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套劇本,順利帶失智長輩就醫

瀏覽數93,960
2015/03/01 · 作者 / 張靜慧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96期
放大字體
「我又沒生病,為什麼要看病?」失智患者缺乏病識感,家屬如何發揮演技,完成帶長輩就醫的艱鉅任務?
爸爸近年來性格完全變了樣,白天看似正常,每到晚上就不斷咆哮罵人,還懷疑媽媽有男朋友、有人打電話恐嚇他,最近已經嚴重到夜夜大鬧。我擔心他得了失智症

我曾去拜託爸爸的心臟科醫師勸勸他,結果醫生直言可能是失智症,爸爸聽了很難接受。前幾天我跟爸爸攤牌,要帶他去看神經內科,醫師那邊已經打過招呼,但他很抗拒,覺得我們最後會把他關在醫院。我該怎麼辦?

忘記剛剛吃過飯、出門會迷路、懷疑別人偷東西……,失智症鯨吞蠶食人的腦部功能,表現出種種反常行為,家屬雖然覺得不對勁,卻勸不動長輩就醫,常爆發衝突,不僅傷感情,也延誤了診治時機。

台灣失智症協會家屬聯誼會會長周貞利說,長輩不願就醫最常見的原因就是他們沒有病識感,不覺得健康有問題,或者以為是正常老化,「人好好的又沒怎樣,為什麼要去醫院?」家屬一再勸說,只是讓他們覺得很煩、受辱。

家屬對失智症的態度,也直接影響長輩的就醫意願。有些子女直接對父母說:「你怎麼變成這樣?老是忘東忘西的,可能生病了,趕快去看醫生!」長輩為了維護尊嚴,當然極力抗拒被冠上記憶障礙的帽子,那感覺好像告訴他「你老了、癡呆了」。

周貞利說,長輩已經很害怕自己失智了,兒女千萬不要再給他貼上「你生病了、快去看病」的標籤,而是要認同、接受他的種種困難。


「家屬愈是不能接受長輩退化、失智的事實,表現出驚慌、排斥、憤怒的態度,長輩就愈害怕、逃避就醫,」愚人之友基金會教育組主任趙素絹說。

「最先發現不對勁的,其實是患者本人,」趙素絹認識一位失智阿嬤跟她是同一所高中畢業的,她問阿嬤︰「您是哪一年畢業的?」阿嬤指指旁邊的兒女說︰「你問他。」阿嬤可能根本忘了,只是不願暴露出來,極力表現出正常的樣子。「他們心裡其實很害怕、無奈。」

好態度是萬靈丹。趙素絹家有長輩輕度失智,常抱怨忘東忘西,趙素絹跟她說︰「你80幾歲了,這樣很正常啊。我比你小20幾歲,也常忘記。」用平常心接受長輩腦力退化的事實,接著順勢表達關懷︰「要不要哪天我陪你去做健康檢查(不說看病),醫生會教我們一些補腦養生的方法。」

每位長輩排斥就醫的原因不盡相同,需要家人用心了解。愚人之友基金會安康日間照顧中心社工陳佩怡說,有些老人家很怕被關在醫院、怕被遺棄,這時就需家人一再保證「只是去做檢查,檢查完就回家」,解開他在意的癥結。事實上,治療失智症確實多半不需住院。

見招拆招,鬥智不鬥氣

照顧失智
患者是在鬥智,十八般武藝都要練,才能應付種種狀況。

愚人之友基金會執行長李希昌說,如果長輩還能夠講道理,可以告訴他:「你現在只是記憶力有點不好,趕快看醫生、多動腦、多運動,以後就不會變成失智症。」避免憂鬱、增加社會參與、運動都是預防失智症的方法。但如果講理無效,就需要多準備些「劇本」︰

1.藉助權威︰埔里基督教醫院神經內科暨長照醫學科主任詹弘廷說,老人家非常需要安全感,比較信任跟他熟的醫生,因此建議家屬找原來幫長輩看診的醫師(如心臟科、新陳代謝科、腎臟科等)幫忙,請原醫師告訴長輩「需要找別科醫生會診,我可以幫你掛號」,這樣長輩比較願意接受。

周貞利說,失智者對家人和外人的態度不一樣,家人說什麼他都回答「不要」、為反對而反對,但醫生的話他通常會配合。

2.藉助關鍵人物︰陳佩怡說,誰講話爸媽聽得進去,誰就是「關鍵人物」。比如父母的兄弟姊妹、老朋友、老鄰居、某個兒孫等。比如爸媽最聽住在美國的女兒的話,就由這個女兒去溝通,比其他人講都有效。

3.帶他去看別的病:李希昌說,很多失智者伴隨其他慢性病如失眠,可說帶他去看失眠;老人常有關節退化的困擾,這裡痠那裡痛,也可帶他去看骨科。「看他抱怨哪裡不舒服,就帶他看哪一科,再請醫師跟長輩說需轉診。」

4.請患者陪另一位家人去看病︰周貞利照顧失智父親十多年,當初父親也沒有病識感,生活可自理,很難無緣無故要他上醫院。但媽媽有失眠困擾,於是她想出一個法子,跟爸爸說︰「你能不能陪媽媽去看失眠?因為你們睡同張床,醫生想知道媽媽為什麼失眠,很多問題要問你才能明白。」父親欣然答應。

她也先寫信給醫師,讓醫師知道父親才是真病人。到了看診時,父親完全配合醫師的指示,因為他知道自己有任務在身:要幫醫生了解老伴為什麼失眠。

5.投其所好,說善意的謊言︰周貞利說,每位長輩的特性不一樣,如果老人家很節儉,可以找他信任的人告訴他︰「衛生局通知有免費健康檢查,還送紀念品,只有老人才有的福利喔!我陪你去!」先引起興趣,再順勢轉換話題,達到就醫的目的。

家屬先做功課,跟醫師合作「演戲」

李希昌提醒,有些「劇本」必須先跟醫師打過招呼、雙方有默契才會順利,最好在就診前就讓醫師了解長輩的狀況。

周貞利在父親就醫前,寫了一封信陳述父親的症狀,並附上父親的基本資料、預約看診日期及診號,寄給主治醫師。

也可自己先掛號,向主治醫師口頭說明,或者在看診當天,先進診間跟醫師說明,盡量不當著患者的面說他的「事蹟」,否則他會覺得沒面子,極力否認︰「我哪有這樣!你亂講!」在診間跟家屬吵起來。

「家屬事前準備,對長輩就醫幫助很大,」周貞利說,醫師已從信件初步了解爸爸的症狀,也清楚他是被哄騙來的,因此在場的醫護人員跟家屬一搭一唱,演出全無破綻。

李希昌建議,看診時多讓醫師跟長輩對話,醫師可以藉此判斷患者的認知功能。因為親屬事前已跟醫師說明過老人家的症狀,此時親人就可以少發言,以免變成「箭靶」,「跟失智患者辯論毫無益處。重點是讓長輩信任醫師,願意配合後續檢查。」

如果醫師問家屬問題,可用低調、不確定的口吻說︰「有一次……,不知道這樣算不算?」避免引起患者反彈。

埔里失智症團體家屋「福氣村」社工督導張琇冠說,神經內科涵蓋很廣,建議找擅長失智症的醫師(可從醫院門診表或網站查),他們會很有技巧地跟病人對話,不會當面宣判「你得了失智症」,維護長輩的尊嚴。

最好找近一點的醫院,方便日後回診,並由兩位家屬(或主要照顧者)陪伴長輩看診。周貞利說,很多失智者會躁動,等看診時不耐久候,會起來四處走動。最好一位家人陪他走動,另一位家人注意門診燈號,快到號碼時再電話通知另一位家人帶長輩回診間。

懷疑是失智,需要做哪些檢查?

失智症無法靠單一檢查就確診。除了醫師問診,還需一連串測驗及檢查︰

˙簡短智能測驗︰包括定向能力(問今天的日期、這裡是哪裡等)、注意力及算術能力(從100開始減7)、立即記憶及短期記憶(回憶3件東西的名稱)、語言能力(拿出幾樣東西,要病人說出名稱、覆誦醫生的話)、繪圖能力等。

˙知能篩檢測驗︰主要評估病人九大認知功能:注意力、集中力與心算力、近期記憶、長期記憶、時空定向力、語言、空間概念及構圖、抽象與判斷及思緒流暢度。比簡短智能測驗更複雜、範圍更廣。

˙語言記憶測驗︰失智患者的核心症狀是記憶衰退,這個測驗的目的在測試記憶力。心理師會告訴受試者一系列(9個、10個或12個)字詞或物品,然後讓他說出記得幾個。

˙臨床失智評估量表(簡稱CDR)︰評估失智患者的日常生活及認知功能,包括六大項:記憶力、定向力、判斷與解決問題的能力、社區活動能力、家居及嗜好及自我照顧能力,醫生除了評估患者,也需跟家屬或照顧者晤談。

˙腦部影像檢查︰如電腦斷層(CT)或磁振造影(MRI),看腦部結構有無變化,及是否有中風、血管阻塞、腫瘤等。

˙其他常規檢查︰血液、肝腎功能、維生素B12濃度、甲狀腺功能等檢查。如果是因缺乏維生素B12、甲狀腺功能不足等原因引起失智症狀,盡快治療,有機會部份恢復,甚至治癒。

有些長輩在確診失智症後,覺得這病治不好,便放棄治療,家屬很無奈。

家屬用心陪伴其實是最好的「治療」。周貞利說,要盡力讓長輩感受到家人的愛與支持,讓他安心,覺得自己會得到很好的照顧,而不是害怕被遺棄。「雖然失智症無法治癒,但接受治療才有機會控制病情、延緩惡化。」

趙素絹強調,藥物只是治療的一部份,盡可能鼓勵長輩參加活動(如日間照顧中心或瑞智學堂的課程)、與人互動、接觸大自然,都有助保健大腦、維持活力。

有些長輩是因為藥物副作用(如頭暈、腳軟易跌倒、昏睡、沒食欲等)而不想吃藥,建議盡快帶長輩回診,請醫師調整藥物種類或劑量。

當父母的靠山,陪他返老還童

詹弘廷說,不能接受失智症的常常不是長輩,而是家屬。他們帶著老人家四處就醫,尋找想要的答案,希望醫生說這不是失智症,他們害怕自己照顧不來,也不知道病程有多久?該去哪裡找幫手?

李希昌的工作時常需要接觸失智長者,但是當自家長輩失智,仍是強烈的衝擊。他感嘆︰「印象中的他是那麼威嚴,卻退化到大小便失禁。家人難接受是人之常情,確實需要一些時間才能調適。」

他慢慢轉念︰長輩是返老還童了,一步步退化到叛逆的青少年、懵懂的少年、天真的童年,也許不像小嬰兒般稚嫩可愛,「但你一定要相信,他還是能感受到你的愛。無論接不接受,失智症已經來了,這是生命的過程。」

照顧失智者要靠家人團結,不能靠一人苦撐。怎麼樣讓全家都了解這個疾病、接受長輩退化的事實?

周貞利說,如果只是偶爾跟長輩短暫相處、吃頓飯,不容易發現異樣。她跟爸爸共同生活一段時間,親眼看到爸爸去郵局辦事,卻聽不懂工作人員的話、不會寫名字、不會洗澡……,才相信曾是老師、聰明儒雅的父親已被疾病破壞到令人心碎。「我努力去認識失智症,開始接受父親失智了。他曾是我的靠山,但這座山即將崩塌。他愈來愈不能自理生活,我必須跟他對換角色,成為他的靠山。」

跟她同住的婆婆也有失智症狀,但其他家人沒有感覺,於是她跟先生出國旅行8天,請大姑照顧婆婆,大姑才發現媽媽已不會洗澡、刷牙,終於相信老人家病了,幫忙勸說就醫。

周貞利很幸運,全家人都支持她這位主要照顧者,幫忙找失智症的資料,有機會就分攤照護工作,讓她喘息。「即使不是主要照顧者,也需要了解失智症,才能支持主要照顧者。」

她並提醒,照顧者如果沒有家人支持,一定要向外求助,運用社會資源,「千萬不要單打獨鬥,否則很容易跟患者一起陷入疾病的漩渦,兩敗俱傷。」

「能陪伴父母是福氣。我何其有幸,能給他們『盡力的陪伴』這份珍貴的禮物,」她說。

牽起父母的手,一起迎向生命的難關,儘管他們終將撒手遠去,但已無憾。
什麼是頭暈?

頭暈所代表的意義是人體失去平衡,也就是視覺系統、前庭感覺系統(包括內耳及中樞—大腦、小腦及腦幹等)及本體感覺系統(身體的感覺神經)三者中有任一個出狀況、或三者之間配合度出現問題所導致。頭暈的症狀...

什麼是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種疾病現象而不是正常的老化,很多人以為人是正常老化的現象,而往往容易發現延遲治療的情況。 失智症(Dementia)是一群症狀的組合(症候群),它的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進而影響到其他各種認知...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新冠肺炎/武漢肺炎
239位科學家打臉WHO,認證新冠病毒可透過空氣傳播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