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lina不畏揭露身上的傷疤 阿中:她已經接受自己了

圖片來源 / cheers快樂工作人雜誌
瀏覽數27,127
2015/07/08 · 作者 / 呂嘉薰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除了集氣、祈福,我們還能做什麼?」八仙塵爆波及近五百人,兩百餘人病危,媒體全天候播送傷者、上百個家庭的愁雲慘霧,大眾望著電視泛淚、上社群平台留言打氣,只是,這些淚水和文字,真的是傷者和家屬此時需要的嗎?
陽光社會福利基金會董事、藝人Selina丈夫張承中(阿中)以過來人身分說明何謂「實質的幫助」,避免善意的關懷成了刺耳的空話。

住院期:減少打擾傷者和家屬,主動提供營養品

他直白地說,現階段的傷者和家屬不可能樂觀。傷者正被痛折磨,這種痛起碼會維持3~6個月,那是一種嗎啡都沒用,躺在床上痛到不敢動,只期待被麻醉、瞪著天花板說不出話的痛。

而換藥是另一種撕裂的煎熬,他聽過一次Selina換藥時的哀號,讓他做了多天惡夢。家屬每天睜開眼、進醫院,就是茫然著自己的至親會變怎樣,工作、心情很難不被打亂。

阿中建議,在住院期,親朋好友不要太過打擾家屬或傷者,因為他們都還處於混亂中。不過,可以私下為他們準備一些營養品或家屬愛吃的食物。例如多吃高蛋白食物容易長皮,合成膠原蛋白,家屬沒有心力準備,親友們就可以主動購買送去。

「不要一直問現在怎麼樣?感覺如何?還好嗎?也別一直說加油,撐下去。」傷者就是那麼痛,被鼓勵還是痛,而這些痛都是他在撐,不是你。所以,阿中說,適當的待命、讓傷者和家屬知道你在就好,不要密集的溫情攻勢,否則,你的關心很容易變成風涼話。

復健期:減輕家屬經濟負擔,揪好友輪班陪伴

復健期對傷者是全新的挑戰,一開始會有錯覺以為快沒事了,事實上不是。因為復健的進步很慢,傷者這時常會胡思亂想,不甘願、恨、生氣等情緒通通湧上。家屬可能依舊無助、憤怒,也要想辦法排解。

於是,在這個階段,親友和同事很重要,窩心的行動支持,可以防止負面情緒從傷者、家屬向外擴散,形成暖流推回傷者身上。

朋友們不妨輪班陪伴,或提供壓力衣、矽膠片、乳液等物資,減少家屬的經濟負擔。阿中分享,當時每天要駕車往返台北與林口照顧Selina,公司同事主動集資請專屬計程車司機載他,讓他在車上可以補眠,主管也很體諒,會減少他的工作量,這些都讓他更有力氣、能以更好的狀態支撐Selina。

若要探視傷者,切記做好心理準備,他可能已經不是你原本認識的樣子。

「你能正眼看著他們(指傷者)聊十分鐘的天嗎?還是不敢看?」阿中說,或許你是捨不得看他,但這些飄移的眼神對燒傷者來說,都是二度重傷,會讓他們信心崩盤。

親友和同事是傷者重返社會的第一線,如果連這些人都無法好好面對,要傷者如何重返社會?

重返社會:臉部平權,從職場做起

意外,隨時都在。若問什麼事會讓人一秒掉進地獄深淵,燒傷絕對是其中之一。前一秒還開心地狂歡,下一秒醒來,連自己都快不認得自己了。


傷者可能會問「為什麼是我?」但阿中說,要學著接受「人生沒有為什麼,就是遇到了。」既然過程盡是痛和罪,不如想著每過一天就是少一天苦難。病人靠意志力,家屬靠耐心,一步步抵達終點。

他叮嚀,不管是傷者或家屬,都要找到一個能說服自己的信念,讓受的苦是有意義的,比較容易振作。他那時候總想著「Selina是上天派來讓我認識燒傷」,讓他把負面情緒轉化成積極作為,現在甚至成為陽光基金會的董事,若傷者和家屬心理、生理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找陽光基金會幫忙。

社會大眾也該真心了解燒傷這件事、傷者和家屬經歷過什麼,才能尊重他們。在職場上,阿中強調「臉部平權」,不該以貌取人。

傷者的痛需要時間復原,但你的尊敬和慷慨的行動支持,絕對可以撐住這些傷者和家屬不致墜落,讓他們更有動力和勇氣去復健、回到社會。

阿中說,當Selina穿著短褲去跑半馬,不畏揭露身上的傷疤,他知道,Selina已經接受自己了。他相信,塵爆的孩子和家長們一定也能走到這天。

這場意外不只是悲劇,更是社會的生命教育

我不怕看見疤痕,只擔心造成二度傷害
什麼是疤痕?

從打針、穿耳洞,到摔跤、車禍、剖腹生產、各種外科手術,造成傷口的原因有很多。一般來說,如果傷口僅止於表皮,通常不會留下明顯的疤,甚至完全沒有疤,如果傷到更深的真皮層、皮下組織,就有可能形成疤痕。疤痕若...

看更多
手術之後狂發抖?開刀房裡你不知道的事,影響術後復原 「三焦」排毒!一通百通病不生 哪種人容易得牙周病?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瘦身減重
小禎減肥有成 「變換運動」度過停滯期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