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豐偉:晚熟的,不只是一個世代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7,341
2013/10/01 · 作者 / 陳豐偉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79期
放大字體
王浩威醫師出版《晚熟世代》,勢必會引發各領域專業人士探討。這本書出版時間恰到好處,台灣經濟發展遲緩,年輕人苦無出路,又不像歐洲福利國家可以領失業救濟金度假。晚熟世代引發的家庭與社會問題,會是許多人的壓力來源。
原本「晚熟世代」的語意應該是中性的。王醫師援引的「成年湧現期(emerging adulthood)」,原意是指1970年代之後,美國年輕人結婚成家、生育子女的年齡明顯延後。

為什麼是1970?或許,經歷戰爭的上一代,度過平安、經濟繁榮的20年後,期待嬰兒潮的下一代能念更多書。「1968」是學運、社運、社會變遷的指標年分,民權、女權、個人的自由與主體性漸受重視。這也是登陸月球與網際網路出現的年代,科技加大人類分工,現代化工作環境需要學習的基本技能愈來愈繁瑣。

個人的選擇與責任增加,不見得會帶來快樂。美國女性自覺快樂的程度,就從1970年開始下降,到21世紀已低於男性。性解放、受教育與工作機會增加,提升女性的自我期許與追求享樂的自由,但家庭的枷鎖與職場潛規則只有減少,沒有消失。

「成人湧現期」原是好事─可以探索世界、摸索性向與興趣的時間增加,上一代的經濟能力可以多負擔幾年的成長期,這象徵文明的進步。但,資源愈多,就愈容易失落。親人的過度期待,反而醞釀反抗的能源。

我猜想,成人湧現期的問題,在大幅受美式文化影響,但經濟開始走下坡的東亞國家像日本、台灣,應該會特別嚴重。

長不大的成人 找不到自己位置的時代


最讓父母頭痛的是「反叛的依賴」。彷彿叛逆期還未結束的成年人,就像刺蝟一樣,講話一不順,稍有刺激,就大聲嚷嚷,摔東西或奪門而出。可是沒錢了、需要花用,父母還是得雙手捧上。

這類個案在健保門診能做的有限。首先,是時代的問題,製造業紛紛外移,低薪服務業盛行,個案找不到屬意工作的心情,常無法得到家人的同理,一點不順就激起大腦杏仁核的強烈反應。

其次,家屬長期的教養方式,往往會以錢來解決問題,卻沒有區分,「給錢」只是手段,應該用來提供受教育與做選擇的機會,了解自己的能力與性向,而不是用來引誘子女走向自己期待的道路。有些子女最後找不到自信與自我,卻學會依賴父母提供經濟援助。

但,當我們談到「晚熟世代」時得先了解:每一個我們眼中「無法承擔責任」的人,可能都有各自的原因,不能套用一成不變的理論,也不適合在沒有深入了解前就拋出指責與批評。

「晚熟」的行為,有時也只是一種別人看不慣的選擇。我有位個案曾有一段時間工作能力還不錯,離職後就窩在家裡。高雄缺乏適合他的工作,但要再去台北又有吃住的煩惱。他省吃儉用,對一些服務業工作做一陣子、不習慣就不想再去。

有些人遇到這樣的親友總想唸幾句。但想想也有另一些人名下好幾棟房子,靠收租就可以過日子,要他做中高階工作,專業能力不足;去服務業,做不習慣,也嫌錢少。但我們不會去「唸」第二種人,因為他們有錢。價值觀的偏差,出自我們的大腦。

另一種常見的「長不大」,是類似社交恐懼症的「社交抑制(social inhibition)」。學生時代還覺乖巧、文靜,但若選擇服務業或辦公室工作,人與人接觸時的強烈焦慮會讓個案待不住,或表情有異馬上被主管找理由辭退。學生時代沒有因為人格特質分流教育,被就業市場排拒時已難挽回。

這是個不完美的時代,企業追求最大利益而細密分工,許多人找不到恰好屬於自己的位置。這也是個太過完美的時代,水、電、醫療、飲食、網路豐沛,我們很難對人類再做出什麼貢獻。沒有明確的存在意義,何必讓自己長大去承擔什麼?「不想成年的大人」─這一群人,或許有一天會要求其他人正視:到最後,這其實只是一種社會變遷下的個人選擇。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什麼是頭痛?

頭痛是各種疾病中最常見的症狀之一,不一定只有腦部疾病能造成頭痛(如:急性青光眼也會使患者頭痛),因此需要合併其他症狀做為醫師診斷參考的依據,如以才能達到正確治療的效果。

看更多
逆舌身印 釋放緊繃的身心 鄭淑敏:可以攙扶,不要背負 單純享受購物的快樂,的確很快樂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藥物知識
流感疫苗將開打,8大疑慮說清楚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