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看護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11,595
2014/02/01 · 作者 / 劉燦宏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83期
放大字體
「這個看護是我見過最認真的!」我回過頭對著住院醫師說,在復健治療室中,有時候病人的復健動作要家屬協助,因此需要有人在病人旁邊,我看到一個看護超級認真,不但幫忙病人做復健,病人做不好,他會在旁邊加油打氣;病人做得好,他會拍手鼓勵,因為他的唱作俱佳,加油聲不絕於耳,其他病人受到他的氣氛感染,也都拚命努力復健。
只是我看到他和一般的看護不同,輕微腦性麻痺外加口吃、動作有點不自然、走路稍微左右晃動,我有點擔心地問:「這樣做看護,會不會太辛苦了?」

「他不是看護啦!他是病人的小兒子!」住院醫師糾正我。隨著社會變遷,這幾年陪伴住院家人的工作也有很大的改變,20年前住院,一定是家屬自己照顧,若是找別人代勞一定要偷偷摸摸,而且要稱說是病人的表哥或是堂姐,否則會被罵不孝;近年來,少子化加上工作忙碌,家屬能晚上來陪已經算是不錯了,專業看護和外籍看護反而變成主力,大家在醫院混熟了,看護也幾乎成為我們復健團隊的一份子,因此陪在病人旁邊的如果不是外國面孔,大概會誤認是本國看護了。

查房時,看到這個兒子照顧媽媽更是感動,所有在復健室的動作,回到病房後一定加倍複習,媽媽翻身、餵飯、洗澡、大小便當然都是他的事,而且因為復健完會流汗不舒服,所以堅持一天要幫媽媽洗兩次澡,難怪每次查房都會聞到香香的熟悉味道,因為他怕媽媽流汗長痱子,還幫忙擦嬰兒痱子爽身粉。

有一次查房時,我只是交代他因為媽媽現在沒辦法自己翻身,記得每兩個小時幫忙翻身一次,順便拍拍背讓血液循環好一點,以免發生褥瘡。天曉得這句話他竟奉為聖旨,嚴格執行,每天半夜每隔兩個小時,清脆響亮的拍背聲一定準時響起,吵得隔壁病人無法入睡,一週後,護理人員跟我查房時,特別詢問可否取消這個『醫囑』,我看看隔壁兩床病人的熊貓眼露出哀求的眼神,只好配合修改了。


有一次,在等電梯時遇到,他正推著輪椅要送媽媽去復健,想說應該好好鼓勵他一下:「嗨!辛苦了,你是我看過最孝順的兒子!」說的也是,他自己身體不方便,還要幫媽媽把屎把尿的,的確難為況且還照顧得無微不至呢。

「哪哪……哪有?跟媽媽對對我我我們的恩恩惠比起來,這這這算算不上什麼!」可能緊張加興奮,被我這麼一說,口吃更嚴重了,聽他講完這一整句話,加上他扭曲的臉部表情,我的心臟只差沒從嘴巴噗通噗通跳出來。

他說得沒錯,我從隔壁床的看護得知他的家庭狀況,父親早逝,媽媽辛苦扶養兩個小孩長大,大哥事業有成,早已成家立業、自立門戶,因為弟弟的狀況讓他覺得不光彩,因此鮮少過問家事,任由他們母子兩人相依為命,一個年紀大,一個腦性麻痺,兩個人互相照顧,日子倒也相安無事,一直到這次媽媽中風住院。

「你的大哥好像都沒看到?」

「他他他比較忙!過過過兩天應該就會來了」

本來只是聊聊問問,沒想到他就當真跟哥哥說我在找他,幾天後大嫂代表來了,從此醫病關係就變得相當緊張。大嫂可能來得心不甘情不願,或是她要讓大家知道誰在當家作主,因此責備弟弟為什麼沒讓媽媽定期吃藥,為什麼不送台大、榮總!當然也開始抱怨我們醫院,諸如病房太小、太擠、護理人員服務態度不佳、醫師看起來太年輕(這點我不介意,不過後來她的意思好像是暗示我經驗不足)、復健器材太少等等,原本一切順利進行的復健工作,被她東挑西揀之後幾乎停擺,治療師每天都要回報處理大嫂的抱怨。


原本專心投入照顧病人的小兒子,自從大嫂來了以後,完全變了一個人,他只能悄悄地躲在角落,無言的看著大嫂逐漸毀掉他和我們建立的友誼。

誰來報恩?誰來討債?

星期三中午與住院醫師、復健師、護理師們開完個案討論會後,決定必須和家屬討論出院的準備計劃,出院準備計劃一般討論包括出院後的經濟來源、居住地和未來復健計劃等,現在既然是大嫂當家做主,當然要找大嫂談。

「請問你們出院後有什麼打算?」

「啥?都還不會走,怎麼可以出院?」

「復健住院有一定期限,我們醫院沒有慢性床,無法提供長期住院,其實出院後,從門診來復健也不錯,病人回家後心情會比較好。」

「那以後就叫他們自己來!」她冷冷的回了一句。

「妳放心以後他們兩個人自己住嗎?」問也是白問,我想她不是不放心,應該是根本不關心吧。

「他們自己住得很好啊!」

「她中風生病前,兩個人彼此照顧應該沒問題,但是現在不同了,媽媽現在無法下床,日常生活樣樣要人幫忙,弟弟自己行動也不方便,恐怕照顧不來,你們可能也要一起幫忙照顧,我希望大哥這邊也要貢獻一份心力,」她聽到要幫忙照顧,眼睛睜大了一下。

「不會啊!我看他手腳滿勤快的,頭腦也算靈光,照顧她沒問題的啦!」奇怪了,第一次聽他讚美他的這個腦麻弟弟。


「因為媽媽中風後,生活和醫療的費用一定會增加,經濟方面可能出現問題,我和出院準備計劃小組討論的結果,有三個方向提供參考,第一、讓媽媽出院後住在自己原來家中,另外我們醫院可以幫忙申請外籍看護來協助照顧,外籍看護來了之後,媽媽和弟弟都有人照顧;第二、讓媽媽住到安養中心或護理之家,由專業人員來照顧,你們和弟弟有空還是可以過去探望;當然這兩個方式都比較需要花錢,第三種方式,妳可能要回去跟老公討論一下,就是住到你們家去!當然還是可以申請一位外籍看護來照顧,不過弟弟可能要自己住。」我刻意慢慢講,希望她能聽清楚。她的眼睛則是愈瞪愈大,她萬萬沒想到,這幾乎不相干的一家人,怎麼突然變成她的負擔,而且還要住到她家去,她愈聽愈不對勁,態度突然180度大轉變。

「這位醫生,拜託你們幫忙,盡量讓他們母子可以回到自己家去,他們住在原來的地方比較習慣啦,離你們醫院也近,可以就近復健啦,我會回去跟我老公商量請菲傭的事情,」態度變得相當低調誠懇。

經過出院準備計劃的討論後,這位大嫂再也沒有抱怨過醫院的任何事,腦麻的弟弟又恢復了往日的風采,他總是在媽媽丟完最後一個沙包後,用力鼓掌歡呼,一起陪其他病人復健的外籍看護,也開始學他起鬨歡呼大叫,頓時之間復健室又恢復了往日的熱絡。

出院前,有一次查房小兒子剛好去買午餐不在,我就跟老媽媽聊了一下,才知道這個小兒子除了一出生就腦性麻痺之外,父親不久也過世了,老一輩口中都說他剋父,相較於大哥健康、聰明,鄉里的人都說這個小兒子是來討債的,因此從小就被排擠、嘲笑,受到不平等的對待。

「那妳現在覺得誰來報恩?誰來討債?」我問老媽媽。

「當然嘛是……」到口的一句話,老媽媽硬是吞了回去,或許她覺得舉頭三尺有神明,尤其是在醫院這種地方,多年前,她獨力扶養這兩個兒子,其中一個又是在那個年代被視為天譴的身障者,命運捉弄她數十年,這個答案對她來說的確相當困難。

「攏真好!攏真好!」老媽媽給了我一個最不造口業的答案,這時拎著便當的小兒子正搖搖晃晃的走進來,我想我們心中都有答案。

【醫學筆記】

老媽媽出院後,定期由小兒子陪伴到醫院做復健,訓練到可以自行拿柺杖行走,日常生活也大部份可以不需依賴別人,復健過程相當順利。最可喜的是小兒子娶了一個杭州姑娘,同樣乖巧孝順,結婚時醫院幾位同仁還應邀前往參加;上個月他衝進門診很興奮地跟我說,他要當爸爸了,而且是個男生,哇!我想這是老天爺送給這個孝順兒子最好的禮物了。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什麼是痱子?

痱子,醫學名稱為汗疹,一旦皮膚的汗管出口被阻塞,造成身體無法正常的排汗,汗會累積在表皮、真皮等皮膚組織裡時,就會冒出一顆顆紅色的小痱子,又癢、又疼、又腫,令人難受,好發部位在臉上、頭皮、前胸、上背、四...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