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總的「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DNR)」 救了他!

瀏覽數12,486
2013/08/30 · 作者 / 黃軒(台中慈濟醫院肺癌團隊召集人) · 出處 / Web only
放大字體
徐總的「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DNR)」 救了他!

今天看到《康健雜誌》資深記者張靜慧的文章:徐總說:「平常都是我對球員下達戰術指令,但如果有一天我不健康了,誰來替我下達指令?」所以他預先跟妻兒下達「指令」︰「如果有一天我的生命走到最後時刻,我不要影響你們的生活,請把我送去專業的安置機構。」而簽下「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DNR) 」。

徐總如此豁達的為自己和家人著想,讓我想起前幾天颱風來臨時的一個 病人簽下DNR的經過...

那天窗外下雨,我感受自己內心也在下雨,只因不捨、也不願意面對這事實:86歲的單身老人隨著病情控制不好,我勸他如果生命到最後,是否要放棄急救,是否要簽署「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聽我用圖和影片說完急救步驟後他說:「啊!放心國共內戰都打過了,這算什麼!」我只好苦笑。每天看他在病房走來走去,我的緩和醫療護理師仍不放棄和他說緩和醫療的重要,但他始終猶豫。

有天他忽問:「生命有多久?」 我說「不久」。 「真的?」

我點頭,「生命在呼吸之間而已,你說,會很久嗎?」 他才嘆,「我已用了86年在呼吸,這一呼一吸就是生命的禮物,我似乎忘了珍惜生命, 現在若簽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就是對生命珍惜表現嗎?」

我握著他的手:「不去決定生命長短,而去決定生命的寬窄。若知生命在呼吸之間,我可豁達面對死亡,這就是寬;若我死時被摧殘,這就是窄。而這寬窄是事先由自己來掌握決定的。」伯伯點頭,毅然簽下了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

但時間不等人,那天中午他忽然失去意識接著失去生命象徵。4小時前簽下的DNR,完全保護他身體不受急救摧殘,成為死亡時刻自己救自己的一張紙。

我常見病人先前未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病患在急救時家人又來不及趕到醫院,或家人一時猶疑不決,醫療人員就會依急救標準流程急救下去。甚至有些家人還會希望繼續急救,只因為要等誰又等誰的,造成病人在極大痛苦中離世。

善生可得好的善終

台灣的緩和醫療法一修再修,最近一次為1.當事人可事先預立意願書,放棄無效的心肺復甦術或維生醫療急救。2.意識昏迷或無法清楚表達意願,經一名關係最近的家屬簽署同意即可拔管。3.若未預立意願書,也無親屬代為同意,授權醫療團隊判斷。就是不希望在生命最後,還要承受許多無效醫療的摧殘。顯示台灣的醫療人權又往前跨了一大步。

一個人的善終,應在還沒生病前就認真面對。生命只在呼吸之間,是很無常、由不得自己挑選時間的。安寧緩和醫療很清楚交待:每個成年人心智健康時,就可以認真考慮簽署DNR,以確保日後走到生命盡頭,或在疾病進入末期時,不會被無效醫療折磨,得以有尊嚴地安穩往生。

然而去問週邊人,有多少人會如此真實面對呢?

突然有人生命消失時,大家會說「要珍惜當下」,但當下是什麼?在我心中,當下就是尊重且認真簽署DNR, 拒絕不必要的急救。若健康時錯過簽署,仍有第二次機會,就是在得知罹患不治之症如惡性腫瘤或失智症初期,認真思考該如何面對下一步?但常常是病人和家人心情混亂且猶豫不決,還是會錯過善待自己生命的好時機。不幸的是,大部分人在持續猶豫不決、慌亂時,就已進入第三次機會了,而能否逃過無效醫療的蹂躪,這時就只能靠法定代理人的成全。

我一直認為,人要「善生」,就是要在未得病或在意識不清楚前善待自己,才會有順利的善終。徐總離世前沒有受太多痛苦的急救,因他簽署了DNR,很清楚交代了自己病危時的醫療選擇和想法,能夠一路平順好走。

簽署DNR不只是愛護自己和家人而已,更是這一生中最有意義的「善生」行動,請你別再猶豫。

預立安寧緩和醫療暨維生醫療抉擇意願書

本文作者為 黃軒(台中慈濟醫院肺癌團隊召集人)

什麼是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種疾病現象而不是正常的老化,很多人以為人是正常老化的現象,而往往容易發現延遲治療的情況。 失智症(Dementia)是一群症狀的組合(症候群),它的症狀不單純只有記憶力的減退,進而影響到其他各種認知...

什麼是肺癌?

肺癌,就是肺部長出惡性腫瘤;如果不進行治療,那麼腫瘤細胞會通過癌症轉移的形式擴散至其他肺部組織或身體的其他部分。肺癌還可以依照預後不同,區分為小細胞肺癌(SCLC)跟非小細胞肺癌(NSCLC)。依照病理組織來...

看更多
重點分享

活動看板

推薦閱讀

保健
迎接母親節,關心媽媽的骨頭!8種情形的停經婦女易患骨質疏鬆

最新專題