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蘇偉:孩子,別拿「做自己」當藉口

圖片來源 / 鄭佳玲繪
瀏覽數8,434
2016/02/01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07期
放大字體
面對自己的未來,別太在乎父母的期待與社會的評價,你的人生最終要由自己承擔,何妨冷靜想想,父母的期待和自己真的有這麼大差異?
散步途經朋友家門口,想順道看看他們夫妻,竟聽到大聲爭吵!

「我們好意跟你溝通,你這什麼態度?」

「算了,說什麼你們也不懂,可不可以別再煩我?」

「要我們別管!你自認長大了?社會比你想得複雜,你以為在社會立足很容易!」

「你們愛我、關心我,我都知道,但你們永遠不知道我在想什麼。」

原本我想馬上離開,後來決定再多站一下,親子爭吵可能一方會甩門而出,或許我可以幫點忙。

朋友的孩子彥儒並未甩門,而是輕輕把門推開,看到我有些驚訝。我把食指放在嘴唇前,作勢要他別出聲,跟著他走進電梯。孩子有些手足無措,出了大樓,外面開始飄雨。我猜孩子只是想離開家裡不愉快的氣氛,可能一時沒想到能去哪裡。

「我正想去喝杯咖啡,願意陪我坐坐嗎?」彥儒不置可否,我順勢拍他的背往速食店方向走,一路上沒有對話。

點完飲料,坐下來看著彥儒情緒糾結起伏,男孩子的成長過程不知會遭遇多少衝擊、內外紛擾,再多關心都無益於解決內在的徬徨和不安。

選擇自己的未來錯了嗎?

剛開始彥儒有些不自在,發現我無意與他交談,他就慢慢沉澱自己的情緒,彼此沉默了好一陣子。

「我請爸媽放手,讓我自己思考、選擇,我有錯嗎?」彥儒的淚水大滴滾落,我沒有馬上接話。他醞釀許久才理出頭緒,聽了太多「大人」的話,他需要聽聽自己的聲音。

國中時彥儒很想有好成績,卻拚不出好表現,他懷疑自己不夠聰明、不夠好,「我只有這點能耐嗎?我不甘心!我這麼努力,為什麼……」彥儒忍不住哭起來:「我是魯蛇(loser)、失敗者、沒有用的人。」

看著彥儒,我清楚他渴望成為溫拿(winner)、明日之星⋯⋯大部分人在成長過程都與這些名詞無緣,如果我們接受平凡,就不會掙扎、痛苦;但彥儒一直備受祖父母與父母的期待。小學時期無論學業成績、音樂比賽、才藝競賽、模範生選拔,他一直都是贏家。但彥儒的父母為他選擇貴族中學,並透過關係將他編入特別班,即使班上有能力和才華的同學,多得讓他根本沒機會出線,他仍盡最大本分努力,希望升高中職的學測表現亮眼,但他失手了。其實學測成績和他平常的表現相近,只是父母對他過度期待,國中階段他信誓旦旦會上第一志願,成績出來離第一志願僅差10幾分,被分發到第三志願。

「我不想直升,不想留在已苦戰3年的學校,我要換個環境、到沒有人認識我的地方,重新建立榮耀。」

這是彥儒和爸媽的衝突起點,爸媽覺得私立中學環境很好,有什麼理由不直升?彥儒堅持選擇公立高中,他有信心在未來3年取回他的榮耀。

人生境遇其實無法掌握

誰知他就讀的高中開放多元,從每天被管束和安排好的私立學校,突然換到重視社團和團體活動的環境,彥儒突然失焦了。國中時大部分同學都比他優異,但在這所高中,一點小小的表現就讓他備受重視與肯定,他成為班上的靈魂人物,班級和社團的榮耀讓他亂了分寸,高一成績還名列前茅,高二開始走下坡。


「成績真的那麼重要嗎?文憑能代表什麼?社會要的是有能力和實力的人。」

他直言反駁父母的關心和建議,父母也常因管教問題爭吵。

「我有錯嗎?」彥儒不斷發出這樣的問號。我沒直接回應,我理解一個高中的孩子希望自己的想法得到肯定和支持。但這不是對或錯、是或非,我無法直接回應他。

雨慢慢小了,彥儒的情緒也回歸理性,我應該可以分享一些和他不一樣的看法。

「10年、20年後,你希望自己是誰、或有什麼成就?如果你可以完全決定自己的未來,現在你會選擇什麼?」

人生沒什麼對錯,只是每個人的想法立場不同,如果我們真切知道自己的人生方向與目標,才可以分辨眼前的選擇和決定是否符合自己的期待。大多數人的一生都是走一步、算一步,因為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想再多也沒用,人生接下來有什麼境遇,我們完全無法掌握。

找到方向,用力實踐人生

高職時,我自不量力發願要當作家、考大學,和當時幾個朋友共組詩文社,曇花一現辦了一次聚會就各自散了,30餘年過去,有人瀟灑放棄聯考、有人考上志願不合的學校和科系、有人幸運考上理想學校;但真正成為作家、有幾十種作品的人,似乎只有我,因為我認真思考過,找到屬於自己的人生方向和目標。


「你成功了?」彥儒有些不以為然,因為我各項表現和成就都不及他的父母。

「我不在乎成功與否,我在乎自己是否走在自己期待的人生路上。」

父母的期待和社會的評價,漸漸地都不會再重要,重要的是——你真的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清楚知道如何實踐自己的人生夢想。

如果是,別太在乎父母的期待,因為你的人生最終要由你自己承擔;如果不是,何妨冷靜想想父母的期待,真的和自己有這麼大的差異?更重要的是別把「做自己」當藉口!

勇於坦承自己內在的不明確與無知,其實親子之間許多衝突都可以化解、緩和,多留一些彼此對談的空間,更重要的是孩子也要學習用對的態度和父母互動。

「爸、媽錯了?」彥儒不講話,親子都沒錯,只是表達彼此想法的方式或時機需要調整。

離開速食店、陪彥儒回家的路上,我希望他一進家門立刻去化解親子危機,向父母道歉,但不是認錯。彥儒的態度激怒了關心他的父母,該表達歉意;父母的關心,該表達感恩。為避免再擦槍走火,我希望彥儒明確讓父母知道他正努力探索自己的人生和生涯規劃,請他們安心,並多給自己一些時間。

我送彥儒到他家樓下,他伸出手和我擊掌,要我安心,他一定不會讓我失望。

(作者為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親職專家)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給心離家出走的機會 「GPS」口訣 為愛找回關係連結 准許孩子為自己的人生下棋 盧蘇偉:母女心結深,該從哪裡開始解?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20分鐘壓力 壓垮免疫系統3天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