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全國最佳照服員金獎:徐月瑛 她不只是照服員,還是家教、護理師和媽媽

圖片來源 / 陳德信、馬景平、黃菁慧
瀏覽數7,768
2016/01/01 · 作者 / 宛家禾、陳俊辰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06期
放大字體
雖已入冬,屏東卻仍萬里無雲,一早的太陽就大得曬人,徐月瑛踏入一間平房。可能是坐落方向的緣故,屋內與外頭的明亮冬日比起來,顯得相對陰暗。皮膚呈褐色的李王碧慧阿嬤安靜,躺在陰暗客廳的長椅上。「阿嬤,要起來了,」她輕拍阿嬤瘦骨嶙峋的肩膀。老人家沒有回答。
「阿嬤心情不好?」「不想起來嗎?」徐月瑛大聲問候雙眼始終緊閉的李王阿嬤。這天早上,高齡93歲的阿嬤不想起來,就算開口說話,眼睛卻也不睜開。

徐月瑛並未任由阿嬤繼續睡覺,反而扶她起身洗澡。一陣梳洗後,再回到客廳的阿嬤眼睛睜開,整個人清醒過來。

回神後的阿嬤不想吃早餐,想起身上的毛病,抱怨眼睛乾澀。徐月瑛照例沒順著阿嬤。「目睭搭,愛甲咂等(眼睛乾,要吃早餐),」徐月瑛邊說、邊把米漿的吸管湊到阿嬤嘴邊,老人家順勢吸了幾口。阿嬤又說全身乾癢,徐月瑛便答:「陪呼揪,愛甲咂等(皮膚癢,要吃早餐)。」輕微失智的阿嬤信以為真,又喝了幾口。

約莫半小時,徐月瑛半哄半騙,讓不肯吃早餐的阿嬤完成了一餐。

遇到這種情況,「不要喝的話,其他服務員可就會順著(老人家)不喝,」當天也在場的椰子園老人養護之家組長鄭宇婷說:「月瑛會用多種方式勸他們吃,她不會放棄。」

不放棄,所以不順從

場景換到一名唐寶寶的家。現年15歲的里長伯女兒陳小珊是唐氏症患者,且心臟與代謝功能欠佳,整天待在家中,唯一的嗜好是看韓劇。里長之前也請過其他居服員,他們大多順著小珊的喜好,陪她一起看電視。

徐月瑛接手後,非但不順著小珊的嗜好,還將每次兩小時的陪伴時光變成手腦訓練的課程,儼然是小珊的家教。家有腦麻兒的徐月瑛上過特殊教育課程,她為小珊安排8~10種遊戲與勞作活動,目的在使小珊的智力不至於退化。

「ㄅ,」徐月瑛教導小珊。「ㄆ,」小珊說。

「ㄅ,」她再說一次。「ㄅ,」小珊這次終於發音正確。

隨後讓小珊依照ㄅ的形狀,自己尋找注音符號該放在拼圖中的哪個位置。其他的手腦活動包括將剪成小段的吸管串成項鍊、找顏色相同的珠子、穿針引線與著色練習等。幾乎所有的教具都是徐月瑛從所參加的社團募集而來。

好學,並善於連結資源

徐月瑛喜歡吸收新知,是「愛你一輩子守護團」的團員。認知神經科學專家洪蘭是這個社團的總團長,團員們常聚在一起閱讀,並交換各類教具與玩具。每當徐月瑛向團員發出教具需求時,總會有人提供。

在這一天的手腦練習中,小珊不斷蠕動著嘴巴,徐月瑛問她怎麼了。「喙齒疼(牙齒痛),」小珊眼眶泛紅,用台語說道。

原本還能鎮定進行練習的小珊突然大哭起來,里長這才說小珊已經壞了4顆牙,為防止她在治療時亂動,醫師建議讓小珊進行全身麻醉。不過里長憂心她的心臟無法承受,遲遲未能處理牙齒問題。

徐月瑛頓時成為里長伯的護理顧問,勸他還是要讓小珊治療,以免牙齒的細菌跑進心臟,情況反而更糟。她之所以具有醫護方面的知識,是因為過去在醫院擔任行政時,曾向院內人員學習護理,甚至打針。她並曾加入屏東縣家長協會,擔任護士媽媽。

向來不依著小珊的徐月瑛是她的居服員、家教和護理顧問。不過有一天小珊卻脫口叫出「媽媽」,或許對小珊而言,這才是徐月瑛對她真正的意義。
看更多
有事沒事戴口罩 小心悶出面子、裏子問題 腹痛還是胃痛? 從常見症狀教你初步辨別 于美人:你看起來美,你的婚姻會更美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德總理抖不停 如何辨別顫抖症?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