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心想死的婆婆

圖片來源 / 鄭佳玲
瀏覽數26,827
2013/12/01 · 作者 / 劉燦宏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81期
放大字體
國人平均壽命延長,人口老化的問題嚴重,是醫界、公衛界共同注意的議題。然而另一個令人關心的議題是男性與女性平均壽命的差距,2012年台灣男性平均壽命75.96歲,女性82.63歲,兩者相差6.67歲。若以國人結婚時,男性比女性大約年長3歲來計算,婦女晚年守寡的平均時間將近10年,而且幾乎是她最衰弱最無助的一段歲月,不管我們如何推廣性別平等,這大概又是女性的另一個宿命。
老年喪偶,對許多人來說是相當大的打擊,一輩子不管是恩恩愛愛或是打打鬧鬧,另一半突然走了,對一個已近黃昏的長者來說,絕對難以承受,需要子女們多多陪伴和關懷。

前一陣子復健病房就來了一位走不出喪夫之痛的婆婆,算是幫我上了一堂課。

「劉醫師,8B19的病人拒絕到復健室復健,自拔鼻胃管不給我們放回去。」住院醫師向我回報兼抱怨。這是一個87歲的老婆婆腦中風左側偏癱第21天,剛轉到復健病房,目前仍無法自行站立,有吞嚥困難的問題。「沒關係,我們先安排治療師到床邊復健,過兩天再說吧!鼻胃管的事我看完門診再去勸勸她。」

指示住院醫師後,我心裡嘀咕著這位病人不肯復健治療,神經科幹嘛要把她轉到復健病房來呢?

總算讓她等到中風了

一到這間單人病房,發現氣氛不對,婆婆滿臉漲紅,媳婦、女兒全低著頭,可以看出是一位非常有威儀的婆婆,但是口音重幾乎聽不懂,如果她是右側偏癱的話,我可能會懷疑她患有表達性失語症,不過她是左側偏癱,理論上比較不會傷到語言區,而且我看到兒女們也都聽得懂,應該是說家鄉話。

本來要勸她放回鼻胃管,但婆婆瞪大眼睛看著我,氣氛有點僵。大女兒適時把我拉出病房外對我說:「媽媽告訴我們不要救她,她要跟爸爸一樣中風完就走了,她們兩人感情好,爸爸走10年了,媽媽這幾年也過得好辛苦,她說總算讓她等到中風了,絕對不可以救她。」


我是第一次聽到有人在等中風的,還總算給她「等」到了,我回問:「媽媽的病好像還不至於到會走那麼嚴重耶!」,「所以她不要放鼻胃管、尿管、插管,什麼管她統統都不要,我們在神經科就已經簽了放棄急救的文件了。」

以婆婆年紀放棄急救是可以接受,但是不放鼻胃管馬上就會出現問題,我再問:「婆婆目前吞嚥困難,不放鼻胃管馬上就會脫水、營養不良,這樣下去會出人命的!」我總得把嚴重性告訴她,她悠悠地回答說:「說到死,媽媽就是不怕,當年爸爸也是政府重要人士,民國38年逃難時,爸爸跟軍隊先到了台灣。為了幫我們從上海逃出來,爸爸派了一排家鄉的子弟兵護送我們,但是還不到半路,幫忙的人死的死、逃的逃,到後來就剩下媽媽一個女人家帶著所有家當,拎著我們六個小孩,一個也沒少一路來到台灣。」

我聽得有點出神,想著女藍波的情節。「到台灣後,我們小孩也都爭氣,在世界各地都有很好的發展,只有媽媽堅持要留在台灣,應該是她對台灣特殊的感情,我們做子女的當然順她老人家的意,讓她和管家住在台北。」她接著說:「這次中風後,我想我們不可能再讓她一個人住在台灣了,這幾天我們子女也很困擾,我們都放下手邊工作回來,以後的生活恐怕要大亂了。」

「遠的不說,先解決她營養的問題,她若堅持不放鼻胃管,我們會很難處理,」我必須把難題丟回去。

「可不可以先打點滴,媽媽應該可以接受打點滴,媽媽上一次住院可以接受打點滴,」女兒問。「點滴只是補充水分和一點點營養,不夠她的日常所需,不過我們先打上去,拜託你們趕快勸她放回鼻胃管。」

成功取消婆婆的斷食計劃

隔天點滴是掛上去了,婆婆依舊不肯放鼻胃管,我們的苦日子也就開始了。營養不良的症狀包括血中白蛋白不足、血紅素降低等,這些症狀一般要一、兩週後才會發生,但是三天後,住院醫師就回報婆婆出現呼吸困難,婆婆因為年紀大心臟不好,一天兩瓶葡萄糖水就受不了,X光一照果然肺積水,趕快用利尿劑脫水。

脫水後婆婆呼吸症狀改善,但是開始出現嗜睡、少尿,原來她的腎臟也不好,抽血檢查出現電解質不平衡、腎功能惡化、意識不清,病情一度真的要簽病危通知單了。

我跟住院醫師說:「如果婆婆真的走了,豈不是讓她如願以償!」折騰了一個星期,照會了心臟科、腎臟科、新陳代謝科,連院長都特別跑來關心,好不容易才把病情穩定下來。

星期一查房時,我有點不太高興、很慎重地跟家屬說:「婆婆不放鼻胃管,搞得大家人仰馬翻,如果再不放就請出院,她不想活也不能害死大家,而且真是浪費醫療資源。」婆婆是見過世面的人,一聽到浪費國家資源,終於不再堅持,就在我們半哄半騙的情況下給我們放了回去。


鼻胃管放上去了,日子又恢復平靜,雖然放了一根鼻胃管,婆婆說話依舊聲音宏亮、丹田十足,不過我還是聽不懂她在說什麼,彼此互動很少,大部份是透過女兒翻譯。

星期五早上,婆婆看起來狀況不錯,她看到我進病房,好像是在對我問話,我和住院醫師鴨子聽雷,倒是她女兒打斷她的話,兩個人就爭執了起來,「媽,你什麼不好問,」我只聽懂這句話,她女兒拗不過媽媽只好問:「我媽是問你今年結婚了沒?」原來是要幫我相親啦!「我媽可是很厲害喔!談成的婚事沒一百也有八十,」她女兒突然反過來替媽媽說話,我趕緊回答:「我『今年』還沒結婚啦!不過倒是先幫我們住院醫師的忙比較重要。」婆婆了解我的意思,用她雷射光般的眼睛掃描了我們住院醫師兩次,雖然胖了一點點不過還是頻頻點頭,或許下個星期她某一個美國的小孫女回來,我們住院醫師就有得忙了。我想給婆婆忙一點總是好事,免得一天到晚想著有的沒的。

男性比女性更多喪偶症候群

個案病例討論會時和精神科醫師討論到喪偶症候群這個議題,他發現一個現象,雖然理論上女性喪偶機率比男性高,但是因為喪偶導致憂鬱、心情低落而到精神科就診的比率卻差不多,代表男性比較會出現喪偶症候群,而且一般男性比女性的病情來得嚴重。

這也難怪,女性一般負責家裡的庶務,柴米油鹽一手包辦,即使老公走了,過日子仍然不成問題。但是女性先走,男性若從來不曾下過廚、洗過衣,恐怕連衣服擺在哪都不知道,日子想必會大亂。

我跟他分享前一陣子我媽媽過世,爸爸就是沒那麼樂觀,都過三、四個月了,依然走不出來。上個月我帶爸爸去日本散心,希望他趕快度過,前三天他真的是忘了悲傷,一切都很順利,誰知到了第四天,爸爸在東京新景點天空樹下拍照,拍到一半突然轉頭跟我說,他忘了媽媽已經過世了,不知道拍這些照片回去要給誰看,我知道他又發作了,剩下的兩天他都悶悶不樂。

爸媽之間雖然常常鬥嘴,但是就靠這些小細節維繫他們的感情,突然這條線斷了,風箏遠颺,徒留拉線者懊惱不捨。這是日後大家都會遇到的問題,雙方當中不管誰先走,總是會有一方必須面對這個悲傷。

我跟精神科醫師針對治療喪偶症候群的結論有三點:

1.是子女要多陪伴,有些子女會誤認爸媽很堅強,應該撐得下去,但事實往往不是如此。

2.時間是最好的良方,一般這個現象往往持續半年,若持續超過半年最好尋求協助,以免合併演變成其他精神疾病,就很難治療。

3.是個案自己的心靈成長,心中縱然有再多不捨,都必須學習放下。

張媽媽從老態龍鍾變回60多歲

當然我也看過順利走出陰影的個案,高中張同學的爸爸前一陣子過世,過世前曾拜訪過他們兩位老人家,印象中張爸爸和張媽媽看起來都八十好幾。張爸爸因為長年洗腎,不良於行,張媽媽總是陪著他亦步亦趨,也一副老態龍鍾的樣子。

張爸爸過世後,張媽媽剪個俏麗短髮,整個人變年輕,像六十出頭,她開始參加社區大學,每天穿著牛仔褲、騎著腳踏車趕上課,日子過得非常充實。有一次在路上遇到完全認不出來,還是她叫住我,她說以前陪先生上醫院、看病洗腎,生活被綁住,現在生活反而少了負擔。

看著他能從喪夫之痛走出來,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標,我剛開始稱讚她變年輕時,她還有點不好意思,我還是一直鼓勵她多參加社區的活動,日子愈忙愈好,說實在的,我們總不能希望一位喪偶的女性往後這10年抑鬱而終吧!

【後記】

住院的婆婆經過復健後,訓練到在扶持下行走大約五公尺,可在攙扶下去上廁所、洗澡,但是吃飯、梳洗、穿衣等日常生活仍需別人相當大的協助,兒女們因長年居住國外無法照顧,經多方比較,本來打算讓婆婆住進一家不錯的護理之家,後來大兒子覺得媽媽來日不多,能有機會盡孝是福氣,因此毅然辭去美國工作辦理退休,回台定居照顧媽媽。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失去半個世界的人 - 復健病房裡的微電影

作者:劉燦宏
出版日期:2015/06/29
會員價:252元

詳細內容>>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其他疾病
妥瑞兒合併鼻過敏比例高 中藥+針灸可緩解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