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扮紙上柯南

圖片來源 / 康健雜誌
瀏覽數2,862
2013/09/01 · 作者 / 吳佳璇 · 出處 / 康健雜誌 第178期
放大字體
近年來,一有駭人聽聞或撲朔迷離的重大犯罪事件,記者朋友總是想方設法拱精神科醫師上媒體,推測、分析嫌疑人的犯罪心理與動機。
專精司法精神醫學(forensic psychiatry)的同行,遇上這類訪問總是戒慎恐懼,除了擔心資訊不全做了錯誤推論,更怕媒體斷章取義。

不同於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名嘴,或是侃侃而談的命理、風水「老師」,精神科醫師多是抱著法庭上「專家證人」的嚴肅態度作媒體評論。而我們也確是少數將如何執行司法機構委託鑑定業務─類似英美法系統的「專家證人」工作,正式納入訓練的專業。司法精神醫學不單是必修課,每位住院醫師還必須在資深醫師指導下,完成相當數量的精神鑑定案。

不過,法官、檢察官所關心的和媒體大不同,他們希望借助精神醫學專業判斷當事人的責任能力(民法叫行為能力),也就是當事人理解周遭環境下判斷,並依其決斷行動的基礎心智能力。至於認定犯意(犯罪心理與動機)及犯(罪)行(為)則屬於法官的自由心證,不用醫生傷腦筋。

且容我以喧騰一時的咖啡店年輕女店長涉嫌殺死熟客夫婦做例子。媒體一度瘋狂追逐,也有心理、精神醫療專業人士評論過,兩造間是否有足以鑄下殺機的感情、金錢或其他糾葛,甚或嫌疑人異性交往是否太複雜等帶有八卦色彩的議題,都不是精神鑑定報告的重點。

根據刑事訴訟法,精神科醫師要做的其實是:
1‧判定被告責任能力之有無;2‧於訴訟進行中,判定被告有無訴訟能力;3‧鑑定證人有無證言能力;4‧鑑定被害人精神障礙之程度;其中又以第一項為大宗。
要是被告行為當時因疾病或智能不足,以至於全無責任能力(心神喪失),即便犯行確鑿也不罰;要是責任能力受損(精神耗弱),得酌減其刑。

這正是不求甚解之人以訛傳訛,以為只要拿到罹患精神疾病的免死金牌,為所欲為也不用受罰。

然實情絕非如此。首先,當事人必須罹患嚴重精神疾病,不是睡眠障礙、焦慮、或輕度憂鬱等常見的精神疾病。再者,患者病情多變,即便已確診精神分裂症、躁鬱症或重度憂鬱症等,甚至領有健保重大傷病或身心障礙證明,也不是時時處於心智混亂、責任能力欠缺狀態。

因此,精神鑑定不單單告訴法官有病沒病,還要強調特定時間點(犯罪時、訴訟進行時),被告是處於心神喪失,精神耗弱,還是具備完全責任能力。

精神科醫師上法庭將會愈來愈多

只是,精神科醫師會同臨床心理師、社工師嘔心瀝血寫成的報告,法官大人並不一定全部買單。最常發生歧異的是,雖患有重鬱症或妄想症、問答時條理大致分明的個案,法官傾向高估其責任能力。

或有同行因專業未得充分尊重而氣餒,盡可能不與法院打交道。然而當今社會生態日趨複雜,人權意識高漲,犯罪防治及處遇觀念更是與時俱進,我以為司法機關委託的精神鑑定案與業務(像是提供收容人各類精神醫療),只會愈來愈多、愈難;而雙方為了解決問題、改善現狀,互動也將愈來愈頻繁。以我為例,近幾年除了精神鑑定、進出監所看診、擔任假釋審核委員,還曾為了兩件性侵害案,以(專家)證人身分出庭。

沒人喜歡上法庭,尤其是平素忙碌(且專業權威十足)的醫生。但為了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我以為配合出庭作證是恪守公民義務的表現。

至於從小跟著服務警界的外公看〈法網〉等社會檔案節目,養成我日常嗜看社會新聞的癖好;因受過精神醫學訓練,除能「學以致用」,以手頭有限資訊自行推論、分析當事人的心理狀態與(可能的)精神病理,有時還幫我在一片腥色羶中,嗅到更深層的人味─這時,我可能會忍不住提筆呼籲,請留心安養機構內匪夷所思的縱火犯或是手刃結褵半世紀牽手的老翁,說不定是患了嚴重憂鬱症或妄想症且未受治療的病人,而非泯滅人性,毫無教化潛能的重犯。

本專欄反映專家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看更多
開大腸直腸癌30年,醫師叮嚀:以飯配菜,而不是以菜配飯 你是哪一種頭痛? 這3種狀況你該停止喝水!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藥物知識
4招不再被安眠藥綁架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