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孩子向你出櫃時……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瀏覽數12,784
2015/02/01 · 作者 / 李佳欣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95期
放大字體
「什麼時候交男友?」、「下一個就等你結婚了!」對還未出櫃的同志來說,年節時親友的關心往往像沈重的枷鎖。其實,假期可以是親子敞開心胸、攜手和解的好時機。
那年,大二的寒假青青搬回家長住,她跟女友第一次長時間分隔兩地,兩個人天天講電話到深夜。母親受不了孩子電話講不停,總是旁敲側擊想知道孩子在跟誰講電話。雖然心中有出櫃的念頭,但面對母親咄咄逼人的態度,青青還是百般閃躲。

吃完年夜飯後,青青如往常躲回房內跟女友講電話。突然,母親奪門而入拿著她手機的通聯紀錄質問:「這個人到底是誰?」

「她是我女友,我喜歡女生,我從小就知道了。」

母親和她對望許久,轉身離開房間,一年多母女都沒有說話。青青已忘了那年是如何過完年,只記得農曆新年從此跟壓力畫上等號。

* * *

外地遊子放假返家,原本親子因距離而有的安全空間不見了,若又加上長輩、親友的輪番關心,出櫃的議題就可能在此時浮現。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教育推廣部主任許欣瑞說,每逢過年、長假後,打進辦公室的求救電話都會明顯增加。

許欣瑞說,若孩子的出櫃沒事前準備好,或雙方缺乏良好溝通,再加上父母又從未意識到孩子是同志,就很容易造成親子關係的僵局。

不過,如果平時就有準備,連續假期反而是親子坦誠內心話,化解隔閡的契機。許欣瑞說,比起孩子把話說完就離開,留父母獨自面對、猜測,雙方反而有較完整的時間好好回應彼此的疑問。等談得差不多了,孩子剛好回到工作或唸書的地方,彼此又有點空間冷靜、或求助。


爸媽願意了解同志,就是最大幫助

得知孩子是同志,不少父母會認為孩子是一時誤入歧途,拚命想勸對方「清醒」或「忍耐」。也曾是過來人的同志父母愛心協會召集人郭媽媽說,其實過去調查顯示,高達八成的同志早在18 歲前就已確認性傾向,這種天性不可能因為爸媽的反對而改變。

或者急著站在爸媽的立場給建議,如「要低調不要讓人家知道」、「談感情要很小心」。但郭媽媽說,其實爸媽若願意閱讀同志相關資訊、去除不必要的誤解,就是對孩子最大的幫助。

因為父母的擔心反對,很多時候是來自錯誤的資訊,異性戀父母也不清楚同志實際可能面對哪些問題。愈了解,愈知道如何陪伴孩子面對人生。「孩子一定會需要父母的幫忙,只是幫忙的方式往往跟父母想的不一樣,」郭媽媽說。

不妨詢問孩子過去的生命經驗,「你何時開始覺得自己是同志?」、「以前某位好朋友是不是你的男友?」出櫃之前孩子的感情世界都無法跟爸媽分享,透過聆聽正好能彌補過去未能一同經歷的空缺。

郭媽媽認為,與其擔心孩子不被社會接受,讓孩子相信你願意支持他,往往就足以支持小孩面對龐大的社會壓力。只要一句「無論你是什麼樣子,爸媽都支持你,」就會給孩子無比的力量。

如果覺得自己暫時無法接受或說些什麼,就不要立即表態。尤其別把話說死,講出「這輩子絕對不會接受」這種話,才能保留日後對話的可能性。先告訴對方:「我需要想想」、「也許以後再談更多」。

家庭,同志永遠的難題

近年來,台灣對同志態度已愈來愈開放,根據台灣民主基金會「2014台灣民主自由人權調查」,國內有超過半數(54%)的民眾支持同志婚姻。就連歌手蔡依林2014年底也請到藝人林心如、歸亞蕾,以同性婚姻為主題拍攝新歌MV。

但許多同志還是會憂慮是否該向家人開口。他們總得在心底反覆猜測父母是否能隨著時代脈動改變觀念。如果不行,「勇敢做自己」是否會犧牲父母的快樂?

今年35歲的小米至今還沒有跟爸媽坦誠自己的內心話。一度因為妹妹跟哥哥都有即將結婚的對象,爸媽不斷問她何時結婚,「感覺像是抱著一個祕密,但不說出來,自己會跟著這個祕密沉下去,」小米說,每講一次藉口,就傷到自己一次。後來,媽媽生病,她擔心影響家庭氣氛,加上最近爸媽看到同志婚姻的報導,反應冷淡,她又決定再緩一緩。

不過,小米最終還是希望有一天能跟父母說實話,她希望父母能了解真正的她,而不是一部份或偽裝的她。

但有時是,做父母的不知如何開口。「很簡單,就問這一句:最近有沒有交男朋友或女朋友啊?有對象我們都會很祝福喔!」郭媽媽說,這個方式不管對孩子、親友都管用,又不擔心太過唐突。孩子也許不會立刻有反應,但一旦感受到爸媽有性別意識,雙方就有準備對話的可能性。

也可主動詢問孩子「好友」的狀況,或經常主動邀請孩子的好友參加家庭重要聚會,孩子一定會感受到家人的善意。

政大社工系教授王增勇的父親老年才知道原來兒子是同志。王增勇因為不知如何開口,婚後把結婚照擺在家中,希望爸爸看到後能夠明白。那年大年初一的早晨,王增勇的父親一如往常跟他在庭院散步。他拍拍王增勇的肩膀說,「恭喜你結婚!」說完,便大步地往前走。但這短短的一句話,就這樣解開了長年壓在兒子心頭的沈重枷鎖。

每個孩子都渴望父母了解、肯定

「不管孩子多大,有什麼意見衝突,每個孩子心裡一定都渴望能被父母真正理解、被肯定,」許欣瑞回憶不少同志運動的朋友在街頭上可以很激進,但每到逢年過節回家,卻又躲進櫃子偽裝起來。許多朋友甚至會有種愧疚感,不是因為自己是同志很奇怪,而是覺得自己讓爸媽傷心。

也正因為害怕傷害到父母、讓父母失望,開口才會變得特別難。因此,許欣瑞建議孩子出櫃後,爸媽或許應該多關照自己的情緒,如果孩子看見爸媽過得很好,小孩就會很安心。

或許,有些父母糾結在傳統價值與旁人異樣眼光中,也不免埋怨孩子為何不能顧及父母面子而委屈。但別太低估社會的彈性與包容力,自己的小行動更可能無形中成為促進社會改變的力量。像是一位黃媽媽原本很擔心丈夫不接受兒子是同志,但有次聽丈夫無意間提及對同志的看法,她才發現原來丈夫沒有自己想的保守。

幾年前一次過年,親友們去唱歌聚會,黃媽媽還主動拿起麥克風認真對大家說,「我的孩子是同志,大家有什麼問題就來問我好了!」有些親友會勸他要導正孩子,她也會耐心向對方澄清對同志的誤解。

廢死聯盟法務主任苗博雅常在網路上公開談論同志心情,問及苗媽媽是否擔心被外人指指點點,苗媽媽說:「切身議題的主導權在我們手上,別人要怎麼看待我們,關鍵在於我們怎麼看待自己。」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楊定一:痛,是生命的禮物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