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愛的偏執 小野:我不怨恨我父親

瀏覽數9,276
2015/07/14 · 作者 / 陳俊辰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7/11(六)小野老師與讀者們齊聚於市長官邸藝文沙龍參與《康健樂活家族7月活動》,分享他生命中可能錯過的美麗和快樂...現場精華摘要分享給未能到場的讀者們。
小野的父親總是想把兒子塑造成理想中的樣子,小野則在「聽話」和「做自己」間不停掙扎,這場父子拉鋸戰,持續了幾十年。反抗和自由,也成了小野人生中最深刻、最重要的功課之一。

「我不怨恨我父親,」小野話裡少了憤怒,多了幾分寬容和理解,他說,父親當年從大陸逃難來台灣,孓然一身,空有一腔美術、文學的天份無從發揮,只能一輩子委屈作個不得志的小公務員,總在自卑和自負兩端間擺盪。

小野回憶,父親是個極矛盾的人,結交前衛藝術家朋友、寫得一筆好文章,卻激烈反對兒子走上藝文路,一心要兒子當個老師、當個公務員,過安穩的生活。

小野說,他永遠記得,小學老師讚美他有寫作的天賦,鼓勵他往這條路發展,這對他是一個大震撼。而他父親最討厭這老師,因為老師「想把他兒子變成另一個樣子」。他對孩子說:「老師都是騙你的,只是跟你開玩笑!世上只有爸爸愛你,其他人全別信。」

這句話,充分表露了為父者的愛和偏執。小野也在對父親半信半疑的渾噩和反抗中長大了。後來考上師大生物系,畢業後順利到美國唸書。

他再也想不到,人生的轉折點居然會在這時候出現。

他攻讀當時最尖端的分子生物學博士,卻在這完全陌生的地方,找到錯過許久的電影、美術、文學本質。他忽然警悟,自己最多就是個普普通通的科學家,或許混個教職,但一生「也只是這樣了」。當下中斷課程返台,「對我來說,是推倒一切、重新開始的大變化,」小野說。當時他已過30歲。

除前途不確定的惶恐,回到台灣,面臨的更是一場劇烈風暴。「父親被我氣到中風,」小野苦笑。

小野終究是找到了自己,走出自己想要的一條路。

他到中央電影公司(中影)上班,重頭開始,和吳念真、楊德昌、侯孝賢這幾位日後的大導演一起打拼,推動台灣新浪潮電影運動,拍出100多部電影。他也寫小說、出版文集,真正活出了真我。

從年少叛逆到沉靜的後中年,父愛的葛藤始終糾纏著他。「我不怨恨我父親」是總結、是深深的體悟。唯有理解父親因戰亂時代而來的性情,才能夠真正諒解。覺察身上受到的無形的限制,進一步破解它,才能夠真正得到自由。

。延伸/小野:與死生同行後我知道,越老越要愛世界

樂活家族8月「夏日香草無毒生活」及9月活動「怎麼跑最健康」>>
看更多
癢、異味,輕微陰道炎黴菌感染可自理 7招自我照護 感覺心臟病發作、快死了 你可能是「恐慌症」發作! 哈啾!這些感冒偏方=天然感冒藥?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癢、異味,輕微陰道炎黴菌感染可自理 7招自我照護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