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蘇偉:難道辭掉工作,回家照顧父母才孝順?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28,444
2015/10/01 · 作者 / 盧蘇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03期
放大字體
好友裕勝最近遇到難解的三代同堂親子問題。
他的孩子因不滿阿嬤每天嘮叨偶然抱怨:「阿嬤,你很煩人,可不可以閉嘴?」一旁阿公看不下去乘機說教,孩子滿腹委屈,叫阿公、阿嬤回鄉下,別和他們擠在台北的小公寓,這樣大家都會快樂一點。

裕勝知道後,教訓了孩子一頓。孩子直截了當打開房門,要大人們自己看,因為阿公、阿嬤搬來同住,原本住一個人嫌擠的房間現在要塞兩個人。房裡擺不下書桌,孩子只能在客廳讀書寫功課,阿公、阿嬤沒地方去,也只能窩在客廳小聲看電視,老人家覺得委屈,孩子難道不委屈?

「阿公、阿嬤很無奈,孩子也辛苦,這一代父母有誰不辛苦?」裕勝說著,原本壓抑的情緒爆發出來。我能體會這種深刻的無奈,因為我自己也才剛走過這段人生歷程。

年輕時結婚不敢生孩子,因為繳完房貸所餘有限;孩子出生從未旅遊,有空就回老家陪父母;父母漸老健康欠佳,經常鈴聲一響心裡驚恐,猜測是老家打電話來,兩老健康有問題?工作、婚姻、家庭之外,太太娘家的父母也需要關照。

聽完裕勝的故事,只能告訴他:「你真的辛苦了。」三代同堂摩擦沒有誰對誰錯,而是現實環境就是這樣!

迫於現實,三代同堂大不易

裕勝的父母住在南部,因年紀漸大,自我照顧能力愈來愈差,經常要麻煩附近親友及鄰居關照。最近父母又因健康因素相繼住院,他一放假就往南部跑,甚至下班坐車南下,連夜再趕回來上班,疲累不堪!但他的辛苦並未得到親友讚許,反而被責難不知及時盡孝,一定要等父母病倒才知道回家探望,讓裕勝有苦難言。

其實他曾多次邀請父母北上同住被拒絕,也有些不忍。父母在鄉下天寬地闊,又有熟識的親友鄰居相邀運動聊天,台北他一家住的是老舊公寓,一家四口已經有些擁擠,再接父母同住,勢必讓兩個正值青春期的國中孩子擠在小房間。爸媽上下樓不方便,他們夫妻上班、孩子上學,只能把兩個老人家關在家裡,對他們的健康又不利,就這樣拖著。

這次父母相繼生病,加上親友的壓力,似乎不得不把兩位老人家接來台北同住。孩子剛開始還能接受,漸漸因為生活習慣不同,爸媽沒什麼生活重心,幾乎整天守著電視,佔據家中僅有的交流空間「客廳」,孩子每天補習回到家,阿公、阿嬤準備就寢,孩子吃點心、看個電視都要輕聲細語,怕吵到老人家睡覺。裕勝夫妻的主臥室堆滿家中雜物,只留下一張雙人床的位置,阿公、阿嬤的房間也只夠擺床,大家都委屈了。

房價居高不下,同住盡孝難

原本期待這樣「委身屈就」的生活,等孩子離家上大學就能解套,沒想到才幾個月,悶鍋裡的壓力提早引爆,父母憤憤地回老家,孩子也悶悶不樂!

「有錯,都是我的錯!如果有錢可以買透天厝或大房子,什麼問題都可解決!」裕勝講著心中委屈也湧了上來。

父母回鄉下才幾天,就有親戚打電話罵他是不孝子,把父母趕回老家自生自滅!他打電話回家關心,爸媽也不能體諒,「要死的時候,會通知你來見最後一面!」

聽到父母這樣的責備,裕勝心如刀割,不懂父母為何一點都不能體諒他的辛苦?

「難道要辭掉工作,回家照顧父母終老才孝順嗎?」

我拍拍裕勝的肩膀,希望他能諒解父母的時代物質雖艱辛,但無論如何子女可以隨侍左右,共同在一個宅院生活,父母無法理解現在都會房價高漲,有屬於自己的住處已是幸運。親友當然會因為父母的抱怨心生不平。

記得此刻,未來多體諒孩子

「我們也會老去,記得我們此刻的難處,未來多給孩子一些體諒,現在孝養父母不易,未來我們也別期待孩子的照顧!」

我想著自己結婚20餘年,養育孩子長大和陪著父母走完人生的最後一程,為人夫、人父勉強及格,為人子女絕對不及格,對我父母的照顧常是心有餘,但力有未逮。我知道裕勝已經盡力了,父母一時不諒解,我們可以體諒。


「用我們最大的努力,陪父母走完最後一段路,這是每個孩子應該盡的責任。」

對於養兒防老,父母有自己的期待和想法,我們無法改變,但人總有能力的極限,辭去工作、沒了收入,我們如何生活、照顧家庭和父母?與其糾結於親友責難,意氣用事辭職,不如照常工作,用心把家照顧好。

孩子的教養和父母的照顧同等重要,別忘了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健康,如果因為奔波和操勞,讓健康出了問題,什麼事都做不了!

「安住自己的心,我從未期待自己因孝順得到讚揚,只希望無愧於心!別人的批判知道就夠了,解釋無益。修復與孩子之間的關係,讓孩子也因為父母的難處提早成熟。」

照護父母,人生必經的歷程

「至少兩位老人家彼此都還可以有照應,附近也有親友看前顧後,」我勸裕勝這段期間假日常回家,每天都有電話關心,等到父母無法自理生活,再進一步思考對策。暫且放下一時無法解決的難題,時間和境遇一定會讓我們找到出口。

父母雖因一時生氣回鄉,再北上同住的可能性仍在。買一個大房子有困難,就有朋友在自己家附近,租適合的房子給父母或孩子住,結合社區的老人照護資源,老人家在家也可以得到一些居家的關懷,也有人白天送父母去日照中心,晚上再接回來同住。

許多事都有不同的可能性,但一定不能急,諒解老年父母的心情和想法,我們認為可行的好方案,他們未必能認同和接受。

和裕勝談完話,看他心情似乎有好轉一些。他離開之後,我想的不是父母的問題,而是我們老了,如何不倚靠子女、不給子女找麻煩,有能力照顧好自己?

「一定要從現在儲備健康的資產,並有足夠的財力,有一群朋友,最重要的是培養自己的興趣。即使另一半老去,自己也能快樂獨處。」最後真的無力自理生活,也有能力為自己找到適合的安養護中心。

這一代父母的難題,未必有解答。但這是不可避免的功課,每個人都要學習,多一些體諒、包容、知足和感恩,許多事應該都會有一個適合的出口。

祝福裕勝,也祝福現在正在學習這門科目的朋友。

(作者為世紀領袖文教基金會創辦人、親職專家)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抗老
越玩越年輕!數獨讓腦齡少10歲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