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作也是一種治療

圖片來源 / 戴重芳
瀏覽數1,741
2000/01/01 · 作者 / 陳玉梅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6期
放大字體
筆名杏林子的作家劉俠生病46年,寫作40年,罹患類風濕性關節炎的她,疾病在體內愈來愈嚴重。 但是,劉俠卻沉浸於寫作所帶來愉悅裡,感覺心靈愈來愈豐盈的健康與滿足,寫作到底帶來什麼力量,讓病人經歷迥異於平常的治癒經驗?

曾經有一頭金色卷髮,身材英挺,笑起來如天使般的吉伯,出生花都巴黎,是暢銷作家、電影編劇,同時更是《世界報》(Le Monde)知名的電影與攝影評論家,在巴黎藝文界風光一時。

但是罹患愛滋病後,愛滋病毒不僅摧毀吉伯的肉體,同時也斲傷吉伯的靈魂。吉伯不只形銷骨毀、容貌早凋,更面臨周遭世界的質變──朋友逐漸疏離、公眾生活的主導權逐步喪失,吉伯嘗盡精神的孤絕與寂寞。

吉伯息交絕遊,一人跑到羅馬,他開始用寫作面對突如其來死亡的恐懼與孤寂。而這些刻骨銘心的紀錄都在《給那沒有救我的朋友》一書。他說:「寫作,是為了有個伴,有個傾吐的對象。」

本篇為雜誌訂戶限定內容,訂戶登入看全文
看更多
你可能有低血壓 汗皰疹屬慢性濕疹、易反覆發作!一張圖整理常見症狀 關鍵4大問:破解新型冠狀病毒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武漢肺炎
美病例破10萬,近半數集中紐約州 其他州免慌?或只是測得太少?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