炭疽桿菌與生物戰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瀏覽數1,733
2002/01/01 · 作者 / 黃崑巖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38期
放大字體
炭疽桿菌與生物戰
炭疽菌的病原菌成了大新聞,但說來它確也是富於傳奇的歷史故事,值得撰文介紹。不說別的,炭疽病菌一直高居生物戰武器表的第一位。日軍七三一部隊的前身東鄉部隊,在二次大戰末期的1945年,曾經試用榴散彈做為散播炭疽桿菌孢子的武器。榴散彈炸開時會有小鋼珠四散,日軍就在小鋼珠上塗上耐熱的炭疽孢子,做為生物戰武器。我敢打賭,希特勒在集中營一定也用過炭疽病菌做人體試驗。

911紐約事件以後,出現了一位暗放炭疽菌冷箭的生物恐怖份子。耐人尋味的是,炭疽菌是19世紀兩個細菌學的鼻祖,拓展細菌學研究的第一個對象。這兩個大師不但證明細菌是人體疾病的重要原因,也證明一種細菌就夠引致一種特定的病。炭疽菌似乎獨佔了所有的第一。

兩位細菌學家,一是德國的柯赫(Koch),另一是法國的巴斯德(Pasteur)。歷史已蓋棺論定,從動物身上培養,分離,並確認炭疽病係一桿菌引起的是柯赫。他還把這細菌的整個生活史,包括炭疽病菌遇到生存難關就變成孢子來「度小月」的妙法,一一交待清楚,時在1867年。柯赫是觀察力與分析能力極為超凡的開業醫生,也是歷史上第一個使用動物做醫學實驗的細菌學家。當時市面沒有實驗動物,也沒有控制溫度培養細菌的電源,以當時的條件來說,柯赫的研究手法在創意與技巧兩方面皆發揮到最高的境界。比起柯赫,法國的巴斯德算晚了一步。德法兩國在19世紀到20世紀經過三次戰爭,是一對世仇。雖說疾病不識國界,兩位科學家可不缺乏愛國心,而巴斯德的愛國心特別強,普法戰爭時巴斯德的研究室遭到普魯士軍炮轟,更加強了他對德國人的敵視,因而這兩位巨人的交往遠不如近年世界科學界人物間的交融。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內容,訂戶登入看全文
看更多
工作太累,小心隱形肥!「飯後30分鐘」是減重關鍵 你還在用錯誤的方式打掃嗎?一次學會5招無毒清潔術 5種NG食物!破壞你的腸道健康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非經期出血(異常出血),連醫生都皺眉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