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恭:希望有一天,我可以放心讓女兒去聽演唱會

瀏覽數35,751
2015/07/02 · 作者 / 陳維恭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八仙樂園粉塵爆炸意外,造成將近500人燒燙傷,其中重傷者超過200人,青春年華瞬間變色。
如何避免類似悲劇再發生,有兩件重要的事必須反省:

1、大型活動主辦單位應提出安全計畫

台灣的大型活動很多,比如選舉造勢、神明繞境、藝人演唱會、跨年晚會等等,卻不太重視安全,通常只請附近醫院或民間救護車公司的幾位醫護人員來支援,聊備一格,處理擦傷、中暑等小狀況。這些醫護人員不見得受過大量傷患的訓練,遇上突發的大災難,恐怕很難及時應變。

活動的主辦單位有義務維持安全。一定人數以上的大型活動,主辦單位必須提出安全計畫書,特別是空間侷限的活動。計畫書應該詳細說明由誰擔任「安全指揮官」、如何疏散人群、救護車進出現場的動線等等,並經專家審查,若沒有通過,活動就不能舉辦。

八仙樂園塵爆意外發生後,前來支援的上百輛救護車出入困難,延後了病人的送醫時間,正是安全規畫不周延的結果。

安全指揮官在大型活動是很重要的角色,最好能由受過大型活動或災難醫學訓練並經認證的人員擔任。

從過去災難事件的經驗發現,傷勢較輕的民眾會先自行離開現場,抵達醫院,而傷勢重的病人因為等待救援反而晚到醫院,於是醫院處理傷患的能量可能已被相對輕傷的患者佔去許多,醫護人員分身乏術,反而無法及時照顧重傷病人。

這次塵爆意外相信也出現類似的情形,這就是因為現場缺乏安全指揮系統及做檢傷分類(註)的緣故。

2、緊急醫療系統必須建置足夠的人力

養兵千日,用在一時。台灣地狹人稠,又多天災,必須在平日就重視緊急醫療系統的正常運作。因為,不論平時還是突發緊急事件,它都要維持在365天、分分秒秒隨時備戰的狀態,這樣的投資對建立整個社會的安全網絡絕對值得。

人力是維持緊急醫療系統正常運作的關鍵。但目前不論是縣市消防局負責的到院前救護(119)或醫院急診室的醫護同仁,都工作得很辛苦,糾紛又多,三不五時還要面對暴力威脅,他們得到的報酬和整體工作環境,都不足以支持他們做得久。

雖然這幾年急診住院醫師招募情形不錯,但急診醫師需輪班、壓力大,「職場壽命」並不長,不少人4、50歲就離開這一行了。

護理師也不願選急診,或者來沒多久就走了,年輕護理師沒有資深護理師傳承經驗,工作又很辛苦,不久就想離開,形成惡性循環。

所以必須痛定思痛,從改善制度與工作環境做起,才能留住這些緊急醫療人力,隨時應付這些突如其來的事件或災難。

此外,部分醫學中心的急診長年壅塞、一床難求,這不是單一急診的問題,而是整個醫療系統的問題。如果真正重視緊急醫療、把系統建置好,急診壅塞不致那麼嚴重。


相信很多父母在這次意外發生後,會提醒孩子少參加人潮聚集的活動。雖然這樣做有點矯枉過正,但台灣確實是一個多災、不安全的國度,父母的憂心可以理解。盼望我們能從悲劇學到教訓,在災難中成長,更重視大型活動的安全。

希望有一天,我和台灣所有的父母都能放心讓孩子去聽演唱會。(張靜慧整理)

註:檢傷分類是指依傷病的嚴重度及迫切性等原則,快速篩檢出傷病的輕重緩急,以決定送醫或看診的先後次序。先到的患者不一定先送醫或看診,而是危及、嚴重者優先。

作者陳維恭,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畢業,現任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急診部主任、中國醫藥大學急診醫學科主任、教育部部定副教授、台灣急診醫學會榮譽理事,曾任台灣急診醫學會理事長,從事急診工作達25年。著有《看不見的角落-急診室裡的人生故事

►陳維恭醫師 最新作品《救回來才叫人生》揭開最緊張的急診醫師視角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楊定一:痛,是生命的禮物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