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璐:活成自己想要看到的樣子

圖片來源 / 林麗芳
瀏覽數28,364
2014/09/01 · 作者 / 莊安華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90期
放大字體
當過台北之音電台台長、華視電視台總經理,徐璐曾經是光鮮亮麗的媒體女強人。歷經10年的尋尋覓覓,放下台北的急與躁,終於在台東找到可以扎根落腳,全心付出的地方。
「希望未來的我,不需要名片、不需要頭銜,就是做我自己,」徐璐在22歲時這樣說過,到了56歲,她終於做回自己。

徐璐過去是台灣文化媒體界的女強人。《新新聞》週刊總經理、自立晚報副總編輯、台北之音電台台長、華視電視台總經理,響亮頭銜一個接一個掛在她身上。

競爭、逞強是徐璐職涯的縮影。

徐璐22歲創辦《大地生活》月刊,雖然充滿理想,卻使她連續負債15年,嚐盡了羞辱指責,「被負債打趴了後,讓我更需要死命抓住頭銜、光環。」

成為媒體女強人後,外出常被人認出來,不時接受報紙、雜誌與電視台的訪問,還受邀上伸展台走秀,「我沈迷於需要被肯定,還樂在其中!」

擁有了令人欣羨的工作成就,徐璐才開始強烈感覺到,這些東西不是她所想要的。

到了外頭,徐璐穿著職場女強人的亮麗打扮,以電視台總經理身份參加社交場合。「我心知肚明有這個頭銜,大家才會對你好,這個好遲早會不存在,」其實她面對社交圈推崇、禮遇的背後用意,早就了然於心。

對內,為了電視台的經營與獲利,她必須鐵血地執行員工優退,「即使我知道那些人需要這份收入養家,但我必須Lay off(遣散)他們,我很痛苦地處理這些事情。」

站上職場高峰,徐璐非常不快樂。她離開辦公室,搭上電視台配給的專用車回家,當車門一關上後,她在後座哭得唏哩嘩啦。


陪伴臨終 重新尋找自己的旅程

生命的大地震搖醒了她。

她陪伴好友舞蹈家羅曼菲、資深新聞工作者張繼高、台大教授張忠棟走過他們人生最後階段,她發現人生的最後一刻,職銜、金錢、成就、光環都失去意義,家人、愛人及自己是否「為自己的夢想而活」,才是心中唯一的掛念。

徐璐開始做負面列表,列出自己不想要的,包括光鮮亮麗的職場生活、頻繁曝光的社交活動、孤單面對工作壓力的痛苦、夜深人靜的痛哭失聲、開不完的會議等。從這份表列當中,從中挖掘年輕時追尋過的夢想,帶領她走回二十幾歲時行走的土地。

她在八月出版的《我的台東夢》寫道:「人生很奇妙,像一個必須回到原點的圓。不論離開多遠、爬得多高,習於追尋自我的人,有一天終究會選擇回到原點。」

從原點找回了中年後才要打造的夢想,徐璐並沒有一頭栽入夢想的實踐與規劃。「人生永遠不是如你預期去規劃!」她曾經計劃在宜蘭買農地,後來雪隧通車後帶來熱絡的土地買賣,炒高了農地價格,加上假日的宜蘭被城市人的喧囂與擁擠給淹沒,她只好結束寧靜的鄉居夢。

夢想不能計劃,只能傾聽呼喚

既然夢想的實踐不能被計劃,但夢想會有呼喚與嚮往,從心靈裡發聲出來,引領著人們實踐。徐璐說,由於她想去鄉下,自然對鄉下比較注意,從工作與生活上接觸到更多下鄉的機會與緣分。


有一回,擔任中華電信董事長的賀陳旦想找徐璐擔任要職,但這兩人一見面就暢談土地、社區,後來,徐璐提議中華電信創立基金會,為土地、社區做些產業永續經營、數位建設的公益好事,賀陳旦立刻邀請她接下中華電信基金會執行長的工作。

從電視台轉到基金會,46歲的徐璐為中年找到新轉場,基金會執行長成了她的新身份。

在中華電信基金會3年,徐璐起初還會踩著高跟鞋下鄉拜訪社區、部落,露出嬌貴模樣。不過當她看到鄉間的美麗與貧窮、乾淨與髒亂,都是真實的鄉村模樣,如何讓鄉村更美好的想法,重新沸騰她二十多歲時創辦雜誌的熱情,再度確定自己能夠適應鄉村生活。

於是,她開始過減法生活,把一堆總經理時代穿的高級套裝送人,換穿平價衣衫與平底鞋。

後來她離開中華電信,加入致力建立美好鄉鎮文化的台灣好基金會,繼續執行文化公益的工作。這時候,衣櫥裡只剩幾件白襯衫、牛仔褲,就能應付得了工作與生活的穿著。

台灣好基金會第一個進行鄉鎮耕耘的案子,選擇在台東池上落案。

五、六年前,台東交通不方便,徐璐初到台東,並無打算在此長住。不過與台東這份緣分,卻在她為池上做起四季活動的文化深耕,之後打造鐵花村成為原住民藝文表演舞台、協助八八風災受創的嘉蘭村,從中累積她與台東的緣分。

從2009年起,她開始住在台東,帶著一只皮箱,住在租的7坪小套房,成為一年有一半時間在台東的「半東人」。

在台東工作,徐璐被台東卸下了都市人的忙碌、緊張與急躁,台東在地朋友都要她務必融入他們的悠閒步調與緩慢速度。隨著在台東的時間愈久,她開始以「台東人」的心情,用鬆與慢做工作、過日子,安頓自己的身心,她知道她已經不想成為往返台東與台北兩地的漂鳥,她仰望的是腳下落根的台東土地。

不「夠格」買地,在台東市區租7坪套房

當定居台東的意念出現後,她到處看土地,想要購地為自己建一棟可以看得到山水景色的鄉間石頭小屋。她為了找土地,從地價飛漲的都蘭,一路往北找尋,但她後來意識到自己購地建屋,得花一大筆費用,加上她也認為自己不當農婦,只想做一些文化公益的事情,並不夠格購買農地、經營農地,而選擇租屋方式,居住台東。

當放下買地的執著,決定租屋定居時,徐璐的台東夢才真正進入因緣俱足的安身立命階段。徐璐笑著說,她移居台東的過程,這就像《遠離非洲》書中的一段話:「偉大的力量在妳心中,障礙也在妳心中,問題的癥結只是時機尚未成熟罷了。」買地這件事,成了她鄉居夢想的阻礙,只要拿掉買地的想法,她的台東夢才算是時機成熟。

今年初,她搬離小套房,在台東市區租了一間有廚房的公寓,成為她定居台東的家,週末再回台北探望哥哥與媽媽。

有了台東的家,她不想再遠離台東,因此她考量自己無法再為台灣好基金會負責建立台東以外區域的鄉鎮文化,向基金會辭退執行長的職務,轉而專心替基金會做好池上與鐵花村的兩個案子。

落根在台東後,現在沒有任何頭銜的徐璐,正在開始新的生命旅程。好友陳浩這麼形容:「徐璐是我認識最有肩膀的女生,她走到台東我一點都不驚訝,她和台東好像互相擁有,她到台東,是她的福氣,也是台東的福氣。」

徐璐花了10年時間,終於找到台東夢,從台東開闊的大山大海、濃得化不開的熱烈人情,已經為自己繫上一條與這片土地、這一方朋友相依偎的線。

書名:我的台東夢

作者:徐璐

出版日期:2014/08/04

會員價:276元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運動
大腿內側好難瘦?腿型不漂亮?2招還你大腿縫 | 康健陪你練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