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讓做有機的人得到掌聲,才有未來!

圖片來源 / 周書羽
瀏覽數23,514
2014/10/08 · 作者 / 曾沛瑜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繼全聯福利中心總裁徐重仁預測有機將成為下一波食安風暴後,農委會主委陳保基又意外爆出兩家有機驗證機構因行政缺失而遭全國認證基金會(TAF)暫停受理新增驗證客戶,其中一家甚至是老牌驗證機構國際美育生態基金會(MOA)……(專訪台大園藝系名譽教授鄭正勇、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產品顧問林碧霞)
接連事件,不禁令人對台灣的有機產品產生懷疑。究竟我們對有機的把關夠不夠嚴謹?有機農產是否應做到農藥「零檢出」?到底什麼才是真有機?身為消費者的我們又該如何買到真正安心的產品?

帶著疑惑,我們前去請教投入台灣有機農業運動超過20年的台大園藝系名譽教授鄭正勇及主婦聯盟生活消費合作社產品顧問林碧霞夫婦,林碧霞先一語道破有機與先前食安問題的差異,「無論餿水油還是混油等食安問題根本不能跟有機相提並論,前面那些是違法的事情,但有機卻是檢驗標準太嚴苛。」

檢驗終有侷限,仍須回歸根本的誠信

「光地球會自轉,就不可能做到零檢出,」鄭正勇接著解釋,例如一個蒙古高原冷氣團的產生,沿途就不知道捲過多少有毒工廠的廢氣,就連玉山的空氣都曾驗出有汞,遑論本土的污染、鄰田農藥的飄散,所以要求有機做到連儀器都測不出問題其實不容易。

要求農藥零檢出其實對有機小農是很大的傷害。 

林碧霞形容,儀器就像挑剔的檢查,腳稍微踩出去一點就算闖紅燈,但有時候真的會冤枉人,這也是為什麼美國允許農藥殘留在標準值5%以下的產品可以掛有機標章,其實就是考慮到環境背景值的干擾,且包容檢驗過程有偽陽性的可能。

且餿水油事件也證明檢驗有一定的侷限。林碧霞舉有機為例,目前的檢驗只能驗出農藥的殘留,假如農友在種植過程偷用化學肥料其實是驗不出來的,所以檢驗不是不能信,而是將檢驗作為絕對的判別標準時,世界將永無寧日。

然而,一旦放寬標準勢必考驗人性。有些取巧的農友也許確定農藥到採收期會退掉,就在前期先噴藥,但林碧霞認為,人不能因為懷疑就丟失信心,互信其實是可以被建立的。

林碧霞舉台灣有機產業的兩大龍頭:里仁、主婦聯盟為例,他們就是透過經營理念,以及面對每件事的處理態度,一步步建立起與消費者間的信賴關係。

所以想真正買到安心的有機,除了參考有機認證,最直接的方式還是向自己信賴的農友或通路購買。

不該製造更多檢查來防賊,而要鼓勵更多人投入做有機

「農業這門學問,應該既科學又哲學,」林碧霞指出,過去五十年發展到極致的慣行農法,只求養人、不養地,對農業應遵循的自然法則棄之不理,丟失人類該有的謙虛,是太過絕對的科學;有機農業試圖找回農業該有的哲學思想,不僅追求乾淨的飲食,更講求人與自然間永續共存的和諧。 

當有機能發展出某種程度的產業化,代表社會對有機產品接受度夠大,而且有更多生產者投入做有機,代表整個社會存在向上、向善的力量。


但鄭正勇卻笑言,台灣的有機好像種在黏土裡,即便走過這麼多年,仍然處於萌芽的階段,所以林碧霞也呼籲,政府應該加強宣導有機對環境、生產者、消費者的好處,鼓勵更多人從事有機,幫助新農友更有效率地走上有機這條路,而非製造更多檢查來抓賊。

林碧霞也建議,政府應拿出更大的願景,例如將發展得很好的有機村擴大到整個鄉鎮,甚至縣市,並集結專家、農友、有心人士一起投入,做到世界認證;或者台灣有機米種得很成功,就拓展到更大的規模,也許有機米甚至能成為台灣另一個新品牌,真正建立台灣農業新風貌。

「要讓做有機的人得到掌聲,才有未來。」

鄭正勇呼籲,應該放寬零檢出的標準,讓某些種植難度較高的作物,可以透過容忍度、新技術去克服,進而集結更多向上、向善的力量,讓台灣的有機持續茁壯。
看更多
直擊有機驗證稽核現場 【番紅花專欄】地瓜葉這樣炒 搖身一變宴客菜 3世代,不缺錢的退休人生這樣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不到45歲有這些徵兆 可能是更年期報到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