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長照,兩個女子的創新提案

圖片來源 / 陳德信
瀏覽數18,782
2013/09/01 · 作者 / 黃惠如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78期
放大字體
台灣長照要走自己的路,但要怎麼走,才可能將這打死結的制度解套?還好,台灣的活力永遠在民間,兩個有膽識的女人跨出第一步。
雲林縣老人長期照護協會︱陳玲穎

平凡主婦對老人家的承諾


14年前、921大地震,雲林地區白天餘震不斷。家庭主婦陳玲穎隨著社區工作者一同進入災區救援,一位阿嬤流著淚對陳玲穎說,「小姐,我好怕,白天可不可以和妳一起住,」她直覺說「好,」陳玲穎沒有細想,就當是老人幼稚園吧。
 

這是雲林縣小太陽老人日間照顧的起源。當時,台灣對老人日間照顧的概念還很模糊。至今他們已經成立了3間日照中心、並提供居家服務,服務了將近1000名個案。

辦公室裡,仍掛著當時這幾位長輩穿的破爛衣服,顯見地震之恐怖。為什麼還留著這幾件破衣服?「這是初心啊,」執行長陳玲穎說。

感覺上日間照顧是在都會區,經過推廣、民智已開,晚輩才懂得日間可將長輩送到社區,得到托老所般的照顧。

不料,遠在雲林,竟然靠民間智慧理所當然地用台灣本土的方式在照顧老人。問陳玲穎怎麼收費?竟然沒有統一定價,依老人家的經濟狀況,收費從100到5000元不定,由在地人士認養老人。

曾經到雲林小太陽老人日間照顧參訪的挪威學者邦戈德(Rob Bongaardt)說,「小太陽做出台灣自己的特色。」

走進斗六幸福園小太陽幸福園老人日間照顧中心,由三合院改建,草木扶疏,紅磚瓦古色古香,廣大的庭院重新設計後,剛好可以成為失智長輩的徘徊步道。都市俗的我覺得好像來到茶藝館,雲林的長輩應該覺得熟悉,是另一個家。

一開始陳玲穎想在雲林做日間照顧,並不受支持。不僅外界的人嘲諷說「日照是『非主流』,內部的同仁也反對,覺得「日照發展混亂,不碰較好」。因不受支持,陳玲穎每天從斗六騎摩托車到古坑,邊騎邊哭。「我覺得這是對的事,一定要做,」陳玲穎說。

資源不夠,她將社區資源捲動進來。

進入廚房,洗碗機、碗櫥,連大同電鍋,都貼了捐贈人士名字的紅紙條。

瓦斯行的瓦斯伯對陳玲穎說「我觀察你們很久了,我佩服妳,」便把車子借給協會載老人,就算協會已經募到車子,依舊繼續借給協會使用。協會使用的7台用車,有6台是募來的。

除了陸續提供日間照顧、居家服務、社區送餐,最近他們發個大夢,要為失智老人蓋團體家屋(Group Home )。團體家屋是起源於北歐的照顧模式,提供長輩如家庭般的環境與照顧品質。雲林長期照顧協會的成員每個週末到斗六夜市募款,「成績好的時候有七、八千元,不好的時候有一千多元,」主任陳韋庭說,「你們每個人都去夜市募款嗎?」我問每個看起來和我一樣的專業工作者,每個人都點點頭。


經過14年發展,雲林縣老人長期照護協會團隊已經120人,和所有老人服務機構一樣,面臨人力、人才不足。

陳玲穎不吝培養,幾個幹部都送進大學念碩士班,也常到國外學習參訪,即便在雲林,也與國際接軌。

她很重視特質,每個人來到協會,都要從徒手洗廁所開始。陳玲穎從中觀察適不適合服務老人,「服務老人是服務生命,生命是偉大的,」陳玲穎說。

用對的人,才可能講究照顧品質。

每個長輩用自己家的碗筷

這裡每個個案都要紀錄生命歷程,從長輩幼時開始紀錄,就能了解長輩習性。例如,失智長輩半夜說要去犁田,因為他的時間感已經錯亂,但犁田依舊是記憶裡必須去做的事,照顧人員就能理解,不會覺得老人家很「番」。

吃飯時,他們不僅不用一般機構常見的不銹鋼鐵盤,甚至還讓長輩自己帶家裡的碗筷來,工作人員怎麼能怎麼能記得每個長輩的碗筷?「當然都記得,」陳玲穎說。

身體不好的她,希望趕快交棒,想要回到第一線,「我要幫長輩洗澡、煮飯,這樣的工作最快樂。」

版權所有,本刊圖文非經同意不得轉載或公開傳播。

新北市身心障礙者福利促進協會︱涂心寧

居家服務不是打零工


在先進國家,居家服務是照顧老人的主流,老人家得以在自己家裡安心老去。

在台灣,居家服務一直面臨人手不足、流動率高等困境。背後原因很多,例如居家服務的專業不被尊重,服務使用者會說「我家打掃的來了」;沒有經濟保障,案源少且不固定等。

另一方面,時數不夠、價格僵硬,也讓使用者退縮。

居家服務從1982年引進台灣以來,為何至今無法突破?新北市身心障礙者福利促進協會總幹事涂心寧一直思索。

學商的她很有策略概念,她說要解這個套,要先「了解民眾不需要什麼。」

民眾常常只需要如餵藥等半小時的服務,因為不符成本,通常居家服務單位兩小時才開案,容易造成浪費與糾紛,也會發生服務使用者要求居服員「家裡順便掃一下」的狀況。

所以第一步縮小服務範圍,如同一個社區、大樓或一條街。讓兩個老人家共同分攤一小時的費用,居服員得以在工作範圍內穿梭,不需來回奔波。

第二步,調整服務項目。

她觀察,辦公室附近的四維公園,到了下午四點左右,居服員就會推老人到公園曬太陽,排成一排。如果這附近的老人家每天固定要來公園曬太陽,是否可以用兩個居服員來照顧老人家並帶領做些運動,這些老人家也可以分攤費用?

「打破一對一,用適當的人力與適當的收費來解居家服務這個套,」涂心寧說。

嬌小的涂心寧很有膽識。

2006年首創將旗下150名居服員月薪制,依勞基法規定,每兩週固定工時84小時,有國定假日與年假,且享勞退新制,連日本、北歐都還做不到。

採月薪制後,可大幅減少派案溝通協調的時間,更重要的是,可以要求品質。「你們不是來打零工的,這是真正的工作,」涂心寧這樣對居服員說。

採月薪制後,涂心寧更採獎金制,讓專業分級,不同工不同酬,鼓勵好的服務品質,月薪加獎金最高可以領到4~5萬元。

只是目前在實驗中的服務一條街,還是面臨阻礙。「台灣人還是喜歡一對一,」涂心寧難掩失落,不過,以她的膽識,這條路不會很長。
看更多
自然醫學博士陳俊旭:低醣生酮飲食 讓50歲的我身體狀態維持在30歲 最近有點累,你量過血壓了嗎?正常值該是多少? 做好這件事不只「看起來比較瘦」 還能減輕膝關節疼痛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長照
疼女兒的父親變身照服員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