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RS疫情失控,南韓做錯了哪3件事?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5,644
2015/07/01 · 作者 / 陳俊辰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200期
放大字體
從三緘其口到防疫破綻,韓國MERS疫情截至6月26日已釀成31死的悲劇。南韓3個慘痛經驗,台灣需即刻引以為鑑。
MERS(中東呼吸症候群冠狀病毒感染症)本來很遙遠,卻驟然兵壓台灣國境外。

疾病管制署6月9日傍晚緊急將南韓全境納入第二級旅遊警示範圍,當天南韓MERS病人增至95例,自主加上住院隔離超過2800人,但傳染還局限在醫院內。在當下無法預期病毒是至此被成功圍堵,還是竄入社區?6月9日後韓國疫情進入轉折的關鍵期。

這場防疫大戰的前半場,當地民眾多緊張?台灣又該汲取什麼警惕?《康健》通盤分析,並連線長居首爾市的《天下雜誌》前記者侯如珊,端出深入的現場觀察以饗讀者。

前半場:病毒先下一城

從病毒散播之快,可見得要防堵MERS有賴3個對策:

1‧民眾和醫生即時警覺,從旅遊和接觸史找出潛在的病人。

2‧資訊透明、公開,以避免民眾再頻繁進出病人逗留過的醫院。

3‧嚴密管控曾暴露於感染風險的民眾。

這3件事,南韓官方在戰爭的前半場並沒有做好。

疾管署疫情中心主任劉定萍指出,從中東返韓的第1號病人曾到忠清南道保寧牙山醫院、平澤聖母醫院、365首爾診所,最後與受感染的妻子再被轉診到首爾三星醫院。1號病人共在4家機構就醫,防疫破綻一露,感染人數與醫院迅速增加。

疾管署資料顯示,截至6月9日,已確認的主要傳播路線有3條,涵蓋約93%病人。1號病例在平澤聖母醫院傳染給36人,其中第14號病人曾和1號住同樓層,5月20日出院時仍在潛伏期,27日因不舒服掛首爾三星醫院急診,將病毒再傳給37名同急診室、同病房或來探病的民眾。

第16號病人也被1號感染,他在5月25~27日、28~30日又分別停留過大田大青醫院和建陽大學附設醫院,再傳染15人。

韓國民眾對政府的不滿正不斷發酵,據韓聯社報導,6月5日民調機構「蓋洛普韓國」公布總統朴槿惠支持率比前一週下跌6%,降至34%;給予負評的升高8%,達到55%。分析指出,14%給負評的受訪者說,不滿朴槿惠對MERS的因應。

民氣逐步高漲,但包括台灣在內的不少國外媒體先看到的是韓國人不戴口罩、不用公筷母匙,據此批評韓國社會不怕死、沒警覺心。南韓人真的沒「sense」嗎?還是外國人隔一層紗窺視的誤會?

南韓為何不公開疫情?

從第1號病人確診的5月20日到5月底,韓國人並不特別緊張,新聞報導也只播出統計數字,不見煽動性言詞,和其他每日例行新聞沒明顯差別。這是南韓主流媒體的傳統調性,偏向冷靜收斂,也不像台灣會針對單一議題在短期間猛轟狂炸。侯如珊觀察。


她指出,地理因素是另一個原因。台灣人稠地窄,醫院距離短,一有風吹草動就「草木皆兵」;南韓各行政區佔地廣,大醫院間都要1、2小時車程,距離給人更多安全感。

南韓政府沒有透露疫情初期的決策細節,但「安全感」顯然是考量重點。官方公告上收治病人的醫院全用英文代碼標示,對照事後公布的醫院名單,1號病人去過的4家醫院橫跨首爾市、平澤市等地區,且每天出入病人很多,官方應是怕引起恐慌而三緘其口。

侯如珊察覺,民眾反應的反轉點大約出現在6月1、2日,病例破30人、隔離人數過千時。當晚首爾市江南區她住家附近商店的口罩、乾洗手液已開始缺貨。6月3日,《朝鮮日報》、《東亞日報》等數家大報一致以大篇幅抨擊政府。6月5日上午,侯如珊發現街上路人明顯減少,網路謠言滿天飛,收治病人的醫院清單從6家到10幾家都有,情況宛如台灣當年的SARS翻版。

從台灣觀點來看,韓國人餐桌很少擺上公筷母匙是件不利防疫的事。侯如珊指出,這是韓國的文化特性,人我分際不強,偏向用「我們」思考,同桌吃飯的就是「自己人」,一起分享理所當然,自然不會刻意使用公用餐具。

至於國外媒體批評韓國人不戴口罩,反倒是觀光客怕得要命,個個包緊緊,恐怕也是個迷思。每年中國沙塵暴侵襲時,首爾街頭許多人戴上口罩,可見韓人並非拒用口罩或不重視個人健康,但他們對高危險性傳染病確實比較沒有概念。

3個關鍵,決定勝敗

關鍵1:缺乏警覺性,是這次韓國抗MERS大戰的罩門。南韓這次疫情愈燒愈大的第一個關鍵正是對危險傳染病缺少敏感和警戒心。

第1號病人5月11日發病,12日去看醫生,沒好轉,15日住進醫院,17日院方居然讓他出院了,過程中沒有人「聯想」到病人可能染上MERS。出院當天,病人又因發燒就醫,20日確診MERS。

前面提到的3條主要散播路線,幾乎都是病人的同房、同樓層病人和醫護人員。覺察、隔離、自我防護都慢了幾拍,警覺心明顯不夠。

關鍵2:資訊不公開。

南韓政府在6月7日上午公開24家收治或MERS病患曾到過的醫院名單前始終堅稱,公布醫院名稱「對防疫沒有正面幫助」,徒然造成恐慌。但是國外抗疫經驗都指出,資訊透明在剛開始確實可能引起驚恐,卻有利後續圍堵病毒擴散。

官方選擇壓下消息,其實重蹈了台灣SARS危機的覆轍。社會信任一旦崩盤,流竄的恐懼情緒和謠言將更不利防疫。2003年台灣空空如也的車廂、電影院,好多醫院被訛傳有病患,就是個負面的前鑑。

關鍵3:沒對高度疑似病例做好嚴密管控。

5月26日一名MERS患者跑進中國,這位K先生(南韓媒體這樣稱呼10號病人)是和1號病人同病房而被感染的3號病人之子,先是謊稱沒去探望過父親,因此未被列管;出現症狀就醫後又不聽勸告,離韓由香港入廣東,被陸方逮個正著。這例子顯示防疫確有漏洞。又有病人從平澤自行搭長程客運到首爾就醫,南韓政府緊急發布消息,要求當時乘車的旅客自我隔離、回報異狀。

南韓代理國務總理崔炅煥在6月7日宣告,將由保健所和區公所人員採一對一的「盯哨」方式,並透過手機追蹤疑似患者位置,以抑止病毒擴散。這補破網的動作在6月中旬後似乎發揮效果,減緩了病例增加的速度。

台灣經過SARS的洗禮,雖然很痛,卻也變得比較警覺、強健。不過病毒無隙不入,疾管署副署長周志浩直言:「我們是做人做的事(指把病毒擋在境外),但風險永遠存在;要保證能擋住,只有神做得到。」他指出,目前最重要的除邊境檢疫外,也必須確保萬一病毒進來後不會再散播,或是即使散播也能把範圍壓到最小。

以史為鏡可以明得失,鄰國南韓的3個慘痛經驗,台灣需立即引以為鑑。
看更多
約定6件事,不再瞎吃 營養專家如何照顧家人的飲食健康 全球兒童發胖ing!「坐在哪裡吃」很重要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兒童身心健康+家長教養態度大調查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