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吃非基改大豆?台灣的尚好

圖片來源 / 陳昱任
瀏覽數9,939
2014/07/01 · 作者 / 王暄茹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88期
放大字體
轟隆隆的收割機在大豆田裡來回駛著,數十隻白鷺鷥和麻雀緊緊跟在後頭,準備從收割機篩掉的殘枝斷葉中挑蟲兒吃。

來到嘉義縣東石鄉的十甲有機農場這天,正好趕上農場主人蔡一宏收割春作大豆,看著粒粒大豆從收割機裡傾瀉而下,滿足感不言而喻。

全台吹起本土大豆復興風

近幾年,台灣由南向北吹起大豆復耕潮,想品嚐非基改的好豆子,不必外求。

大豆曾是台灣的主要作物之一,種植面積在1960年代達到近6萬公頃,其後一路衰退,到2000年後,只剩下100公頃上下,不到可耕種面積的萬分之一。

近年國際糧價上漲,今年的進口黃豆價(19~20元/公斤)已是十年前的兩倍,本土豆與進口豆的價差逐漸縮小;加上為活化休耕地,農糧署自2012年2期作開始,將大豆納入契作獎勵範圍。從高雄美濃、台南、嘉義、苗栗,甚至後山的花蓮,這兩年種植黃豆、黑豆的土地面積開始增加。

台南農改場也利用傳統育種方式,培育出蛋白質含量達41%的黃豆品種─台南10號,計劃從今年秋作開始與農民契作。

高雄美濃農會今年則與農民契作試種10公頃黃豆,五月份召開記者會表示,這批黃豆品質比預期來得好,已與大型量販店簽下販售合約,並在購物網站開設「美濃專賣店」,未來更期望與高雄市政府合作,讓在地非基改黃豆進入校園。

民間的復耕力量也不容小覷。眼見台灣的黃豆自給率只剩下0.005%,喜願小麥總監施明煌積極奔走農業縣市,尋找農友契作大豆,於2011年組成「喜願大豆特工隊」,以「習作」的心情,觀察不同季節、產地、豆種的品質,調整並克服本土大豆的生產、加工及銷售瓶頸。施明煌與契作農友相互學習、支持耕作技術,出借農作機具,但也要求收成品質。

依節氣種植,以有機呵護

台灣農業有句話說「大暑前種稻,大暑後種豆」,種大豆格外得看老天爺的臉色,前陣子連週的大雨積水,就淹死了許多豆株。

苗栗苑里鄉的豆農們因而轉用高畦栽培,避免水淹黑豆,但種植面積就相對少了大半。為了避開陰雨季,人稱陳叔的農友陳文龍還依農曆節氣,一次次調整、找到最適當的種豆時機,「秋作的黑豆要在立秋前後種下,否則日照、雨水都不對黑豆的性。」

走到嘉義十甲有機農場,蔡一宏早於八年前就開始種植大豆,但因天候差異,種植時機可能就與北部相差一個月,田間不需要以高畦栽培,也可同時栽種黑豆和北部比較難生產的黃豆。

為了保護腳下這塊土地,農友們也願意以有機耕作,就算收成少一半也甘願。相較於慣行農法種植大豆,一分地可有300多公斤的收穫,但以有機種植只能收成180公斤,農友徐仕霖說。

蔡一宏為了保持土地資源的平衡,還大費周章地送驗土壤,檢視磷、鉀、氮等各種微量元素的比例,再調整自製有機肥的內容。

雖然他的大豆曾被夜盜蟲一夜之間吃光,看著光禿禿的莖梗,欲哭無淚,但卻沒有動搖他堅持有機的態度,只為提供消費者安全食材來源,別再因為不知去哪購買好食物而茫然。今年從農曆年到6月中,光是人工除草的工資就花了100萬元,其他工作全靠夫妻倆親力親為。

有機耕作田裡的作物與雜草共生,彷彿雜草一片,但看在農友柯雄能的眼中卻比乾淨整齊的慣行農法田更漂亮;飛鳥只盤旋在有機農田上空,宣告這裡有蟲吃,更是這群有機農友們的驕傲。

喜願大豆特工隊的契作大豆多賣給有機豆製品業者如名豐、豆之味和有機店通路;十甲有機農場的秋作大豆則供給苗栗穿龍豆腐坊。其他的台灣本土大豆可向高雄、台南等產地的農會或有機店購買。

▼好食機&十甲有機農場,就在11/18康健樂活節!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家庭關係
別丟給媽媽 歌手籲男廁設尿布台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