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水產品重金屬污染世界第一

圖片來源 / 呂恩賜攝
瀏覽數11,603
2002/02/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39期
放大字體
我國即將面對加入WTO的衝擊,政府信心滿滿,宣稱台灣養殖業有世界水準。但令人不安的是,從許多標示為「密件」的研究報告中,早已發現,台灣養殖業的重金屬污染嚴重,甚至破世界紀錄,某些地方牡蠣銅含量,是加拿大限量的9.3倍、澳洲的31.2倍。為什麼會這樣?誰該為這些負責?台灣人民要如何才能吃到安全的海鮮?

從台北開車走北二高只需一個半小時,就能到達新竹香山海岸。冬天難得的朗朗晴日,射得人眼睛有點睜不開,而空氣中隱隱混著魚腥味,空曠的街道上行人不多,有股迥異於台北的緩慢節奏。

正午退潮後,大片的蚵田浮出水面,在陽光下閃耀。不需遠眺,就可以看到香山工業區的煙囪直入雲霄,其實在更遠一點,還有聞名國際的科學園區。這個沈靜的漁村,有一項紀錄搶下世界第一,但這項第一讓人憂心忡忡。一份被當做「密件」的農委會「漁業公害防治與調查報告」,發現新竹香山地區牡蠣重金屬濃度是世界第一。

在這個計劃中,台灣大學海洋研究所教授林曉武偵測到,新竹香山地區牡蠣綠化已經是普遍現象,甚至在民國89年還測到銅濃度936ppm、鋅濃度1025ppm,冬季的平均值是銅458±143ppm,鋅455±57.8ppm(濕重)。

這樣的數字代表什麼意義?台灣和大多數的國家都未訂水產品銅、鋅殘留的標準,「因為他們水產品不會污染那麼嚴重,不是他們國家的issue(議題),」台北醫學大學公共衛生研究所所長韓柏檉無奈地回答,勉強找到加拿大、澳洲的標準,加拿大水產品銅含量的限值是100、澳洲是30ppm,台灣新竹香山牡蠣中銅含量是加拿大限量的9.3倍、澳洲的31.2倍。

林曉武急切地說:「這真的是世界第一,」中山大學海洋資源系教授陳孟仙在一篇文章中,也用「世界紀錄超高銅濃度」形容。

銅會造成肝、腎損害

銅雖然是人體必須營養素,攝取大量的銅仍然會造成肝、腎的損害,甚至死亡。

美國「毒性物質及疾病登記署(AgencyforToxicSubstancesandDiseaseRegistry,ATSDR)」曾編撰的「毒性物質檔案(ToxicologicalProfile)」,文中直陳:「若你喝下含有比一般正常銅濃度還高的水,你會嘔吐、頭痛、胃痙攣以及噁心。特意攝取大量的銅會造成肝、腎的損害,甚至死亡。年紀很小的孩子對銅很敏感,經食物和水長期的暴露高濃度的銅,會造成肝臟損害以及死亡。」

美國環保署為保護人體,規定「飲水中銅含量不得超過1.3ppm」,就算我國也規定了飲用水中銅含量不得超過1.0ppm,但香山的牡蠣在民國89年1月平均含量是458ppm,最高曾測到936ppm的高值。

在民國88年的調查報告中,林曉武表示,「新竹海域養殖牡蠣重金屬污染持續惡化中,且污染紀錄已超過以往紀錄,且牡蠣異色現象亦普遍發現」。到了民國89年,在林曉武呈出的報告中用特大的黑字加底線強調:「新竹香山海域需要立即進行全面或局部的休漁,且必須尋出其污染源,避免產生嚴重漁業與健康問題」。更令人憂心的是,除了在牡蠣體內測出銅鋅之外,新竹香山海域沿岸水質還測出鎘。

鎘最有名的污染案例就是日本富山縣的「痛痛病」。富山縣神通川附近的居民,因為吃了被鎘廢水污染的河水和鎘米,在12年後才出現全身痠痛、骨質軟化的現象。住在香山的居民多半以養殖牡蠣為生,他們並未覺察牡蠣受污染的嚴重性。一位當地正在挖牡蠣當自家晚餐的婦人,面對一盆明顯變綠的牡蠣說,「這樣尚『青』(台語,新鮮)呀。」


 

「不是我們的事」

針對這個嚴重的食品污染,相關的三個單位衛生署食品衛生處、漁業署、環保署水質保護處曾經開過會,討論是否要向民眾宣布或是廢漁等。但由於銅、鋅是人體必須營養素,雖然過量的銅雖會有健康上的危害,但會中認為未有確切證據證明,衛生署食品衛生處就此解套。「反正不是食品衛生的事就對了,」食品衛生處處長陳樹功事後表示。

漁業署則找到世界衛生及農糧組織(WHO/FAO)所訂定的人體每日容許攝取量(ADI,AcceptableDailyInstake)銅是0.5mg/kg、鋅是1mg/kg,換算成男性70公斤、女性50公斤,則每人每天可以吃銅25∼35mg、鋅50∼70mg,若用國人平均貝類攝取量28克來計算,就算吃下這個世界紀錄的牡蠣,也才20mg,還在可容許範圍內,若要超過35mg,則要吃到53克左右的牡蠣,漁業署以此數據來淡化此事可能的危害。

一般而言,一盤蚵仔煎的牡蠣約20克,「誰會每天都吃2、3盤蚵仔煎?」漁業署養殖科科長陳君如表示,所以漁業署沒有處理。這趟數學乘除聽起來很複雜、很科學,但數字背後另有玄機。因為國人的飲食來源非常複雜,不只有漁產品會吃進銅,飲用水、蔬果、其他食物,甚至呼吸都有可能,還未經過全面徹查,會吃進去多少銅,誰也不敢說。就算漁業署脫身無責,至少牡蠣含高濃度的銅、鋅,充分顯示該養殖區遭受污染。

但環保署水保處處長鄭顯榮以「行程已滿、沒有時間」為由,拒絕接受採訪,而另一位不願具名的技正堅稱「不知道這份報告」,而且他們「忙得不得了」,但要記者等一下,他去翻新通過的海污法,第九條規定「必要時,目的主管機關並得限制海域的使用,」他說,如果真的那麼嚴重,漁業署絕對有權可以限制該海域使用,不必等到環保署開刀。

面對三個單位互踢皮球,林曉武教授不願表示意見,只說:「非常痛苦。」

牡蠣也測出砷

除了新竹香山,彰化鹿港的牡蠣銅、鋅污染也很嚴重。

另一份也標示為「密件」的「重金屬影響水產生物之品質調查」,台灣大學漁業生物試驗所教授陳弘成發現,一到冬天,鹿港的牡蠣色變也非常明顯,民國89年曾經測到銅477ppm、鋅也測到2139ppm,同時也測到輕微的汞污染。

陳弘成在報告中直陳,「對於彰化鹿港地區的地下電鍍等工廠的廢水排放,有關單位應儘早實施嚴格的管制」。更令人憂心的是,就算牡蠣含銅鋅,對健康的危害未有定論,但牡蠣也測出含砷。在「海產品重金屬污染與潛在健康風險評估之相關研究」中,計劃主持人韓柏檉從嘉義布袋、台南安平、台南七股、屏東大鵬採樣的牡蠣所測得的砷(11.8ppm,乾重),是澳洲生蠔的5∼7倍。砷的毒害就非常明確。砷古稱砒霜,民國55年台南學甲發生「烏腳病」事件,當地居民初期四肢血液循環不良,漸漸壞死,嚴重時甚至要切除四肢,後來流行病學研究發現,與他們飲用的地下水含砷有關。

砷的代價到現在我們都還在償。根據「台灣地區各社區居民的疾病死亡及其意義」中,作者高雄醫學院公共衛生學研究所教授葛應欽發現,烏腳病社區如台南學甲、北門,男、女性膀胱癌的死亡率比台灣一般地區多了11及19倍,腎臟癌的死亡比也高達7及9倍。

砷的危害還不只於此。環保署網站所登載「砷」的毒理資料提到,日本曾調查214個喝了受砷污染的牛奶的嬰兒,和他們的弟妹成長情形做比較,發現這群嬰兒智商較低、生長遲滯,近視、牙齒生長情形不佳、臉形不正常。

文蛤、吳郭魚、豆子魚也有重金屬

在韓柏檉這一份報告中也發現,含砷的不只是牡蠣,從台北超市購得的文蛤,所測出的砷含量(13.7ppm,乾重)也比牡蠣還高(11.8ppm,乾重)。文蛤除了測出砷,也曾測出有11ppm(乾重)的鉛,濃度高過所有海產。長期受鉛污染,容易造成貧血、腹痛、腎臟病變,孕婦鉛中毒容易流產、早產,及生下畸形兒,最可怕的是鉛會造成兒童智力障礙。固然貝類不會游動,容易累積重金屬,但吳郭魚、豆子魚一樣遭受其害。

在陳弘成的報告中,鹿耳門地區吳郭魚測出肌肉部份有0.286ppm的汞,雖然未超過衛生署所規定的0.5ppm的標準,但是在吳郭魚的腸子卻測到3.696ppm的高值。

魚殘留汞的問題全世界都很小心。例如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在2001年1月,就要孕婦小心,含汞的魚吃不得。因為愈來愈多的研究發現,汞會導致神經系統受損。如丹麥FaroeIsland的居民因為經常吃受到汞污染的魚,懷孕期間婦女汞過高,導致新生兒神經異常。

美國國家衛生院也估計,美國每年多達6萬名新生兒,因為在懷孕期間接觸到過量的汞,使得腦部和神經系統的發育受到影響。也有少數的研究證實,汞會導致心臟病,美國的《健康(Health)雜誌》報導。無奈的是,原本烏腳病社區嘉義布袋、義竹和台南北門、學甲所養殖的吳郭魚、豆子魚還有砷偏高,學者推論,可能因為當地抽取地下水做為養殖之用有關。

這些數據令人痛心,不禁要問這些高濃度的重金屬從哪裡來?陳弘成教授分析,「牡蠣體內重金屬以鰓及外套膜為最高,顯示其累積的來源主要由水中而來。」

台灣河川中的重金屬濃度也是世界第一。成功大學環境醫學研究所教授郭育良表列各國主要河川重金屬含量,發現台灣河川污染程度是世界前一、二名(見表1)。另外,台灣地區河川污染比例也從民國72年的26%,增加至88年的38.7%。

環境荷爾蒙的隱憂

國內的養殖環境重金屬污染令人焦慮,面對國際上最為關切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ersistentorganicpollutants,POPs),我們也沒有準備。

所謂的持久性有機污染物(POPs),在日本稱做「環境荷爾蒙」,顧名思義,就是指環境中有一些持久性的化學物質的作用,會產生類似人體內的荷爾蒙物質,干擾或抑制正常荷爾蒙的運作,最後影響生殖和發育。

聽起來很抽象,但這些危害包括女性的乳癌、子宮內膜異位、男性的攝護腺癌、睪丸癌、精子減少,甚至和孩童的智力發展異常都有關。持久性有機污染物非常微量就具有強烈的毒性,而且會透過空氣、水和食物鏈,跨越國界而來;持久性有機污染物包括大家熟悉的戴奧辛、多氯聯苯、DDT等。

所以聯合國在2001年5月在斯德哥爾摩締結國際公約,共同保護人類健康和環境,免受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危害。

海鮮中持久性有機污染物的情形如何?日本在2000年做出的數據可以做為我們的參考。日本學者Kikuo發表日本人戴奧辛每日的攝取量的研究,發現嗜吃海鮮的人戴奧辛的攝取量,比住在焚化爐附近居民還高,而且他們體內的戴奧辛80%來自海鮮,20%才來自其他食物。

在台灣,台大海洋研究所教授洪楚璋長期偵測台灣西部牡蠣養殖區牡蠣和蚵螺,發現由於三丁基錫(TBT)的污染,已使牡蠣產生性別變異現象,在88年11月的採集中,發現屏東、鹿港雌雄同體的牡蠣佔最多,高達80%。以牡蠣為食物的蚵螺則發現,新竹香山地區依採集季節不同,也有3成多到9成8的雌蚵螺長出陰莖。

相同的驚人事實同樣發生在10年前的日本。1990年,日本國立環境研究所堀口敏宏選定新瀉、神奈川等169地調查貝類生殖異常的現象,結果發現92.6%發現長出陰莖等生殖異常現象,面對這種生態系統的重大改變,堀口敏宏說:「誰也無法保證不會危及人類。」

事實上,民國89年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委託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凌永健在新竹地區購買市售的魚類,發現有47%的魚種檢出有機氯農藥殘留,就是要凸顯相關議題,無奈的是,最後卻淹沒在一片口水,和政治人物吃生魚片的比賽中。

由於消息經媒體發布,魚交易量銳減,據估計當時漁業損失達20億,耗費如此大的社會成本,事後我們學到什麼?「還是沒有監測、沒有標準,」有機氯魚事件男主角清華大學化學系教授凌永健氣憤地說。漁業署養殖科科長陳君如坦誠,POPs還不是常規的檢驗項目,因為「POPs的檢驗非常貴」。

衛生署食品衛生處今年終於多了一筆1000萬的預算,可以進行總膳食研究(totaldietstudy),了解國人不同年齡、不同性別族群從每日飲食中所吃進的有毒化學物質,但食品衛生處處長陳樹功表示,項目只包括「重金屬和少數農藥。」

全球漁產上餐桌

而且我們不得不面對的是,三通、進入WTO之後,各國的漁產品都會上我們的餐桌,我們用什麼管理?一位標準檢驗局不願具名的受訪者表示,生鮮食品都沒有檢驗,只有少數食品去疾病管制局驗驗霍亂而已。毒魚、毒牡蠣事件一週年後,我們心平氣和看問題,卻無法得到心安的答案。最無辜的是漁民和消費者。

加入WTO之後,世界級大船可以在捕魚之後,自己在船上檢測,標示重金屬、POPs的含量合格,並用自己的品牌保證,然後直接進口台灣,到時候台灣漁民何去何從?更嚴重的是,漁民往往拿自家的漁獲當主食,吃的量是一般人的5倍以上。「又不是他們污染的,卻要他們承擔後果,」韓柏檉所長說。消費者也很無辜,我們要的不過是一條安全衛生的魚,為什麼那麼難?

什麼是乳癌?

乳癌是由乳房乳腺管細胞,或是腺泡細胞經由不正常分裂或繁殖而形成的惡性腫瘤。乳房含有豐富血管、淋巴管、淋巴結等,因此乳癌細胞容易擴散到其他器官,因此不僅僅只是乳房的病變,其他遠處器官也可能受到影響,危害...

什麼是攝護腺癌?

攝護腺癌又可稱為前列腺癌攝護腺癌是一種發生在攝護腺上的惡性腫瘤,患者為男性。好發年齡在60到80歲之間,四十五歲以前的攝護腺癌患者非常少見,攝護腺癌生長速度相較其他癌症而言較為緩慢。 

什麼是腎臟癌?

腎臟位於後腹腔深部,如果發生腫瘤不容易發現,又因為腎臟是人體淨水廠,每分鐘有近1200CC血液流經腎臟,血流豐富,使得腎癌細胞特別容易經由血液轉移到肺、肝、骨、腦等重要器官,容易復發且存活率低。 

什麼是頭痛?

頭痛是各種疾病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不一定只有腦部疾病能造成頭痛(如:急性青光眼也會使患者頭痛),因此需要合併其他症狀做為醫師診斷參考的依據,如以才能達到正確治療的效果。

什麼是膀胱癌?

膀胱是負責儲存尿液的器官,腎臟過濾人體的廢物並產生尿液後,會經由輸尿管流至膀胱。尿液在膀胱貯存達到特定的量之後,會讓人產生想要排尿的感覺,膀胱壁肌肉就會收縮擠出尿液,經由尿道排出體外。膀胱也是一個容易...

什麼是貧血?

貧血是指沒有足夠的紅血球攜帶足夠的氧氣,進入身體各處,可能會讓你感到疲倦和虛弱。貧血的種類複雜,成因多元,大致可以分為三個面向:其一是紅血球本身出了狀況,造成紅血球形狀有問題或是血紅素無法有效攜帶氧氣...

看更多
你的痣帶財?還是帶癌? 你是哪一種頭痛? 痛到走不了路,私密處長的不是痘痘?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飲食新知
進口酪梨驗出致癌重金屬超標》吃到鎘污染食物怎麼辦?專家這麼說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