貢寮梯田米 與食蟹相遇水田間

圖片來源 / 狸和禾小穀倉提供
瀏覽數3,754
2014/03/01 · 作者 / 曾慧雯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84期
放大字體

清早搭乘火車,花了一個半小時慢慢晃到福隆站。印象中夏天的福隆站總是人聲鼎沸,空氣中充滿海洋的氣息,不料這日冬雨綿綿,火車站空曠冷清,強烈的海風直接灌入候車大廳,我忍不住拉緊衣領、打了個哆嗦。

人禾環境倫理發展基金會資深經理方韻如到火車站接我,我們驅車前往貢寮山區。車窗外一片蒼茫霧雨,東北角的典型冬日,也是很多人從沒見過的、貢寮的另一面。

貢寮地理位置特殊,水梯田可涵養水源並提供生物棲地

沿著石碇雙溪山區一路到東北角一帶,是過去水稻水梯田的大本營。貢寮山區仍可見到百年歷史的水梯田順著山坡開展,祖先墾植時挖出的石塊,有的留在原地作為砌石田埂,有的則拿來當房屋建材。

不過,卻不是所有水梯田都還在種稻。貢寮跟所有的農村一樣,都面臨人口老化、青壯年外流、農田荒廢的問題,山谷間散布的水梯田,有不少早已乾涸棄耕、雜草叢生。

2011年起,人禾基金會從在林務局「重要水梯田保育計劃」的支持下,在貢寮推動的友善環境的農法,並希望棄耕田能恢復耕種或重新蓄水。

梯田蓄水及友善復耕為什麼這麼重要?貢寮農人說,田會「咁(含)著」水,水梯田的石砌平台階梯有蓄水功能,防止土壤被大雨沖刷流失,」且雨水會緩緩滲透到地底形成伏流,有助於涵養水資源。

此外,水梯田連接了山澗、溪流、濕地與海洋,形成一條從山到海的雙向臍帶。位在山與海之間,貢寮會出現麝香貓,田間溪流也見得到鱸鰻、溪蝦、毛蟹與食蟹,生態系統豐富,就生物多樣性與生態保育來講,貢寮具備特殊性。

貢寮米的品種多半是農人自行留種選育,有的是「平林種」,有的被稱為「五號仔」,都是根據多年栽種經驗所篩選出適合貢寮氣候的稻米。正因為貢寮農民習慣自家選種、育苗,培育最適應這兒環境的稻米,因此病蟲害比較少,農藥用量也會比其他地方來得低。

分級高價收購稻米 鼓勵農民不灑藥不用化肥

人禾基金會來到貢寮已滿三年,這段時間共和9~10戶農家合作。方韻如說,以前農民習慣多少使用一些化肥與除草劑,但現在都逐漸轉型、不再灑藥。在合作戶中,已有五戶採用有機肥,另有兩戶甚至連肥料都不用了,讓水梯田保持最自然的風貌,現在早春時長腳赤蛙會在田裡產卵。

目前「無藥田」面積為7分、「有機田」30分、「自然田」6分,不耕種只蓄水的「蓄水田」20分。到2013年底,與人禾合作的稻田面積共6公頃多,甚至還有棄耕田也恢復耕種。

然而,回歸古法耕作意謂著勞力付出的時間會增加,收成卻會減少。因此,社區成立的小型社會企業「狸和禾小穀倉」,也根據轉型期、無藥米、有機米、自然米各個等級,以高於一般收購價分級收購後再以「和禾米」品牌銷售,成本透明公告,讓當地農民有意願合作。

人禾不只是收購、賣米,他們也跟著農人下田,學習一代一代流傳下來的農家智慧,插秧、除草、割稻樣樣參與,認真「搏感情」。

方韻如回憶,她第一年到貢寮的時候一切都很順利,眼看將有個大豐收,怎料到了收割前卻遭遇蟲害,她不免感到沮喪;然而,當地的農夫阿伯卻告訴她,這些是「天公伯要收回去的」,人不能全都要拿。這種謙卑、敬天的傳統觀念與精神,讓她印象非常深刻。

不像慣行農法灑除草劑,合作戶的農民每年4月會「挲草」,也就是把田裡的雜草搓入土裡,讓它們化為秧苗成長的肥料。但如果挲草太多次、營養太豐富,種出來的穀粒「爆漿」,農民會覺得「跟老天爺討太多了」。

水梯田的耕作不使用大型機具,否則會破壞生物棲地、易造成田壁崩塌,且租借來的大型機具也容易把福壽螺等害蟲帶到貢寮。

正因為用心保護,水梯田裡的生態系完整而豐富,4公頃地裡就有500多種生物!例如曾失去蹤跡30多年的黃腹細蟌(一種體型較小的蜻蜓),被發現仍存活在貢寮水梯田,現在已普遍繁衍在和禾生產班的田區;挖耳草、毛澤番椒、小杏菜、絲葉狸藻等稀有及受威脅植物,田裡也都看得見。

第二代農夫張守隆帶著我們「巡田水」,講解如何利用出泉水孵秧,以及趕走專吃秧苗的小水鴨的祕訣。他望著對面山頭,神態自若地說,有時候山豬會趁夜色跑過來吃農作物,防不勝防。

山豬?我一驚,但這也代表這兒夠自然,才會連如此大型的野生動物都能棲息生存啊!

若想要體驗在自然的環境裡循古法耕作,不妨加入貢寮水梯田的「體驗夥伴」。很多人體驗農事後,都會惜福地把飯吃光光,因為「種過田以後格外有感覺」,我追問是什麼感覺?張守隆指著自己的後腰半開玩笑道,人工插秧、挲草、割稻,當然是腰痠背痛的感覺囉!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看更多
有機米、黑豆做蛋糕,用樂活產品改變世界 留住20甲無毒水田,董雞回來了 樂活旅遊夯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武漢肺炎
全民防疫》二氧化氯消毒用品遭瘋搶 你用對了嗎?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