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志:其他醫院薪資單是兩面A4,我的只有兩行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12,359
2015/08/01 · 作者 / 曾沛瑜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01期
放大字體
我不知道風,把我們往哪裡吹?我們能否繼續保持熱情,維持一顆救人濟世、樸實的本心?」面對當前急診暴力、醫護過勞、崩壞的大環境,醫學系畢業生代表提出叩問。
讀完致辭,和信治癌中心醫院大腸直腸外科主治醫師陳建志感到淒涼,「好像風往左邊吹我們就只能往左邊去,往右邊吹就得往右邊倒,但我想去的地方呢?有一天,我可以讓風吹到我想去的方向嗎?」

一個好的制度可以誘導人做對的事,但如果制度不夠良善,便難以期待有人能做出跟獎勵方向不同的事。例如學校用成績制約學生,大家就會努力考高分。

當前的醫療環境確實令醫療從業人員感到失望。舉例醫界最常拿來比喻的笑話,心臟按摩比腳底按摩便宜、氣管插管比水電工通水管廉價,在「論量計酬」制度的導引下,醫師的薪資多半為績效制,低底薪,其餘則依照醫療服務量來計算,講白一點就是「看業績」,所以門診動輒看超過50、60個病人,過勞便成了必然,進而導致人力流失,五大皆空。

然而,在這樣的制度下,和信醫院的醫師卻能保持一個門診平均看20個病人,怎麼辦到的?

固定薪,反而得到醫療專業尊嚴

制度依舊是關鍵,和信的祕密是:固定薪。

「固定薪制讓醫生可以完完全全以病人考量為出發,得到專業的尊嚴,」陳建志說。

首先,病人就醫的品質提高,醫師生活品質也改善。由於門診量不影響收入,醫師可以設定合理的門診人數,像陳建志設定自己一節門診不超過30個病人,每週還有一個特別門診提供給需要長時間溝通的個案,例如術前需要解釋,或者病情複雜的病人,這個門診一下午只看5~6個人,每個個案可以討論30~60分鐘。


當陳建志問這些病人,你原本的醫師怎麼說?病人卻經常回答:醫生太忙、醫生沒講。陳建志感嘆,「我相信每個醫生都希望好好跟病人溝通,但他們卻必須像陀螺不斷地轉,才能夠得到想要的報酬。」其次,醫病關係也改善。陳建志認為,醫療不是請求才能換得的施捨,更不該變成買賣關係,醫病間是人與人的相處,醫生有責任透過自己的專業,讓病人了解為什麼這個治療該做或不該做,讓病人在過程中能夠心安。

但事實是,自費項目經常是醫院重要的營利空間,許多非必要的醫療支出經常發生,於是台灣創造出許多另類的醫療奇蹟,例如正子攝影與達文西機器手臂的密度都是世界第一,但台灣真的需要透過正子做健康檢查,利用這麼昂貴的機器動手術嗎?

第三,固定薪還促進團隊合作。以癌症治療為例,外科醫師的專長是開刀,腫瘤科醫師則擅長用藥。因此當病人需要化療時,陳建志會選擇跟腫瘤科醫師合作,讓腫瘤科醫師透過專業提出更合適的建議。事實上,在醫療日新月異的今天,醫療先進國家如歐美地區,由腫瘤科醫師為病人化療已是常規。但在台灣這件事卻不容易發生,因為化療的「業績」抵上開刀好幾倍,以致外科醫生不太可能放棄化療。

陳建志舉例,直腸手術健保約給付4萬點,假設醫院給醫生約60%的績效獎金,換算下來約為2萬4千元;而標靶治療6個月療程可能有100萬,假設醫院給15%績效獎金,標靶治療就能讓醫生拿到15萬,兩者之間是6倍的差距。

當然,固定薪可能導致效率不彰,除了實際執行業務的數量,和信還參考同儕間360度的互評來制衡,以決定年終績效。所謂360度互評就是部門的同儕,無論上級、下屬都會打你的分數,於是每個人的態度、治療品質與成效、與同儕間的配合等,都可能影響獎金的多寡。

陳建志相信,「對的制度才會引領人去做對的事。」雖然八仙塵爆後和信引來許多不滿與誤解,但值得肯定的是,和信願意在當前的給付制度下逆風而行,讓醫師不在過勞中失去熱情,而是守著本心,實現理想中的醫療。

(李宜家整理)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生活防毒
氣候變遷,竟刺激植物生長多3成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