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顧男,很難?

圖片來源 / 陳昱任
瀏覽數17,615
2014/07/01 · 作者 / 曾沛瑜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88期
放大字體
照顧者每四個就有一個是男人,但他們卻比女性承擔更多的壓力與包袱,有苦說不出,成為自殺的高危險群。掌握五關鍵,讓照顧不再難。

★身為照顧者,他們是這樣走過來的>>>

林先生每天的生活從幫失智的母親刷牙揭開序幕,然後幫她洗澡、洗頭,帶她散步、吃飯,定期還得清理造口袋、換尿布,空閒時訓練她折棉被、記口訣……。

他沒有正常的三餐,只知道媽媽什麼時候餓了;他沒有正常的作息,只知道媽媽什麼時候有精神、什麼時候累了;他永遠不知道現在究竟幾點,只知道四個小時過去,媽媽的造口袋大概又該清、尿布又該換了。

他每天唯一的規律,是早上8點、中午12點、晚上6點、10點定時響起的鬧鐘,這是他企圖幫自己找回生活節奏的方法。

這是56歲的林先生照顧90歲失智母親的日常。

當男人開始成為照顧者

即便在高舉男女平等的今天,我們仍然很難將照顧工作跟男性做連結,然而,未來跟林先生一樣的男性照顧者只會愈來愈多。

隨著有照顧需求的長者不斷增加、子女的人數急遽減少、女性進入職場的比例日漸攀高,男人愈來愈難免於照顧的工作。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統計也反映這樣的現實,男性照顧者的比例已經增加到27%,代表每四個照顧者至少就有一個是男人。

但這個社會對男性照顧者並不友善。

過去,男人被期待是事業有成的人,他賺的錢要能撐起一個家,養育父母、妻小,但家庭照顧者的角色卻跟我們對傳統男人的期待充滿矛盾。

政大社工系教授王增勇指出,光選擇留在家裡,別人可能就認為這個男人沒出息,一句話就足以威脅男性照顧者對自我價值的肯定。

林先生就形容自己「連畜生都不如」,「連動物都有動物保護法保護,但家庭照顧者什麼法源依據都沒有,政府根本不承認這群人的存在,」這樣的吶喊來自他申請低收入戶近十年卻苦無結果。

原來林先生因擔任全職照顧者而無法工作、沒有收入,但社會局卻認為他未滿65歲、仍有工作能力而將申請打回票,「照顧者不僅不被承認,男性更是被歧視,公部門根本把我們當無業遊民,甚至連親戚朋友也認為我是個『遊手好閒』的人,」林先生滿腔無奈。

有苦說不出的男性照顧者

然而,像林先生這樣願意說出自己照顧壓力的男人其實寥寥可數。

根據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調查,面對照顧的壓力,99%的女性會找人傾吐,但男性卻只有10%願意說出來。

曾經是照顧者的王增勇過去也是那群沉默的男人。王增勇初入職場時,母親罹患癌症,生活起居需要有人照顧,他便與父親共同分攤照顧責任。

有次病榻上的媽媽請他幫忙把水餃放在湯裡熱給她吃,結果王增勇只是分開來微波,媽媽竟大發脾氣,委屈的王增勇覺得自己上班已經夠累,媽媽卻為這點小事鬧脾氣,氣得他「離家出走」,但一出門他卻完全不知道要去哪,也無法跟朋友說,最後默默在街頭的錄影帶店站了一個多小時把片子看完才回家。

事實上,林先生也是三年前才開始向外求援。過去的他只懂得自己埋頭照顧,直到有一次媽媽做出院準備時才被家庭照顧者協會找到,從此開始申請居家服務、喘息服務,走出去參加活動、做心理諮商。

在這之前,他形容自己的狀態簡直跟吸毒犯沒兩樣,瘦巴巴的又有兩大坨黑眼圈,且跟兄弟姊妹衝突不斷,甚至鬧上警局、法院,談到那段日子,他又紅了眼眶。

「男人的甲殼太硬了,不小心就自傷或傷人,」台北市立聯合醫院北投門診心理師呂依真分析,男人不願示弱,習慣表現自己厲害的一面,別人自然認為他不需要幫忙,甚至覺得和他接觸自尊心容易受傷,結果照顧到最後往往妻離子散、手足失和,堅強背後,還得獨自承受龐大的照顧壓力、工作壓力、輿論壓力……。

可怕的是,男性一旦封閉起來,比女性有更高的自殺風險。

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統計近幾年的重大新聞事件,發現一年有超過50起的悲劇,其中男性照顧者帶著家人自殺身亡的案例更是其中的多數。

今(2014)年初韓國天團Super Junior隊長利特的父親就因不堪長期照顧負荷,先後殺了失智的父母再自殺。

呂依真指出,男人傾向相信自己的理性,當他們分析這件事已然無解,可能就會選擇自我了斷,但他們忽略其實當下自己的心情很糟,根本不該相信那樣的理性,而女人在情感上就會有比較多的牽絆,也容易在過程中釋放一些訊息,有些人就能因此得到抒發。

別讓男性照顧者孤立無援

男性照顧者的處境需要被改變,其中照顧者本身、周遭親友、以及整個大環境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首先,照顧者必須在自我與照顧的角色間找到平衡。王增勇指出,男人一開始通常很難放掉對事業的企圖,然而一旦照顧成為重心,他就會開始進入那個角色,別人要介入都很難,漸漸的,自我會不斷萎縮,最後被那個角色吃掉。

呂依真提醒男性照顧者,

●要適時放手。照顧工作不是競爭比賽,當你覺得只有自己才能把這件事做好,等於排擠掉其他可能的照顧者,最後不僅沒了幫手,別人也不會感激你。

●要保有自己的興趣。建立紓壓管道,適時休息、放鬆,例如維持運動、攝影、閱讀……等興趣。

●要建立支持系統。擁有可以一起喝茶、散心、吐苦水的朋友,像是加入照顧者團體就是方法。

●要自我肯定。其實照顧並不是件容易的事,不僅具有專業性,還得付出相當的勞力與愛心,並不是人人都做得來。

●要懂得求助。一旦發現自己的想法很負面,開始否定一切,切忌悶著頭鑽牛角尖,也許打通電話到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照顧者諮詢專線﹙0800-580-097﹚聊ㄧ聊,或者找心裡諮商師談一談,就能鬆開那看似無解的死結。

其次,關係將決定照顧者如何看待照顧工作,其中包含了照顧者與被照顧者間的關係,還有親友間對照顧者的看法。

王增勇提到,當照顧被賦予更高的價值,它會產生另一種支持力量,例如有些人認為照顧父母、另一半是在報恩,是在做下一代的榜樣,這就會產生不同的動力。

此外,親朋好友的支持更是關鍵。王增勇提醒,照顧者其實很需要周遭的人理解他正在經驗什麼,他們需要被支持、肯定,知道自己是有價值的,但他們常常經歷的卻是,手足為了表達自己的關心,四處挑毛病,卻不出手幫忙。

最後,制度也要幫男人找到自己。照顧者最大的抱怨不外乎沒錢、沒得休息,但政府對於照顧者實際的支持卻殘破得可憐,以少數提供給照顧者的津貼:中低收入老人特別照顧津貼為例,裡頭就規定,領取津貼的照顧者不能享有居家服務,有些照顧者為了錢,只能犧牲休息的機會,事實上,即便有居家服務、喘息服務,只要提供服務的單位一句沒人力,照顧者的權利就只能被打折。像林先生照顧重度失能的長者,一個月理應享有90小時的居家服務,但他每個月卻連50小時都用不到,遑論更難申請的喘息服務。

政府必須從照顧者的角度思考更有創意的解方,王增勇舉例,失智症協會舉辦的瑞智學堂就是很好的例子。瑞智學堂一天讓15組失智症長者與照顧者進去,一方面失智長者在外人面前問題行為容易被約束,一方面照顧者也能在裡頭找到理解自己狀況的朋友,來到這,不僅能暫時放下總是懸在被照顧者身上的心、獲得喘息,同時也找到支持系統。

除了政府,雇主也必須看到員工的需求,根據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的調查,原本有工作的人在承擔照顧責任後,有三分之二會選擇繼續留在職場,其中很多就是男性,所以雇主如何讓員工可以無後顧之憂的工作,例如提供照顧假、調整工時、提供在家工作的選項……,也許就更能讓照顧者在照顧與自我實現間找到平衡。

別再置身事外,你我都將成為照顧者

隨著人口不斷老化,成為家庭照顧者已經是21世紀人類生命發展歷程中必然遇到的階段,男人們該如何預做準備,才能安然應對這隨時可能降臨的角色?

首先,每個人都要有成為照顧者的心理準備。王增勇提醒,無論男女,每個人在成為失能者前,都會成為照顧者,當這個角色真正降臨在你身上時其實不必太意外。

其次,要鍛鍊自己生活的能力,能力愈缺乏的人就愈脆弱。王增勇分享,當他媽媽倒下的時候,爸爸毅然扛下照顧的責任,辭掉工作擔任全職照顧者,但當慣大老爺的他既不會做菜,連幫媽媽洗澡都笨手笨腳,最後還是得依賴兒子、親友當幫手。

最後,對於男女該扮演怎樣角色,我們必須更有彈性。王增勇指出,一旦陷入對性別僵化的想像,只會阻礙我們進入生命中不同的角色,誰說男人一定得事業有成?他其實既可以是個好的照顧者,同時又是個男人;又是誰說打落牙齒和血吞才有男子氣概?其實有時願意坦承自己的軟弱或許才是真正的勇敢。

時代在變,照顧者的樣貌也愈來愈多元,男人們,從現在開始改變,你可以不再讓自己陷入孤立無援。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最新出刊│6月號 熟齡照顧就醫指南>>

什麼是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種疾病現象而不是正常的老化,很多人以為人是正常老化的現象,而往往容易發現延遲治療的情況。 失智症(Dementia)是一群症狀的組合(症候群),它的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進而影響到其他各種認知...

看更多
譚敦慈:自來水蒸飯會致癌?電鍋、電磁爐迷思一次破解 增肌減脂,其實你吃錯了! 冷氣吹到腦中風?聰明學會4大抗暑對策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筋骨不順、歪斜了嗎?一招簡單檢測膝關節炎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