Acute Care,BPAC),仿效腦中風的急性後期照護,希望提供燒傷傷友社區化的整合照護與復健,協助傷友回歸社會。

截至2016年2月底共有81家醫院申請通過,但真正使用BPAC卻只有少數20多位。「原因在於很多醫院沒有燒傷照護的經驗,」舒靜嫻指出,雖然醫院要升格醫學中心必須具備燒燙傷中心,但因為社會進步,燒燙患人數減少,燒傷中心未必有病人,病房挪用到其他科是常見的事。

「但在此情況下,就造成了醫護人員專業無法養成,更不用說復健,」她進一步說,因為現在運送病患不是問題、第一線醫院都有能力急救,建議未來發展燒傷專責醫院,急救後可以送到專責醫院。

醫院不會因為只有少數患者無法維繫,也讓願意投入燒傷治療的年輕醫師有地方發展、經驗能傳承。

2.過去燒燙傷團隊未必有復健專業在其中,因此事件發生時,醫護會以維持生命跡象為第一優先,然而燒傷急性期復健的介入非常重要,若急性期沒有介入,傷友後續復健的路程會更辛苦。

約翰霍普金斯燒傷專家來台交流時,對台灣醫療相當驚豔,「唯一的建言就是急性期復健,約翰霍普金斯醫院在傷後3天內就介入。」

八仙塵爆系列專題報導

什麼是疤痕?

從打針、穿耳洞,到摔跤、車禍、剖腹生產、各種外科手術,造成傷口的原因有很多。一般來說,如果傷口僅止於表皮,通常不會留下明顯的疤,甚至完全沒有疤,如果傷到更深的真皮層、皮下組織,就有可能形成疤痕。疤痕若...

看更多
資深牙醫的良心告白:能做假牙就不要植牙! 醫生,我牙齒好痛…3種措施緊急止痛 親愛的,你吃太多蛋白質了!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骨鬆8成是女性尤其停經後 這8種人更要存骨本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