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隔兩地,如何照顧父母?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25,396
2014/05/01 · 作者 / 曾沛瑜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86期
放大字體
隨著父母日漸衰老,狀況也愈來愈多。當子女無法放掉自己的工作與家庭,父母又不願搬離老家,子女可以做些什麼,讓孝順沒有距離?

Judy的母親十年前過世後,父親一直獨居在南部,孩子們苦勸他搬上來,但爸爸怎樣也不肯,親戚朋友每次見面就唸他們兩兄妹怎麼還不把爸爸接過來,他們只能無奈。

幾年來,跟爸爸同輩的南部親友不是日漸凋零,就是陸續搬到北部跟孩子同住,漸漸的,爸爸開始不喜歡外出,除了買菜、看醫生,幾乎足不出戶。

那天,Judy錯過跟爸爸固定講電話的時間,隔天再打過去爸爸卻完全沒接,麻煩寄放鑰匙的鄰居幫忙開門,沒想到爸爸卻反鎖,一天下來,Judy急得哭不停,哥哥要她先別急,隔天再看狀況。

所幸,老爸那天只是累到睡著,結束了一場虛驚。

照顧遠距父母需承擔的愧疚與心理壓力,是許多子女不能承受之重。

但愈來愈多家庭面臨的狀況是:手足間真的沒人能夠放掉自己的工作或家庭,父母也不願意搬離熟悉的老家,為孩子添麻煩,所以遠距離照顧父母,成為許多家庭必須面對的現實。

既然如此,子女可以做些什麼,讓父母自在、讓自己心安?

盡可能延長父母健康的時間

遠距離照顧父母其實未必是壞事。

「在地老化(aging in place)」是世界趨勢。當父母能夠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生活,保有適當的活動、快樂的人際關係,健康自然能夠維持。

「鼓勵長輩獨立生活,才是新時代的孝道,」台大外文系教授劉毓秀的父母分別高齡90跟83歲,但至今仍舊自己買菜、開伙、看病、生活,劉毓秀的照顧策略就是:盡可能讓父母延續獨立生活的技能,延長健康,就能壓縮失能的時間。

所以在父母能還走能動的階段,子女該做的,是盡可能維持父母的健康,阻止他們惡化到需要長期照顧的程度,彭婉如文教基金會專員林綠紅呼籲。

維持父母的健康,讓他們能夠獨立生活其實技巧不少。

硬體上,可以透過居家的改造、輔具的幫忙,讓他們能夠在更安全的環境下自在生活。

擔心突發的健康風險,可以藉由醫院提供的遠距照護定期掌握父母健康,或者保全公司也有提供緊急求救裝置,讓父母出現突發狀況時可以立即求助。

軟體面,子女可以聘請家事服務員、清潔公司的打掃人員,定期幫父母完成粗重的家事,或者善用當地的社區關懷服務據點提供的服務,創造父母不同的社交生活,或申請關懷訪視、電話問安,至少定期有人看到父母的狀況。

善用非正式資源,與手足、鄰里、親友打造安全網

當然,上述資源只能做為輔助,「好用的還是非正式資源,」台北市中山老人住宅暨服務中心主任李梅英一語道破。非正式資源指平時就要與父母居住地附近的手足、鄰里、親友建立好的互動關係,當父母緊急需要幫忙時,彼此可以有個照應。

子女真正擔心的,其實是父母臨時有狀況時,能得到及時的協助。例如爸媽不舒服時有人可以帶他去醫院,等待兒女趕到時,有人可以幫忙看著……等。

家總理事長、文化大學社會福利系副教授陳正芬就曾面臨工作跟母親的狀況夾攻,完全找不到援手的窘境。

有一次獨居台中的媽媽發燒,忍到隔天星期六才打電話叫女兒下來陪她,沒想到星期日燒還不退,眼看星期一女兒有工作、孫子得上學,但自己又找不到人陪,結果母女倆都自責,抱著哭成一團。

所幸,陳正芬剛好打聽到幫媽媽打掃的阿姨當天不用帶孫子,她本來就是媽媽的朋友,所以就拜託她留下來陪媽媽一晚,還好,隔天燒順利退了,而這就是非正式資源的重要性。

所以子女必須及早發展非正式資源的支持,例如手足間的分工,鄰里、親友間的支援……等。

李梅英家的做法是,兄弟姊妹落實分工。李梅英的父母獨居屏東,她住台北,大哥在高雄,二、三哥在屏東,她家的做法是:大哥負責醫療,二、三哥輪流陪伴、照顧,然後每個星期由不同的兄弟姊妹輪著回去探望爸媽,只要有任何狀況,就即時在通訊軟體Line的「李家班」群組裡共同討論。

陳正芬則是往親戚間發展支持關係。表姊是她重要的即時支援,只要媽媽一有狀況,她就先請表姊過去看看,或是幫忙陪著,等她從台北趕下來;此外,媽媽跟妯娌間感情很要好,常常三姐妹相約出遊,所以她們也能互相看著彼此的狀況。

Judy則是跟鄰居建立好的互動。她拜託爸爸對門的老鄰居幫忙注意,要是爸爸一、兩天沒下樓買菜、到醫院做復健,就一定要通知她,而她也把爸爸家的鑰匙打一副給鄰居,一旦出現緊急的狀況,還能破門幫忙。

為解決遠距照顧的困境,加拿大甚至發展出「交換照顧」的模式。

陳正芬指出,這就像另類的交友網站,例如子女在台北、父母住台中,這就可以透過網站配對,找出一個子女住台中、父母在台北的對象,配對成功後,兩個人就可以當彼此的支援系統,定期探視對方父母的狀況,當需要即時幫忙,也可以呼喚對方的協助。

一通電話,滿足父母的安全感、存在感、價值感

然而,所有資源都只是協助,「沒有人能夠取代你親情的角色,」彭婉如基金會專員林玉萍提醒。如何維繫親情,讓長輩能夠安心養老,才是為人子女重要的功課。

其實父母要的很簡單。有豐富陪伴長輩經驗的杏語心靈診所心理師余仁龍直言,父母要的其實不是什麼貴重的禮物,而是安全感、存在感跟價值感。

聽起來很抽象,但其實只要定時打電話給爸媽,就能滿足這些需要。首先,遠距兒女讓父母留在熟悉的地方,其實就滿足了他們的安全感;再來,定時打電話給他們,跟他們聊聊天,分享今天吃了什麼,開心、難過了沒有,讓他們知道,自己是有人關心的,滿足存在感;最後,子女可以在電話裡分享自己遇到的問題,請教父母的經驗,創造他們的價值感。

余仁龍建議,一個星期只要抽出一個小時,分成固定的兩天或四天講完,然後提醒自己,在那一個小時,放下手邊的工作,專心跟他們講電話,如果一開始覺得彆扭,就從三分鐘開始練習,只要願意撥出那通電話,父母就會很開心。

Judy的做法是跟哥哥排班,每星期各有固定要打的日子,擔心沒話題,Judy就下載老爸愛看歷史劇給他,兩個人光在電話裡討論劇情就沒完沒了。

陳正芬則是天天打電話,而且要挑自己心情好的時間打,然後就把耳朵借媽媽,聽她講整天發生了哪些事,這樣的好處是,媽媽每天有期待,也不會因為子女疏於關心,累積太多負面情緒,一旦爆發就起衝突。

長期照顧資源介入,分擔照護重責

當父母無法自理生活,就需要照顧資源介入。

這時候,子女必須舉行家庭會議決定如何照顧,討論可行的照顧方式,可能的支出費用,以及如何利用現有的社會資源等,而大家也把自己做得到跟做不到的部份提出來,共同盤點照顧責任的分攤。

當子女只能遠距離照顧父母,可以考慮申請外籍看護幫忙,或者把父母送到安養機構。

如果長輩失能的條件符合資格,可以申請外籍看護,但家裡至少要有人可以幫忙接應,也許週末再由子女回去輪流接手,或聘請居家陪伴員分擔照顧責任,讓外籍看護也有休假、喘息的機會。

若承擔不起照顧責任,可能就要考慮把父母送到安養機構照顧。如果長輩還有認知功能,就帶長輩一起去看,讓他們自己決定喜歡的環境,如果長輩已經臥床、沒有意識,就不需要考慮社交與空間,而是以子女探視方便為主。

即便把父母送到機構,定期探視還是很重要,一方面機構可以和家屬溝通長輩狀況,家屬經常探視其實也是種監督,有助長輩的照顧品質。

年老父母在遠方,雖然擔憂、牽掛,但妥善運用資源,反而能讓父母擁有更自在健康的晚年。最重要的,要讓關心一直在,而這樣的遠距離,才能真正讓彼此沒有距離。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文章關鍵字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人際交往
73歲的夢幻粉紅!影后驚豔紅毯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