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歲中風,我如何自救?

圖片來源 / 呂恩賜
瀏覽數89,129
2013/11/01 · 作者 / 林貞岑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80期
放大字體

中風第二天就下床復健,10天就回到工作崗位繼續救人,醫生生病了,如何找回健康?

中風是個棘手的疾病,因為它說來就來,往往令人措手不及。在台灣,每10分鐘就一人中風,連致力研究中風的專家也難逃魔掌。

小平頭、戴著黑框眼鏡的中一苑中醫診所院長邱顯學,正活力十足地為我們示範無痛針灸,他手法俐落迅速,拔針時我們竟然毫無感覺,很難相信他在四年前曾經中風過。

邱顯學是國內少數擁有完整西醫神經科訓練並領有雙執照的中醫師,身為腦中風中心成員,中、西醫治療經驗豐富,並曾發表多篇研究登上國際期刊,如論述「中風後介入針灸治療,可以減少併發症」等。

最了解中風的優秀醫師,竟然沒能躲過中風威脅。

40歲,當人生正要發光發亮之際,一場突如其來的重病,改寫了他的人生劇本。

2009年2月25日下午4點,邱顯學揉揉眼睛,覺得今天特別疲倦沒力,雖然昨天熬夜,但中午結束門診後小睡了一會,照理說精神會好些,但手上的咖啡已經喝到第三杯,仍擋不住濃濃睡意。5點整正要步出辦公室去開會,後腦勺突然一陣發麻,慢慢擴散到雙眼視野周圍,「好像強光刺激過後,一片黑籠罩,」邱顯學形容。

然後,舉步維艱。想跨出右腳走路,腳卻不聽使喚,「我踩不到地板、我踩不到地板……」他喃喃念著,腳踩踏在地上沒有聲音,就像馬抬起前蹄不斷在空中畫圈,一旁的祕書被他脹紅的臉嚇到,問他怎麼了,急著要去找其他醫生幫忙,他還強自鎮定囑咐先去代為請假。

邱顯學想掏出右邊腰帶上的手機打電話,卻只聽見「啪搭啪搭」聲,右手無力,連手機套的蓋子都掀不開。

儘管發作時的地點離急診室不遠,但腳不聽使喚,走一步都可能重重跌到。

他猜想自己可能中風了。「我不能倒,」走廊上人來人往,他不想穿著白袍就這樣倒下,會引起騷動,他將無力的右側靠在牆上,以左側單腳站立,然後用左手拿起左胸口袋隨身攜帶的針灸針,反射性地就往後腦勺正中線的位置(強堅穴)扎下去。一剎那,身體的麻感退去,視野變清晰,右手力氣恢復了,才能掏出手機按電話號碼求救。

接下來立刻被送到急診,安排一系列檢查。做頭部磁振照影必須拔除頸後的針,邱顯學改扎右小腿的足三里穴,這時已過了一小時。

檢查結果發現是左大腦胼胝體旁小血管梗塞,範圍不大, 屬於輕度中風,並不需要打血栓溶解劑,因此打點滴以維持腦血流暢通,並口服阿斯匹靈,預防血管阻塞惡化。

「最怕的是殘障,」他說,當時很怕自己從此就不能動了,因此待在加護病房也沒閒著,除了西藥,他另外吃平時開給中風病人吃的補氣中藥,一邊也提醒自己針刺無力的右腿足三里穴,增加肌肉張力。

針灸刺激肌肉張力

中風第二天,邱顯學仍感覺頭部悶脹疼痛,但三帖補氣中藥顯然發揮了力量,讓軟綿綿的他稍微有點力氣可以做復健。

「我這才體會到,難怪中風病人常抱怨復健運動有多麼的困難和令人沮喪,」他解釋說,愈想努力動就愈覺動不了,因為負責喚醒及驅動身體動作的中樞及周邊神經傳導似乎斷了線,身體像被膠著住了,就像電腦突然的斷電、當機。

為了重新啟動身體功能,邱顯學制定了一整套自主訓練肌肉強度的計劃:先在床上練習抬高臀部,訓練大腿股四頭肌;利用蹲下、站起來,強化雙腿肌肉耐力,到第三天能夠站立了,拚命練習走路、慢慢走單一直線,練習平衡感,儘管那時腳掌經常不時往外翻,但一有時間他就強迫自己練走路,走到起喘吁吁、滿身大汗也不在乎,只要醒著就不斷練習。

邱顯學不肯服輸,必須痊癒的使命始終鞭策著自己,「否則如何說服病人?」他說,中風復原期可能因為交感神經興奮,無法入睡只能淺眠,一天睡睡醒醒七、八次,這中間就拚命勤做運動。

10天後,他恢復正常上班看診,老病人不知道他才歷經大病,還忍不住向他撒嬌抱怨:「醫生你怎麼這次偷偷出國這麼久都沒先講?」

中風後邱顯學仍有小小後遺症:快步走時左腦會麻,右邊突然無力。這時他會停下來,看著自己的腳,慢慢練習再提起腳步往前走,「你要看著自己的腳走路,確定大腿擺正了、腳掌朝前方,」他提出自身經驗說,這樣才能真正訓練腿部肌肉用力的方式、加速復原可能性。偶爾,他也對隱隱抽痛的後腦勺針灸。

三個月後到中國北京開會、演講,他登上萬里長城,拍照時還故意用中風過的右腳單腳站立支撐全身,表示已經完全康復了。

體力耗損,加倍奉還

當拚命三郎遇到中風,也不得不慢下腳步。

從學生時代就很拚,邱顯學走過中風最深刻的體悟是,體力過度耗損、睡眠不足,病痛絕對「加倍奉還」。

他坦承中風前半年真的拚過頭,手裡趕5個研究案,下班後得把工作帶回家做,忙到半夜兩、三點才睡覺,「常常只睡三、四個小時就起床看診,」一週有4天以上在熬夜,每天要靠咖啡提神,有時太累了,就利用診療床躺一下,連吃飯也沒食慾,隨便以泡麵打發。

這段爆忙期間,他偶爾會眩暈,很累時也試過一天吃好幾次中藥調補身體,但完全彌補不了欠睡眠債所造成的傷害。

「過度相信自己年輕而不調整睡眠、飲食及壓力的紊亂,終究會累出病來,免疫失調,」身為教導別人養生的中醫師,他有深刻反省。

現在他最大的改變是「好好睡」,「睡覺起來一定要有飽足感,」每天晚上11點前一定上床睡覺,盡量少把工作帶回家做,每週熬夜不超過一天。而且,幾乎不再吃泡麵、改掉喝咖啡加奶精(反式脂肪攝取過量會增加心血管病風險)的習慣,只喝黑咖啡。

懂得取捨,不再忙翻天,邱顯學重新恢復打籃球、看電影及旅遊,不再讓壓力無止境地堆積。每天做仰臥起坐或伏地挺身鍛鍊體力,讓工作時更有力氣,「因為做針傷科的醫生要針灸、推拿等,很耗體力,」他說。

邱顯學成功復原,也提醒了院內的醫療人員更重視自己健康。

高雄長庚醫院關注員工身心健康,因此成立了健康管理中心,除了為醫護同仁安排體檢外,還有運動課程,「10台跑步機天天爆滿,利用率很高,」高雄長庚腦中風中心主任劉嘉為說,同儕生病的確讓大家有所警惕。

也有愈來愈多醫生,願意在中風急性期讓病人會診中醫,增加復原機會,「以我們的病人來說,約有五分之一在急性期會診中醫,」劉嘉為表示,以前多半要一個星期後病情較穩定才會診中醫,現在提前在加護病房就能介入中醫治療。

中西合療,加速中風復原

中、西醫合作治療是邱顯學中風復原的成功關鍵。

復健尤其獲得中、西醫共同肯定,而且愈早做恢復得愈好。

如果經醫生判斷病人狀況可做復健,甚至在加護病房就可開始做些簡單運動。

「主動加被動運動,效果最好,」邱顯學在中風第一天就開始做復健,他說,主動運動包括肌力自主練習,如走路、蹲站等,若能加上被動運動如針灸、推拿、電刺激及物理治療等,多管齊下,就能讓病友恢復體力和肌力,也比較有信心繼續做復健。

從西醫觀點,邱顯學屬於不明原因的輕度中風,而且較年輕,「幸好發生在醫院,」劉嘉為指出,能在黃金時間的一小時內就做完所有緊急處置包括給藥,是成功恢復的原因。

他也提醒,若發現有中風前兆(嘴歪眼斜、手無力或講話不清等任一徵兆)或是像邱顯學一樣出現單側無力、突然麻木甚或出現複視時,最好先打119或直接掛急診,而不是先急著連絡親友,「通常錯過了黃金救援三小時,」他提出經驗說。

中風急性期的針灸刺激,則能提高細胞活性。

以腦傷、中風急性期介入中醫治療豐富的中國醫大北港及安南附醫中醫部主任何宗融表示,中風之後氣血較虛弱,針灸及中藥補氣效果強,能早日恢復身體力量做復健,加速復原。

至於中風用針灸急救能達到多少效果?何宗融保守地說,目前還有待更多研究證實。

過往中醫典籍確有記載急救穴位,比如邱顯學自救所使用的強堅穴及足三里穴,前者有醒腦寧心、平肝熄風的效果,可治療腦眩、頭暈頭痛;足三里則是臨床上常用的治病穴位,何宗融認為,醫生能利用所學的專業勇於自救,經驗十分寶貴,值得醫界做更多的研究、探討。

站在醫院陽台,面對著波光粼粼的澄清湖,邱顯學張開手臂大口呼吸說,中風後的殘障可以不是必然,在現有的西醫治療基礎下,介入中醫可以大大加分──增強體力,縮短住院時間、感染機會及死亡率,中風後仍可享有美好人生。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編按:此文為2013年發表,文中人、事、物背景或已有調整、變動,造成不便還請見諒。

什麼是頭暈?

頭暈所代表的意義是人體失去平衡,也就是視覺系統、前庭感覺系統(包括內耳及中樞—大腦、小腦及腦幹……等)及本體感覺系統(身體的感覺神經)三者中有任一個出狀況、或三者之間配合度出現問題所...

什麼是頭痛?

頭痛是各種疾病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不一定只有腦部疾病能造成頭痛(如:急性青光眼也會使患者頭痛),因此需要合併其他症狀做為醫師診斷參考的依據,如以才能達到正確治療的效果。

看更多
床上也能打太極 中風復健新妙法 女性想減少中風機率 可吃點「魔法食物」 血太油小心中風!5個飲食改變讓血管更Q彈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高血壓
最近有點累,你量過血壓了嗎?正常值該是多少?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